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向降準遭誤讀 絕非大水漫灌

  圖:按照最新定向降準標準,上市商業銀行大約能釋放三千億左右資金,遠低於市場主流預測的七千至一萬億

  央行節前送大禮。在9月30日,中國央行宣布對普惠金融領域實施定向降準,普惠金融主要聚焦單户500萬以下的真小微貸款,同時還包括了扶貧攻堅和雙創等領域。其中滿足第一檔標準的商業銀行額外降準0.5%,滿足第二檔標準的商業銀行額外降準1.5%。上一次央行宣布降準在2016年3月份。\海通證券首席宏觀分析師 姜 超

  市場以為放大水。央行稱全部大中型商業銀行、約90%的城商行和約95%的非縣域農商行可受定向降準覆蓋,這意味着第一檔基本相當於全面降準。截至2017年8月,金融機構存款總額為162萬億,其中約15萬億的非銀同業存款暫時不用繳準,這意味着剩餘147萬億存款基本都能享受0.5%的定向降準,可以釋放7000億左右資金,再考慮到第二檔降準仍可釋放一部分基礎貨幣,因此主流觀點認為本次央行定向降準釋放資金高達7000至10000億。

  目前新增貸款一半流向地產

  港股暴漲狂歡。節日期間A股休市,而港股在10月首周就迎來開門紅,當週港股大漲3.3%,其中工行大漲10%、建行、中行、農行、交行漲幅也都在5%以上,而中國恆大、碧桂園、融創中國等內房股也紛紛大漲。如果按照放大水的邏輯,就可以完美解釋港股的大漲。五大行年報披露的小微貸款佔比都超過了10%,如果都能享受額外1%的降準,就可以直接增加銀行的業績。而目前銀行新增貸款的一半都流向了房地產,這意味着降準最受益的行業還是房地產,所以地產和銀行一起暴漲帶領港股步入狂歡。

  問題是,央行到底放了大水沒有?

  其實並非新降準。首先,這一次的定向降準並非是新政策。早在2014、2015年,央行就曾經對金融機構實施過多次定向降準,而且也是分成0.5%和1.5%兩檔實施,只不過此前主要標準是小微貸款和三農領域。而從上市銀行的最新公告來看,有大量銀行已經享受了第一檔的定向降準,也有不少銀行享受了第二檔定向降準,這意味着這一次定向降準是對原有政策的替代,絕非全新降準政策。

  標準有松也有緊。其次,很多人認為本次定向降準的標準大幅放鬆。因為以前的第一檔要求三農或小微領域貸款增量佔比達到15%,這一次調整為普惠金融領域貸款增量或餘額佔比達到1.5%;以前第二檔要求三農或小微貸款領域貸款增量佔比超過50%且餘額佔比超過30%,而這一次調整為普惠金融領域貸款增量或餘額佔比達到10%。貌似定向降準標準被大幅放鬆了。但本次普惠金融領域考核的是真小微,也就是單户授信小於500萬元的,和之前考察的小微企業貸款截然不同,這就相當於大幅縮小了貸款統計範圍,而其他增加的普惠金融領域貸款金額都相對有限。

  第一檔釋放1700億。我們統計了26家兩地上市銀行,其中15家享受了第一檔降準、另外有六家享受第二檔降準,此外還有三家縣域農商行享受的是單獨的降準優惠,這意味着大多數銀行已經享受了第一檔降準優惠。即便假定這一次普惠金融領域對第一檔全面降準,主要有大銀行中的建行,以及股份行中的招行、中信、民生、浦發、興業、平安的存款準備金率有望下降50BP。這些銀行2016年末的存款總額大約33.5萬億,考慮10%的存款增速和剔除10%左右不繳準的同業存款,2018年初降準0.5%大約釋放1700億流動性。

  第二檔達標不易。港股的五大行出現暴漲,源於五大行年報公告的小微貸款比例均超過10%,市場直接理解可以兩檔降準,比如工行就號稱小微貸款超過二萬億,佔其總貸款的16%,而以工行近20萬億的總存款,額外降準1%就可以釋放約2000億資金。但是工行曾在2013年披露其1.82萬億小微貸款的結構,其中1.14萬億為單户3000萬以下,這意味着另外37%都是單户3000萬以上。而建行的小微貸款單户平均金額接近500萬,這説明四大行現有小微貸款統計需要大打折扣。

  按照工信部2010年的研究,單户500萬以下真小微只佔到小微貸款四分之一左右的比例。我們將上市商業銀行小微貸款按三分之一比例折算,再加上個人經營性貸款(涵蓋了普惠金融領域其他幾類貸款),測算出來的五大銀行普惠金融領域貸款佔比都在5%左右,真正能享受第二檔優惠的只有郵儲、光大、華夏、中信、北京和江蘇等六家銀行,而其中後兩家已經享受了超額優惠,而前四家銀行的總存款為14萬億,額外降準1%也只是新釋放1400億資金。

  釋放流動性有限。因此,根據我們的測算,按照最新定向降準標準,上市商業銀行大約能釋放3000億左右資金,遠低於市場主流預測的7000至10000億。而我們統計的26家上市銀行2016年末總存款97萬億,佔銀行業總存款的65%,未包括的主要是小型城商和農商行,這裏面一部分屬於縣域農商行、根本不在本次定向降準考核之列,另一部分包括部分未上市城商行,而城商行過去幾年資產年化增速超過30%,很難滿足本次定向降準第一個標準、亦即連續三個季度MPA考核在B級(含)以上。因此,我們認為本次定向降準可以釋放的流動性有限,僅相當於一次MLF操作投放資金的數量。

  今年居民新增債務超八萬億

  不可能大水漫灌。當前國內地產泡沫嚴重,大水漫灌的結果是資金流向地產,2016年的各家銀行住房貸款規模普遍激增、而小微和個人經營貸款規模多有下降,比如最早做小微貸款的民生銀行小微貸款規模連續多年縮水。因此,難以想像央行會在此時大規模放水,于實體經濟沒有任何幫助。美國經濟復甦穩健,10月即將縮表,年底再次加息概率超過90%,美元再次走強,在這樣的背景下,中國大水漫灌之路也走不通,因為水會往外流。

  所以,我們認為市場誤讀了定向降準,因為定向降準一直都在,只不過改變了標準,但是標準並沒有大幅下降,所以這一次絕非大水漫灌。

  靠放水沒有未來。帶領港股狂歡的是銀行、地產兩大行業,然而這兩大行業繁榮的背後是居民的鉅額舉債,今年居民的新增債務總量將會超過八萬億,超過GDP的10%,居民加槓桿接盤換來了銀行、地產的短期繁榮,代價是房價暴漲、生產資料成本大幅上升,以及居民其他消費能力的大幅下降。所以,我們認為市場誤讀了這次央行定向降準,央行是真心激勵銀行去做普惠金融、扭轉銀行只放房地產貸款的局面。放水會帶來短期繁榮,但不會有未來。

責任編輯: 大公網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