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禁城建築的奇思巧構\黃希明 文、圖

  圖:景仁宮毗盧帽,垂花門式門罩成為宮殿建築室內的重要裝飾

  社會上廣泛流傳一種説法,認為故宮共有房屋九千九百九十九間半,其中所説的半間,就是今天所見文華殿後文淵閣西側窄窄的樓梯間。至於故宮為什麼要建造如此數額的房屋,據説是玉皇大帝所居的天宮共有房屋一萬間,人間的皇帝雖然貴為天子,亦不得僭越天宮的規制,所以故宮房屋建造為九千九百九十九間半,而且言之鑿鑿地指出,那所謂的半間房就是文淵閣的樓梯間。

  半間房出現在什麼時候 ?

  這種説法似乎有根有據,足以讓人深信不疑,但是如果仔細推敲,卻也會發現其中有不盡然之處。眾所周知,故宮是明清兩代的皇宮,自明永樂時建成直至清末,五百年間變化很大。其間經歷了明代的不斷擴充、明末戰火的毀壞,以及清代的修復、增建和改建。現在所見之文淵閣即清乾隆年間為存貯“四庫全書”而建。如果九千九百九十九間半是指明代而言,那如今所見的文淵閣還未修建,所謂的半間房就無從談起,而且明代前後期宮內建築情況又有變化,由此看來建築間數未必有確定數額。如果是指清代而言,那麼與明代所存建築間數如何脗合起來又是一個問題。前面説過明代建築間數並非一定,所以清代要使兩代建築間數湊成準確數額並非易事,況且清代宮內建築變化也不為小,就目前情況看,還未發現故宮建築間數要維持在一個固定數量的相關記載。

  事實上,從建築構造看,“半間”之説很難成立。關於古建築,有兩種確定“間”的標準,一種是“兩架為間”,即兩組並列屋架之間的空間為一間。唐建中四年(七八三年)以軍費不足為名徵收間架税,就是採用兩架為一間的標準。另一種,也就是現在通行的標準─“四柱為間”,即四柱之中的面積稱為一間。不管用哪種標準衡量,文淵閣的“半間”都應該是一間,而非半間。“半間”之説不過是一種錯覺而已。

  據文獻所記,文淵閣形制為六間,並非五間半,其形制仿自浙江寧波之天一閣。天一閣建於明代,為嘉靖時兵部侍郎范欽的私人藏書樓。傳説建閣之初,院內開鑿水池,池中隱有“天一”二字,因悟“天一生水”之義,所以閣建為六間,取“地六成之”。文淵閣沿襲天一閣形制,定為六間建置。西梢間作為樓梯間,寬僅一步架,但也卻為一間,而非半間。由此看來,文淵閣的“半間房”之説不能成立,故宮房屋九千九百九十九間半的説法也不可信。

  轉角房是什麼樣式的房 ?

  轉角房,顧名思義,是建於周廡、圍廊四隅轉角處的房間。

  《中國古代建築史》將中國古建築的庭院佈局歸納為兩種。一種是在縱軸線上安排主要建築,再於左右兩側依橫軸線對稱佈置兩座體型較小的次要建築,構成三合院;或在主要建築對面,再建一座次要建築,構成正方形或長方形的四合院。院落四角通常用走廊、圍牆連接起來,形成封閉性較強的整體。無論宮殿、壇廟、寺觀、衙署,還是住宅,都廣泛使用這種佈局方法。

  另一種佈局形式是廊院。即在縱軸線上建主要建築及對面的次要建築,再於院落兩側用迴廊將前後兩座建築連屬為一,因稱“廊院”,自漢至宋見於宮殿、祠廟、寺觀及較大的住宅。唐代後期出現局有廊廡的四合院,較比廊院更切合實用,所以宋以後宮殿、廟宇、衙署、住宅等採用廊院者日漸少,至明清幾乎絕跡;而用廊廡的四合院卻逐漸增多,今之故宮頗多實例可循。

  四合院廊廡縱橫方向的連接和過渡,要依靠轉角房來實現。這便是轉角房的主要功用,如乾清宮、交泰殿、坤甯宮四周廡房四隅,皇極殿、甯壽宮四周廡房四隅,以及慈甯宮等處都使用轉角房。此外一些曲尺形平面的建築,如傳心殿院內的神廚,也採用轉角房做法。

  轉角房確認神廚的位置

  傳心殿位於文華殿東,康熙二十四年(一六八五年)建,是祭祀先聖先賢的地方。殿前為景行門,南向三間。再前為治牲所,北向五間。東西設角門,近東牆有“大庖井”,上覆井亭。井水清甜甘洌,故有“玉泉第一,大庖井第二”之説。順治八年(一六五一年)定製,每歲十月于井前祭司井之神。

