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網絡密碼的城市/陸琴華

  女兒到一座城市上班,那座城市距離我所在的城市很遠,千山萬水,就算坐飛機也不是説到就到。女兒一到那座城市,把住的地方,也就是出租屋一定下來,就要給我,還有她媽媽打電話。手機一摸出來,女兒沒有及時打電話,而是猶豫了一會兒。女兒還在我們的那座城市,打手機有很多優惠,到了很遠的那座城市這些優惠都隨着她跨過千山萬水不復存在。要給我們打電話,不用説要無端破費不少話費。別看女兒是在蜜罐里長大的,沒吃過苦,沒受過罪,可天生愛節約,在家時,能省則省,不能省也得節約着做,浪費似乎在女兒的字典裏找不到。女兒拿着手機找到房東,房東是一對中年夫婦,出租屋有電視,有電腦。女兒問房東:“你們家的網絡密碼是什麼?”原來女兒要通過手機 跟我們視頻。房東夫婦聽了女兒的話,先是一愣,後很快恢復了正常,説:“我們家網絡沒有設置密碼。”女兒打開手機,果真她的手機已經自動連上房東的網絡了。女兒所在城市的所在企業有幾千口人。樓房一棟棟,辦公室一間間,也都有網絡。不過公司嚴格規定工作人員上班期間不能玩手機。不過,打接電話還是可以的。那麼公司裏的網絡密碼是升麼呢?跟女兒對面上班的一個員工説:“公司網絡沒有設置密碼。”那個員工就説他來這裏上班十幾年了一直都是這樣。女兒把手機掏出來看看,果真不知什麼時候手機已經有網絡了。

  那座城市物價比較高,剛剛上市的水果要一二十塊錢一公斤,女兒在超市裏見了,直伸舌頭,嫌貴。到了晚上,那些水果之類的副食品的價格一下子又跌到了谷底,便宜得讓人不敢相信這是真的。女兒就想:早上的價格是不是針對一些富人的,晚上的價格又是照顧窮人的呢?女兒常常下了晚班逛超市買便宜貨。在公司上班時不能玩手機,下了班,逛超市,你就是把手機打爆了也沒人管你。問題是超市裏的網絡密碼女兒不知道。一次,女兒買了很多便宜貨,引得超市導購都有些吃驚,女兒走近導購,悄悄問:“請問你們超市裏網絡密碼是什麼?”超市導購温和的笑笑,告訴女兒他們的超市網絡一直沒有設置密碼,顧客想怎麼用就怎麼用。女兒大學畢業,先在我們所在的城市上班,那家單位也是樓房一棟棟,辦公室一間間,網絡都設置了密碼,單位以外的人根本沒有辦法分享她們單位網絡的便利。何止是女兒原先的那家工作單位?有智能手機的人,只要來到一個地方,周圍有網絡信號真的不少,可是沒辦法用上他們的網絡,因為他們一個個也都精心設置了密碼。海內存知己,天涯若比鄰。網絡把遠在天涯海角的人能拉到眼前。可是密碼把本來相聚很近的人又遠遠的隔開了,不願意讓自己擁有的東西來讓別人去分享。一次,女兒又跟我們視頻了,開口第一句話就是:“爸爸,媽媽,把我們家的網絡密碼也取消了吧。”女兒説讓那些經過我們家門口的人想打視頻電話也不用使用自己的流量了。那個時候,妻子還經營一個小吃店,妻子也把小吃店的網絡密碼取消了。

  女兒現在工作的那座城市不要説很少見到不文明的行為,就是大街小巷也難以見到一個紙屑,到處都是文明祥和,健康向上,置身於此中,心裏都是滿滿的暖意,很少有漂泊異地那種孤獨和淒涼之感。

責任編輯: 大公網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