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館之秋

  圖:咖啡起源眾説紛紜 資料圖片

  咖啡是怎麼起源的,眾説紛紜,比較統一的説法是埃塞俄比亞的羊為我們做出貢獻。對於我,喝咖啡的歷史始於速溶咖啡,很長一段時間我覺得家裏只能喝速溶咖啡,其他的只能出去才有,所以很是願意去咖啡店,特別是初秋。

  夏末秋初,一切都歸於簡單,慢了下來。之前每年有機會去牙買加出差。牙買加出產著名的藍山咖啡,朋友會開車載我們去到藍山上的一個咖啡園,在草坪上有家小店,擺幾張桌子椅子,隨意得很。他們將咖啡豆做簡單的粉碎,放進法壓壺裏,還可以看見一粒一粒,熱水沖下去,停一會兒,壓下去,咖啡也就這樣簡單的。

  上週末突然想去離島走一下。下午四點,即使是還算熱的香港也在初秋變得慵懶。船還沒有出發。我選了一個靠窗的座位,陽光透過高樓軟軟的照過來,讓我想起故鄉青島海邊的一家咖啡店。常去的時候我還在讀書,那時候咖啡館靠窗的角落有一張鋪着草蓆的長椅,現在想起來有點像小學時教室裏的兩人座位。窗外就是海。好安靜,只有風和海鷗。那是初秋的下午,懶洋洋的半躺在長椅上喝咖啡。朋友坐在對面,我卻睡着了。過了不知多久,我睜開眼,對面的人拿起咖啡杯靜靜的看着我懶洋洋的樣子。如這是我們的家,該有多好。

  香港這幾年多了很多獨立的咖啡店,西營盤有一家winstons coffee,在港鐵站口旁邊。店小卻雅緻,售賣的咖啡豆掛在屋頂,旁邊寫着“take me home”。

  第一次去大概是兩年前的十一月,深秋在香港感知度不高,港鐵站口人流不少。傍晚是大家趕着回家的時間,坐在窗邊要了一杯flat white,看着窗外極速行走的人們,反差感讓人很舒服,像窩在角落的貓,盯着快速轉動的世界,心裏卻是在想着其他的事,再看看四周,老派的各個店舖裏真是有幾隻貓懶散躺着,不屑一顧的看着周遭。

  這家店我覺得很適合香港,看起來有咖啡店一貫的氣質安靜,用的豆子口味偏重,苦味明顯,即使奶咖第一口下去也有小小的刺激,很有躁動感。周圍舊樓環繞,港鐵人潮川流不息,雖有壓迫感,卻有活力。

  虎哥

責任編輯: 大公網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