魅力皮影戲\林玲

  看多了現代化的電影電視,也欣賞過西方舞台上的歌劇舞劇,回過頭來看看,其實我國的傳統舞台藝術更有令人回味無窮的地方。京劇自然是國粹,黃梅戲也別具風格,但我卻更加喜歡那温馨小巧的皮影戲。

  我的記憶中,孩童時代裏,看過的皮影戲是魅力無窮的:掛起一塊白布就能做舞台,剪裁出來的影人就能演帝王將相才子佳人,燈光亮、鑼鼓聲響起,白畫布後的藝人牽影人,配説唱,白畫布前的另一端便映現出栩栩如生的世間百態。

  就像魯迅先生兒時乘坐烏篷船看社戲那般,我也有一個經常看戲班子露天演出的童年,看過戲曲、雜技,還有露天電影。當然,那時看過的演出早已模糊了記憶,腦海裏更多的是手裏拿着小糖人和其他小朋友穿梭在戲台子前後追逐打鬧的殘缺畫面。

  然而,不知從何時起,皮影戲已經悄悄地退出了我的視野。直到前不久偶然間看到一部紀錄片《一個人的皮影戲》,我才震驚地意識到皮影戲這一古老藝術在當下所遭遇的邊緣化的尷尬困境。原來,我記憶中燈光下那靈動的影人,幾乎成為了掛在牆上靜止的收藏。

  重拾那被我遺忘在角落裏的皮影記憶,才發現它是那麼美好而珍貴。我想,無論是生活在五光十色的大都市,還是回到日新月異的小城小鎮,不管我的足跡走到哪裏,恐怕都再難覓得記憶中的光影世界了。於是,帶着失落與無奈的心情,我在朋友圈感慨:今天,世人只知法國盧米埃爾兄弟發明了電影,卻很少知道中國皮影戲才是讓影子動起來成為連續畫面的源頭。我想對着世界大聲喊出:其實,早在公元前,古老的中國就已經擁有了來自指尖傳奇的光影世界。可是,怎麼才能讓世人領略皮影戲的獨特魅力呢?

  很快,我便看到朋友紛紛留言回覆,有朋友嘲笑我的傷感,有朋友分享他童年生活中的剪紙藝術……一條條地閲讀回覆留言時,我眼睛一亮看到一個在國外留學的朋友説自己在烏鎮遊玩時看了一場皮影戲,講的是《西遊記》的故事,很有意思的演出。在朋友繪聲繪色地回憶自己看的皮影戲演出時,我也一掃先前的悲觀情緒,腦海裏閃現了正在熱播的綜藝節目《爸爸去哪兒》中萌娃與老爸們合作演繹皮影戲的畫面。

  誰説不是呢,皮影戲並沒有成為博物館中的死物,儘管喜愛並關注它的可能人數有限,但作為文化的一種傳承,它正以新的內容和新的形式存活在了其他形式的藝術和娛樂生活之中,等待着人們去發現它的美好與有趣。

責任編輯: 大公網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