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脹低企 金價無運行\大公報記者 李耀華

  金價早前回軟後,週二再度升至接近1300美元,最高見1289美元,原因是美朝關係持續緊張。然而,另一邊廂,對沖基金卻大打退堂鼓,其所持的黃金好倉連升兩個月後,在上週顯著回落,反映對沖基金對金價後市不寄厚望。事實上,黃金的投資價格主要是對沖通脹,而黃金本身又沒有利息等回報,所以在低通脹和利率逐漸上升的環境下,金價的升勢將會是曇花一現。

  核心通脹未達聯儲目標

  截至週二,倫敦現貨金價今年以來共升了接近一成二,惟單單在過去一個月,便已大幅回落了4%,主要原因是金價升值主要受到美國與朝鮮關係緊張所致,雖然兩國緊張關係一直持續,但最近數週卻未有顯著升級的跡象;與此同時,美國在今年底加息的機會正不斷上升,利率期貨的走勢顯示,十二月加息的機會率在上週曾升至八成,最新仍高企於七成六。

  對於黃金來説,加息是雙重的打擊,第一,加息會令美元兑其他貨幣的匯價轉強,使外國投資者買金的成本增加,令黃金的吸引力減少。其次,加息會令銀行提高存款息率,吸引更多資金流入,而本身並無任何利率回報的黃金,吸引力便不如儲蓄或是債券等。

  更重要一點,黃金作為投資工具,最主要特性是對沖通脹,所以,當經濟在沒有通脹,甚至是低通脹的環境下,黃金價格往往都不會有特別出眾的表現。金價自從在2011年至2016年間不斷下跌,其中一大原因便是受低通脹的影響。美國在2011年至2016年的通脹偏低,聯儲局作為通脹指標的個人消費開支核心通脹率在這段時期平均只有1.6%,未達到該局所定下的2%目標。

  美朝關係未顯著升級

  雖然金價亦有所謂的戰爭溢價,每當戰爭爆發時,黃金價格均會飛昇。不過,除非朝鮮和美國出現實質性的衝突,例如任何一方擊落對方的戰機等;否則,單靠特朗普與金正恩隔空對罵,則難以令人感到大戰一觸即發。對沖基金亦可能早已明白這一點,所以,當美朝兩國的緊張氣氛略為緩和後,便隨即減持黃金好倉。

  事實上,對沖基金理應明白,沒有迫在眉睫的戰事下,在低通脹甚至無通脹的環境,黃金價格的升勢將會相當有限。更何況美國將會繼續加息,而全球加息潮亦快將到臨,對金價將更為不利。

責任編輯: 大公網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