不輕易説最後一次\延靜

  從多倫多探親回來,與朋友談起這次遠行,常説“這是最後一次”。因為我和老伴已進入耄耋之年,十三個小時的飛行,十二個小時的時差,對於老年人來説,確實難以承受,説“最後一次”也是由衷之言。但我的朋友中,不止一人聽後搖搖頭説:“不要説‘最後一次’把自己封死,如果身體好,明年或後年還可以去。”簡單一句話,細想也不無道理。

  我們是四年前去多倫多的,那時我們七十七歲,不僅去了多倫多,還去了温哥華,遊覽了班芙冰川,欣賞了維多利亞花園。結束在加拿大的旅遊,又去了美國,參觀了紐約、華盛頓和太平洋城。當時也曾説過加拿大之行“這是最後一次”,然而四年之後,我們又來到多倫多。

  這次來,也曾有過一些思想顧慮,應該説年齡、身體是一個因素,多倫多離北京遙遠也是一個因素,但很多時候還是心中老想這或許是“最後一次”帶來的煩惱。

  最近我的一位在上海居住的朋友,去加拿大、美國、墨西哥旅遊,前後十七天。她和我年齡相仿,當然出遊有女兒陪伴。我心中埋怨她選的國家太多,時間太長,並擔心她是不是能堅持到最後。但她平安地回來了,雖然有點累,但精神很好,時差倒得也很快。我打電話問候,問她下一站去哪裏。本以為她會説“這是最後一次”,沒想到她爽快地説:“下一次準備去澳洲。”

  我還記得我去多倫多之前曾看過一位醫生,他檢查了我的血壓,為我做了心電圖,也看了我不久前的體檢報告。我雖沒説這次遠行是“最後一次”,但也婉轉表達“以後不會再去”。

  醫生聽後説,他認為不會有什麼大問題,並強調老人出遠門不要顧慮太多,身體可以就下決心去,擔心這擔心那會自尋煩惱,增加思想負擔。

  近日翻看畢淑敏有關旅遊的文章,她國內外跑了很多地方,寫了很多散文,不僅文字優美,分析深刻,而且讀後會獲得不少啟迪。她在一篇散文説:“當下身體不錯,就可以出發,抬腿走就是,不必終日琢磨……”我看她説得很對,不輕易説“最後一次”,道理就在這裏。

責任編輯: 大公網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