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他深深鞠一躬\白頭翁

  文化大革命來了我才知道,馬克思主義的道理千條萬緒歸根結底就是一句話,造反有理!根據這個道理於是就反抗,就鬥爭,就幹社會主義。我似乎似懂非懂地明白了,馬克思、恩格斯那麼多磚頭似的大部頭著作裏,歸根結底就是講一句話,造反有理。我們感到困惑,找來了馬克思恩格斯全集,立志要把他們的著作讀一遍。

  最終我們沒能讀下去,兩位大鬍子的著作太高深難懂了,我們學的那點東西連做讀進去的階梯都不夠,用味同嚼蠟形容一點都不過分。我們終於從馬克思著作中敗下陣來。

  有時候也冷不丁地想到,把馬克思主義歸於一句話造反有理是不是太簡單了?從陳勝吳廣起義到宋江方臘不都在講官逼民反嗎?那也是馬克思主義嗎?但馬克思生於一八一八年五月五日啊?但那也僅僅是一名不知天高地厚幼稚可笑的初中學生的意識流。

  有時候也覺得誕生在德國特利爾城的這位有猶太血統的大鬍子學者挺逗,他説:“在共產主義社會裏,任何人都沒有特定的活動範圍,每個人都可以在任何部門內發展,社會調節着生產,因而我有可能隨我自己的心願今天干這事,明天干那事,上午打獵,下午捕魚,傍晚從事畜牧,晚飯後從事批判,但並不因此就使我成為一個獵人、漁夫、牧人或批判者”。這真是馬克思的話嗎?我把這段話抄下來給我最要好的同學看,他們都不認為這是馬克思的話,有人説純粹是一種夢幻的社會,根本就不可能實現。當我拿出原著讓他們看時,他們都大吃一驚,難以置信。但我們都認為,除了馬克思有資格描述千千萬萬共產黨人為之流血犧牲拼搏奮鬥的社會外,還會有什麼人能更準確更生動地描繪共產主義社會呢?馬克思太偉大了,原來共產主義社會就是這樣,太美妙了!那時候一切都是濛濛沌沌的,求知的慾望和知識的匱乏像乾燥的沙漠渴望雲來雨下。我們都感到馬克思特有意思,感到他是一個特有風格的大鬍子,讓人難忘,更讓人感到親切。

  我們都特別佩服馬克思,覺得馬克思特男子漢。馬克思敢愛自己心愛的女人,雖然她比自己大四歲,雖然當時有那麼多世俗的詛咒和家庭社會的阻力,但他勇敢地去承受,義無反顧地去投入,我們感到他特別偉大,偉大的根植于特別人間,特別親切。那時候許多男孩子找到戀愛的女友而女友又比自己年紀大而遭到非議時,他們往往會請出共產主義的老祖宗,請出這位雄獅般的馬克思做愛情的保護神,他們會説:“馬克思就是這樣去戀愛着燕妮.馬克思的,我雖然不是卡爾,但我會像馬克思呵護燕妮一樣去愛護你。”馬克思的思想再豐富,他也絕不會想到,他竟能在一百多年以後幫助萬里之遙的情男痴女牽起愛情的紅線。

  我們都覺得馬克思特了不起,因為他不但是偉人,而且首先是個男人,有情有愛,有家有眷,他是百分之百的情種,為理想而來,為愛情而去,馬克思是一位完美的人。在燕妮臨終之際,馬克思一直在注視着她,“甚至在最後幾個小時,也沒有臨終的掙扎,而是慢慢地沉入睡鄉,她的眼睛比任何時候都更大、更美、更亮!”這是馬克思從心底的讚美和祝福。馬克思當時已經病得很重了,他甚至不能出席燕妮的葬禮,是恩格斯代表他在燕妮.馬克思的墓前發表了葬辭,那充滿感情演説的最後一句是:“如果曾經有過一位以使別人幸福為自己的最大幸福的婦女,那就是她。”誰能想到,馬克思尚未完全從夫人病逝的痛苦和病魔中掙脱出來,女兒燕妮的意外死訊給了他最後的致命一擊。英雄氣短,兒女情長,那個世界似乎沒有什麼讓他留戀的了,僅僅兩個月後,卡爾.馬克思坐在自己的安樂椅上,安詳且毫無痛苦地長眠了。幾乎可以肯定,在這位可以撬動地球的思想家、哲學家、政治家、經濟學家最後一次張望世界時,他發亮的黑色瞳孔裏映現的絕不會是他那等身高的不朽之作,而只會是燕妮.馬克思和燕妮等親人的笑容。

(中)

責任編輯: 大公網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