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黑一雄得獎\凡心

  看到諾貝爾文學獎公佈英國石黑一雄得獎的消息,即時覺得自己孤陋寡聞。我是第一次聽到這個名字,之前從未讀過他的書。

  這之前看到某文學機構的資訊,預測了今年可能獲獎的作家名單,那裏有諾獎提名的常客村上春樹,還有加拿大、美國、肯尼亞等國的作家。

  但沒有石黑一雄。

  塵埃落定,各種有關石黑一雄的資訊便鋪天蓋地而來,這便是“一朝成名天下聞”了。

  石黑一雄並非文學新丁。他今年六十三歲,從五歲跟做海洋生物專家的父親從長崎移民到倫敦,教育、成長、成名都植根於英倫大地。惟有他的姓氏,鮮明地體現了日裔的烙印。在英國他與另兩名非英裔的作家被稱為“英國文壇移民三雄”,得過一些文學獎項。評論認為其作品不受亞裔身份侷限,寫出了國際視野。

  以前讀過一些日本作家如川端康成、夏目漱石、三島由紀夫的作品,其中有位島崎藤村的《破戒》給我印象尤深。

  日本作家的作品長於狀物,也長於表達心理,武士道精神、櫻花的象徵意義、唯美風格流淌在細膩的文筆之中。這或是日本的工匠文化特色在文學上的反映。

  看了石黑一雄一些作品介紹,其故事構思非常嚴謹、細緻、講究,這與日本文學的傳統竟異曲同工。這位未系統地接受過日本文化薰陶的日人後代,文學血液中似也有着日本文學因子。他畢竟來自日本家庭,難與日本文化完全切割。

責任編輯: 大公網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