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雀》中的“唐山海”\劉淑萍

  電視劇《麻雀》首播是去年,好評如潮。當時我因事未曾看全,近日內地湖南衞視日間重播,為彌補去年之遺漏,我跟着看了一遍,深以為值。跌宕起伏的劇情,驚心動魄的暗戰,險象環生的境地,主要人物的命運,都緊緊地扣動着我的心絃。在栩栩如生的人物形象中,我印象最深刻的是張若鈞飾演的軍統潛伏特工唐山海,他的魅力在其感情戲上得到充分表現。

  資料員柳美娜如醉如痴愛上了唐山海,為了拿到“歸零”計劃,唐山海利用“美男計”與她假戲真做,從接吻到騙鑰匙到上牀,拿到檔案後他們卻落入陷阱。逃離中柳美娜中彈,在最後的時刻,她回顧了對他一往情深的愛,表達了寧願死在愛人的槍下也不願活着被捕而生不如死。四周炮火紛飛,追擊聲震天動地,柳美娜傷在要害,經過痛苦的抉擇,萬般糾結和不捨的唐山海不得不流着眼淚扣動了扳機,柳美娜就這樣死在了他的懷裏。二人處在危機四伏的境地,此時柳美娜應該無力亦無法和唐山海卿卿我我,但這是一個藝術化的場景,觀眾無不憐憫和悲歎柳美娜的痴情,痛惜和體諒唐山海的身不由己。唐山海更是痛徹心扉:“一個對我一心一意的女人,一個只想跟我在一起過一輩子的女人,被我親手殺了……”。

  據説好些女觀眾看到這裏哭成了淚人,也有人調侃説:“鑰匙我也有啊!”以此表達對唐山海這個人物的喜愛。

  然而唐山海的真愛卻是與他假扮夫妻的軍統特工徐碧城,但徐碧城的真愛卻是中共地下黨員雙面間諜陳深。當唐、徐被敵人圍追堵截萬分危急時,偽裝成追擊者的陳深趕來了,唐山海把生的希望讓給陳深,自己主動選擇掩護,這一方面是因為亦敵亦友的陳深曾多次為他們解危,自己卻瀕臨絕境,另一方面也是為成全陳深和碧城,正如後面李小男(中共特工)被捕前對與她所深愛的陳深説過的話一樣:我本來“願意用靈魂去愛,想不顧一切地去愛你,但既然你心裏沒有我,那麼現在我唯一能做的就是放你走”—劇中幾乎所有的感情戲都是這麼的令人唏噓!我每看他們四人間的情感糾葛時,心裏一直希望唐山海和徐碧城這對假夫妻能修成真果,希望陳深和李小男能走到一起。然而結局不是如此,這便是編劇的獨具匠心,也註定了唐山海和李小男最終命運的走向。

  唐山海第二次入獄是因為刺殺大叛徒大漢奸蘇三省失敗,陳深本來精心準備了營救計劃,但事到臨頭他們才知道,如照原計劃執行,將會讓前來接頭的兩名特工(後來知道是中共特工)暴露。畢中良和蘇三省的人已全面包圍過來,唐山海義無反顧地違反和汪偽“擊殺接頭特工”的約定而逃跑,遭到預先埋伏的射擊而被捕。獄中的他受盡嚴刑拷打寧死不屈,最終被活埋。臨刑前他要陳深轉告徐碧城:“替我好好照顧她,告訴她,我愛她!”

  唐山海被活埋時呼吸艱難但仍微笑着輕唱萬里長城之歌,還不忘嘲笑敵人“今天埋的是我,他日埋的就是你們自己了,我先走一步等着……”其輕鬆坦然,其大義凜然,其非凡氣度令人悲歎和傾倒。

  看到這裏,我還幻想陳深能再設法營救他,甚至感覺唐山海死了,後面的情節都吸引不了我了,雖然全劇都是緊湊而悲壯的,雖然代號為“醫生”的中共特工李小男被捕時的那場戲也很感人,但唐山海赴死時我好一會都那麼想。然而唯如此才能表現出“刀尖上舞蹈”的兇險及舞者靈魂的高貴與偉大,唯如此才能成就唐山海的美好形象,唯如此觀眾才能回味和反思信仰的強大力量。劇評人劉韌之認為“《麻雀》是在大義和人性間書寫信仰”,的確,劇中的兄弟情戰友情男女之情無不都圍繞着書寫信仰而展開矛盾衝突,故事才有了蕩氣迴腸的效果,正如裏面的一句台詞:“我愛你,但我更愛我的信仰”。

  相比唐山海和陳深等人物形象,我感覺由周冬雨飾演的女主角徐碧城有些遜色,甚至不及女配角李小男。主要是外形太過稚嫩瘦小,只像一個中學生,完全不像“唐太太”,表演上也不盡如人意。或許是因為這個人物形象塑造得有些欠缺。但瑕不掩瑜,《麻雀》仍然稱得上時下最好看的一部諜戰劇,唐山海稱得上是一位高顏值,有情義,有信仰,有胸懷的好特工好男人。

責任編輯: 大公網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