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人幣短期波動之憂

  圖:當前市場已經難以出現持續的人民幣貶值預期

  今年9月以來,隨着人民幣匯率短期波動加劇,市場情緒又添新愁。筆者認為,近期的匯率波動主要是美元反彈引致的短期調整,並未動搖人民幣長期企穩的趨勢。今年以來,人民幣的價值基礎已經在三個層面得到夯實,將持續穩定人民幣匯率的長期運行。基於人民幣的趨勢性穩定,人民幣國際化和石油人民幣有望實現長足發展,從而形成鞏固人民幣幣值的良性迴圈。\工銀國際首席經濟學家、董事總經理、研究部主管 程實博士

  當前的匯率短期波動,並未動搖人民幣長期企穩趨勢。今年9月以來,人民幣兑美元匯率結束本輪強勁反彈,呈現出“衝高─回落─再調整”的頻繁起伏,對敏感的市場情緒增添了幾分憂慮。筆者認為,這一憂慮的根源,在於市場預期還未能適應人民幣短期運行的新變革。“811匯改”至今,人民幣匯率已經逐步告別單邊波動模式,有彈性的雙向浮動成為新常態。近期加劇的匯率振盪,主要歸因於美元指數的短期反彈,而非人民幣基本面的根本性逆轉。因此,人民幣長期企穩趨勢不會動搖。今年年末,隨着美聯儲第三次加息落地,並與縮表形成共振,人民幣匯率可能再度短期承壓,但是調整幅度依然有限。筆者預測,至今年年末,人民幣兑美元匯率將穩定於6.60-6.70的區間。

  走出短期波動之憂,關鍵在於放寬視野,把握人民幣長期運行的決定性因素。筆者認為,今年以來,人民幣的價值基礎已經在三個層面得到夯實,將有力支撐人民幣匯率的長期企穩勢態。

  第一,高估壓力消解,匯率重返功能本位。根據筆者測算,“811匯改”以來,在人民幣階段性貶值的引導下,人民幣實際有效匯率對均衡匯率的正向偏離持續收窄。從今年一季度開始,這一偏離圍繞零點小幅振盪。因此,人民幣對一籃子貨幣有效匯率的階段性高估基本消除,推動匯率迴歸調節中國經濟內外均衡的本位。

  第二,長效機制完善,貶值心魔難以復發。今年年初,中國監管機構把握關鍵機遇,以疏堵並舉的預期管理打破貶值共識,對貶值心魔形成了持續抑制。而5月加入的逆週期因子,則針對性地削弱了順週期的“羊群效應”。由此,當前市場已經難以出現持續、普遍的人民幣貶值預期。

  石油人民幣迎機遇

  第三,全球復甦提速,新興市場優勢凸顯。根據10月IMF(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預測資料,未來五年,“新興提速、發達減速”的格局可能進一步強化。

  2018年,新興市場經濟增速領先發達國家的剪刀差為2.82個百分點,較2017年上升0.35個百分點,2018至2022年的五年間均值則有望繼續上升至3.21個百分點。因此,對於美聯儲退出寬鬆而造成的外溢衝擊,中國等新興市場具有更加寬裕的貨幣政策空間,以維持本幣的長期穩定。

  基於人民幣匯率的趨勢性穩定,人民幣國際化和石油人民幣有望實現長足發展,進一步擴大全球對人民幣的多元化需求,從而形成鞏固人民幣幣值的良性迴圈。一方面,人民幣國際化將擇機加速推進。隨着沿線新興市場的復甦,“一帶一路”建設將快速發展,推動人民幣國際化從貿易主導型向資本輸出型轉變。為滿足國際產能合作和中資企業“走出去”的現實需求,跨境資本流動的管理亦將適時適度放寬,深化金融市場的雙向開放,助力真實合規的海外投資。另一方面,石油人民幣迎來質變機遇。近日,人民幣兑盧布交易同步交收機制正式啟用,標誌着石油人民幣的基礎設施進一步完善。在俄羅斯之後,沙特有望成為下一個質變節點,並開啟OPEC成員國以石油人民幣實現“去美元化”的浪潮。

  石油出口國將在石油貿易中積累大量人民幣盈餘,轉而採用人民幣進行全球投資,強化資本輸出對人民幣國際化的驅動力。同時,石油出口國對人民幣資產的旺盛需求,將長期推升人民幣的價值中樞,夯實貨幣信用。這將堅定全球各大央行對人民幣的信心,提振人民幣的儲備需求。

責任編輯: 大公網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