  傳心殿面闊五間,單檐硬山黃琉璃瓦頂,殿內原供奉伏羲、神農、軒轅、堯、舜、禹、湯、文、武、周公、孔子牌位。文獻記載,殿後還有祝版房、神廚各三間。現存有黃琉璃瓦頂建築兩座,一座坐西面東,相鄰的另一座為曲尺形平面的轉角房,但哪一座祝版房、哪一座是神廚,文獻中卻沒有説明。民國初年起建築用途已經改變,建築身份一時難以明確。上世紀九十年代初,適逢祝版房和神廚挑頂大修,遂前往施工現場踏勘。發現從建築上拆下的諸多瓦件刻有“神廚”二字,其中有合角吻一對,為轉角房的專用構件,並有“宣統年官琉璃窰造”之印記。由此證明其轉角房所在即為神廚,宣統年間曾對此進行過修繕。琉璃構件的題記確認了神廚的位置,而另一座坐東面西的建築便是祝版房無疑。

  轉角房的幾種主要做法

  轉角房是建築組群佈局中的重要形制,清工部《工程做法》載有“七檁轉角大木”和“六檁前出廊轉角大木”兩種做法。前者轉角之兩邊房進深較大,所以於四十五度轉角處採用斜放類似鞦韆架的“甃門式”屋架,當中脊步用三架樑,兩邊則用雙步樑和單步樑,分別用檐柱和內金柱承託,形成雙步內廊式結構。由於外轉角部分面闊大於兩邊房面闊,還要使用假檐柱。後者則採用“遞角樑”做法,即於四十五度轉角處斜放五架樑,由於兩邊房進深較小,不用假檐柱。神廚的轉角房樑架形式屬於後者,但較示例又為簡單,為五檁不出廊做法,是轉角房的又一種做法。

  火災歷來是紫禁城宮殿的心腹大患,明清兩代為了防火,設置了專用的防火設施,即存水防火的大缸和噴水滅火的機桶。機桶或寫作“激桶”,工作原理類似兒童的玩具水槍,是人工作業噴水滅火的器具,清代在乾清宮等處設有機桶七十架。宮內還設置有管理機桶等設備專司滅火之職的機構─機桶處,相當於現今的專業消防隊,不僅要對設備經常檢修,而且還要定期進行滅火演練。

  乾清宮、交泰殿、坤甯宮四周廡房,聯檐通脊、連綿不斷,一旦失火,火勢就會迅速蔓延,於是古代的建築師就採用隔火牆的方法解決這一難題,即在相連建築的中間部位砌築一道磚石結構的實心牆體。牆身通體砌磚,樑枋、柱木、斗拱、椽望等構件均用石質構件替代,表面施以油飾彩畫,外觀與木構建築並無二致。為了不影響交通,還在裏側廊下開有券門,考慮得非常周全。

  隔火牆的位置與特徵

  古代的建築師,在乾清宮、交泰殿、坤甯宮四周的廡房中間,設置了兩組隔火牆:一組設在乾清宮東西兩邊龍光門和鳳彩門的南側廡房;另一組設在坤甯宮東西兩邊基化門和端則門的南側廡房。每組隔火牆都是一東一西、左右對稱設置,佈局協調勻稱。每座隔火牆南北寬一點六米,東西深七點七米,因為磚石結構,可以起到阻擋火勢蔓延的作用。

  隔火牆在外觀上與木結構的廡房沒有明顯差別,與宮殿建築渾然一體,內裏卻不用一根木料,全部用磚石構件砌築,把聯檐通脊的廡房隔為數段,一旦火災發生,就可以有效地隔斷火勢。無論是外觀造型,還是內裏結構設計,都可謂是獨具匠心。這種大巧若拙、雪落無痕的設計,足見建築師的素養和功力。

  垂花門與老北京四合院

  四合院是北京城歷史上傳統的居住方式,是用牆和門將東西南北四面房屋圍合起來的封閉式住宅,可以充分滿足傳統家庭的生活倫理需要。四合院有大小、繁簡之分,兩進以上的四合院分為內、外兩個院落,隔牆中間設垂花門往來交通。垂花門以外的院落用來接待外來賓客,垂花門以內的院落是自家人的起居場所。相對四合院大門而言,垂花門稱為“二門”,舊時所謂“大門不出,二門不邁”的二門,指的就是垂花門。

