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夠錢坐車的人\黃澄

  圖:電影《受夠了!我要炒老細》中的魔鬼上司(左)動輒向下屬惡言相向\作者供圖

  街上有人向你索取金錢,你給還是不給?“我欠幾元乘車,你可以幫幫我嗎?”這是常見的對白,有時他們還會手執幾元做道具。以前的我只要身上有零錢、十元或二十元紙幣都會毫不猶疑地遞出去,只是未豪爽到百元大鈔的地步。我是個冒失鬼,忘記帶手機、錢包、提款卡、八達通或以上全部是等閒事,做學生時更試過因計錯數而不夠錢乘車回家。若離家不太遠,還可以徒步好幾個車站的路程回家;若離家很遠,甚至在對面海,就只好硬着頭皮問人借錢。沒錯,我是真心誠意問人借的,我每次都會問人拿銀行户口號碼或手機號碼。不過,也許對方不在乎那少許金錢,抑或擔心留下個人資料,我可是從沒成功還過錢。(絕非鼓勵街頭借錢!)

  大概出於同理心,我通常都願意“借”錢給街上開口的人,直至被途人告誡:“騙人的,不要給!”我半信半疑,但禁不住留意那“騙子”的舉動,豈料她“借”錢不遂竟用粗言穢語破口大罵,我看得呆了。祈福黨或假冒快遞公司之類假若行騙成功,可能最少都有四、五位數,但騙車錢黨一天可賺多少錢?會不會連乞丐的收入都比不上?到底是什麼驅使他們不顧尊嚴?真是貪那一點點財?還是生活太逼人?抑或染上了賭癮、毒癮?真相不得而知。

  這天看了一齣日本電影《受夠了!我要炒老細》,單看片名也知道主人翁被公司欺壓得幾乎走投無路。我一方面慨歎打工仔不易做,另一方面慶幸香港(應該)沒有這麼徹底地踐踏下屬員工的老闆,畢竟在香港轉工跳槽相對容易及易被接受,“魚不過塘不肥”某程度上是對的,不少公司更要增加薪金及福利來留住得力員工。步出戲院再吃過宵夜,已是凌晨十二時,我獨個兒在巴士站等車,一個渾身煙味的男人向我走來,他手上拿着幾元和一張紙,我沒看清楚紙上寫了什麼,也沒完全聽到他説什麼,但肯定最後説的是“我欠幾元乘車”。我不禁聯想起片中的男主角,他得到“天使”打救(不劇透),但這種情節難以實踐,我帶點害怕地退後了兩步。那個男人嘗試找其他人,但當時路上行人稀少,他又回來找我,我又再次退後。終於,巴士來了,他拿着紙向司機説了一堆話,然後投下手中不足以支付車費的幾塊錢進錢箱。司機沒作聲,算是一份同情嗎?

責任編輯: 大公網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