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孩子的“奢侈品”/徐海娜

  很多人有錢了就追求享受“奢侈品”,然而對於一個孩子來説,他/她的“奢侈品”是什麼呢?問孩子們最想要什麼,無非是“時間”,是一個沒有作業的假期,是一個什麼也不用做的下午,是一段無憂無慮、不受干擾、自由玩耍的時光……

  有一天下午,我路過花園裏的一片沙地,有一個四、五歲左右的小男孩獨自在沙地裏玩着。他的家人,可能是祖母吧,遠遠地坐在一塊石頭上乘涼。那男孩子還從周圍撿來不少枯落的樹枝和破敗的葉子,堆在沙子上,一個人玩得不亦樂乎。

  我辦完事情回去的路上,再次經過那片沙地,那小男孩還沒有走,但是沙地上原堆着的枯枝敗葉竟搖身一變,成了一座拱形橋。那些枯枝的弧度選的剛剛好,犬牙交錯着,搭配的葉子也不是胡亂擺上去的。一眼看過去,倒有一種野性的藝術美。

  我想這孩子算是幸福的了,有這樣大把的時間自由玩耍和自由創造。很多他的同齡人並沒有這樣大把的時間可以揮霍在沙地上。因為他們有時候比大人還要忙,上各種興趣班,回家做的無數練習,早已經將他們的玩耍時間“碎片化”。比如學習半小時,玩十分鐘;上完興趣班,可以玩二十分鐘等等。還有的孩子從小的玩耍時間就是被精確計量,有的孩子可能能擁有一次一個小時,一次兩個小時,就算得上是“擁有玩耍時間的富豪”了。

  然而我們這一代人小時候卻並非如此,至少小學階段和小學之前的階段都有很多閒暇時光。只是沒想到,這樣自由玩耍的時間,如今對於現代都市的孩子們來講,倒成了“奢侈品”。

  現在我依然能夠記得,小時候,有一段時間,隔壁人家在施工,門口堆着大量的沙子。我和弟弟就在這“沙子山”上玩,我們挖了很多洞,把手臂整個伸進去,想要挖到最深。或者挖幾個洞連通起來,想像着自己變小了在裏面遨遊。

  有時候淋過雨,沙堆外層雖然被夏天的毒日頭快快地就曬乾了,但裏面卻是濕的,沙子黏在皮膚上有一種濕漉漉的舒適感。玩膩了沙子,就改用黏土來捏出各種小碟子小碗。一時膩了,還可以推個鐵環滿街跑。

  弟弟的興趣不同,老喜歡探究事物內部的奧祕,一次還差點把一隻麻雀給解剖了。街坊的孩子們也經常閒來無事就呼朋喚友地大玩一場,追來逐去,熙熙攘攘,那叫一個熱鬧。

  等漸漸大一些,小學年齡的女孩子們常常聚在一起跳皮筋、踢毽子,花樣也極多,只要能聚在一起,什麼遊戲都是百玩不厭的。男孩子們就攀山越石,樹上河裏的折騰,大人們也不甚管。

  然而現在很多孩子,無論單獨自由玩耍的時間,還是和小夥伴自由玩耍的時間,都不甚多了,並且還變得日益稀缺,簡直到了不得不珍惜的份上。

  有的父母為了把孩子打造成心目中的“資優生”,捨得花費重金。然而佔用孩子本該玩樂的大量時間培養的也許只是“績優生”,而非真正的“資優生”。真正的資優最重要的一點是“內心要有持續的熱情和創造力”,沒有大量自由玩耍,心性不自由,何談熱情與創造力。

  可是一説到玩,成人們必要祭出“少壯不努力,老大徒傷悲”這句老話兒來。卻不知道童年時候不努力地玩,到老時回首卻也是要歎息的!

責任編輯: 大公網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