鮑威爾非鷹非鴿謹慎剋制\富途證券行政總裁 鄔必偉

  由於本週五,美國總統特朗普將要展開他任期內第一次亞洲之行,所以市場預計,他會在本週四提名新的美聯儲主席人選,目前市場聚焦在現任的美聯儲理事鮑威爾來接替耶倫出任美聯儲主席。筆者也認為,鮑威爾是一個非常適合的人選,很有利於平穩過渡。

  首先,在加入聯儲局之前,鮑威爾曾經在凱雷投資集團擔任投行家,他還擔任過兩黨政策中心的學者,是一位非常實戰派的銀行家。鮑威爾在2012年獲得前任總統奧巴馬提名出任聯儲局理事,2014年再次獲得提名,這説明他在聯儲局的表現得到了共和民主兩黨的認可。

  其次,由於鮑威爾已經在聯儲局工作五年,對於現任聯儲局主席耶倫的政策導向和整體的思維方向有很深的認識,這就有利於他接任以後,做非常無縫的過渡,會很好的管理好市場的預期,在過渡階段,不會讓市場出現無所適從的感覺。

  再次,觀察鮑威爾在過去五年聯儲局會議的表現我們可以看到,他是一個非鷹非鴿的人物,從來沒有投過反對票,只是在私下的內部討論中對有關政策表達過保留意見。由此可見,鮑威爾是一個非常剋制和謹慎的人物,這對於平穩完成過渡,是一個非常重要的方面。同時,我們看到,在美聯儲人選的更換上面,美國財政部長是強烈支持鮑威爾入主,如果一旦鮑威爾成功提名為美聯儲主席,他將是三十年來首位沒有經濟學博士的主席。

  市場波動不會增加

  目前市場最關心的是如果鮑威爾在明年2月份接替耶倫出掌美聯儲主席,美國的利率和貨幣政策會不會有大的變化,跟進美聯儲最新的會議記錄,本月美聯儲維持聯邦利率不變,但基於美國經濟數據持續向好,預計12月份將再次加息。

  觀察之前五年來鮑威爾的表現,他有很大可能會延續美聯儲一貫的循序漸進的退出危機時期政策的做法,緩慢提高短期利率,縮減美聯儲的債券持有規模。這點其實是市場最最關心的,因為在目前美股處於歷史高位、周邊地緣政治情況比較複雜的情況下,美國的貨幣政策的任何稍微大的轉向,都有可能對全球經濟發生很大的衝擊。筆者認為特朗普的考慮,一定也是先要求穩定過渡,然後再來配合他的經濟政策。在這點上,我們看到,在放鬆對銀行監管的條例方面,鮑威爾的表現比耶倫要更加開放,而這正是與特朗普放鬆監管的導向很一致。當然,最後還有一個顯而易見的理由,就是特朗普也是希望在美聯儲主席這個位子上,留下他自己的印記。

  總之,從目前各方面的情況分析,鮑威爾很大概率成為美聯儲的新任主席,而他的接任,對市場波動的影響不會特別巨大,我們還是可以延續原來對美聯儲政策方向的思考。

責任編輯: 大公網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