  垂花門大體可分為中柱式和一殿一卷兩種形式。中柱式即于面闊方向立柱,上安擔樑承託上頂。一殿一卷式,則是在中柱式垂花門後接續出一個捲棚頂,用立柱支撐,形成複合建築。一殿一卷式垂花門用於左右有抄手遊廊的院落,沒有遊廊的院落則使用中柱式垂花門。垂花門的樑頭雕成雲頭形狀,稱為麻葉樑頭。樑頭下倒懸短柱,柱頭雕飾串珠、蓮瓣,形似待放的花蕾,因稱垂蓮柱。柱間還安有雕刻精美的花枋,樑架上施以彩繪,把整座垂花門裝點得流光溢彩、富麗堂皇。

  垂花門除用在民居以外,還用於園林、寺廟、王府等其他類型建築,宮殿建築也有採用垂花門的實例。

  故宮內別樣的垂花門

  故宮內院落多用屋宇式門,或用琉璃門,或用隨牆門,採用垂花門的情況不如民居常見。與民居不同的是,垂花門多安斗拱,敷以官式彩畫,覆以琉璃瓦,富麗精巧中又多幾分雍容華貴。另有一種形制特殊的垂花門,稱為“毗盧帽”,用於重要殿宇的室內裝飾,木雕貼金彩繪,做工更為精細。

  故宮西邊之慈甯宮,是皇太后居住使用的宮殿。前殿慈甯宮是皇太后舉行慶賀典禮的地方,後殿為皇太后禮佛之所。前殿兩側各建有一座垂花門,作為前後院的分界和進出通道。清宮檔案記載:乾隆三十二年(一七六九年),“慈甯宮改建重檐大殿,挪蓋後殿,拆蓋宮門;改建前後廊及徽音左右門、垂花門、周圍轉角圍房,以及月台、丹陛、甬路、海墁、散水、牆頂等項工程……”垂花門為三檁中柱式,單間成造。中安大門,硃紅油飾。樑架施以鏇子彩畫,一斗二升交麻葉斗拱。門兩側立琉璃看牆,中心盒子的圖案為牡丹花瓶,四個岔角圖案為牡丹、蓮花、菊花,或含苞、或怒放,枝繁葉茂、異彩流光。

  無獨有偶,故宮東側之甯壽宮也有兩座與慈甯宮形制相同的垂花門。

  甯壽宮建於乾隆三十六年至四十一年,是乾隆皇帝為自己預建的太上皇宮殿,仿照故宮總體佈局也分為前後兩部分。前半部以皇極殿和甯壽宮為主體,兩座建築前後序列,皇極殿兩側各置垂花門。垂花門的形制與慈甯宮的垂花門如出一轍,可見乾隆皇帝對此類垂花門的喜愛和偏好。

  甯壽宮的後半部分為三路,西路為甯壽宮花園。花園按院落劃分景區,在第一進院落和第二進院落之間,有一道清水磚牆,五色虎皮石下肩,黃琉璃瓦牆帽,中間設一座垂花門。這座垂花門為一殿一卷式的實例,樑架施以蘇式彩畫,前為棋盤門,後安屏門,左右有抄手遊廊與東西配殿相連。清水牆、虎皮石、琉璃瓦、垂花門、蘇式彩畫,與周圍的宮廷園林十分協調,高貴中不失雅緻。

  故宮內的重要殿宇,多於次梢間之間隔斷牆的門口上方安設垂花門式門罩,俗稱“毗盧帽”。門罩下部為垂花門,上部為船形或冠葉形的毗盧帽,浮雕雲龍或雲鳳圖案,皆為通體貼金的渾金做法,有的還施填彩色點染,金碧輝煌、耀人眼目,成為宮殿建築室內重要的裝修與裝飾要素,反而較之垂花門應用廣泛,故宮重要殿宇多有使用實例。

  景仁宮是故宮內廷東六宮之一,清康熙帝誕生於此宮,乾隆生母孝聖憲皇后、光緒珍妃也曾在此居住。正殿景仁宮面闊五間,次梢間之間砌有隔斷牆,門口上方安有垂花門罩,即所謂“毗盧帽”。上為船形毗盧帽,浮雕雲鳳;下為垂花門,四棵垂蓮柱,柱頭雕串珠、蓮瓣,柱間施以花板、雀替。整座門罩通體貼金,在紅色的隔斷間壁的映襯下,更顯得富麗、莊重、典雅,不同凡響,具有很好的裝飾性。 (本文作者為故宮博物院研究館員)

責任編輯: 大公網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