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握“一帶一路”機遇 港及早規劃路線圖

  圖:分析認為,香港需要從觀望“一帶一路”的願景中,以實際行動去參與“一帶一路”的發展 中通社

  香港特區政府及香港貿發局9月11日共同舉辦了第二屆“一帶一路高峰論壇”,席間多位講者從不同的角度闡述如何運用香港的優勢去抓緊“一帶一路”的機遇。筆者也參與其中,深感到香港需要從觀望“一帶一路”的願景中,儘快尋求具體的方案措施,以實際行動去參與“一帶一路”的發展。

  一國兩制青年論壇理事、香港廣東青年總會常務會董 林至穎

  在去年政府施政報告中,前任特首梁振英先生以不少的篇幅講述“一帶一路”中,香港的方向和優勢。一年過去,期待現任特首林鄭月娥女士即將發表的施政報告中,有新的政策,實質帶動優勢產業走進“一帶一路”。

  參與基建工程項目

  “一帶一路”概念是讓區域內的經濟商貿互通互聯,沿線各國尤其是中亞國家,首先需要的就是道路、鐵路、港口、油氣管道、通訊等基礎建設,把總體的建設相加起來,會是有史以來最大的工程建設。

  現時已有不少的香港公司,投入“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建設,當中以不同種類的基建工程設計、規劃和顧問服務為主,當中包括項目的策劃,如可行性研究、項目管理、工程監督等。印尼雅萬高鐵沿線地區的總體規劃、文萊大摩拉島跨海大橋的詳細設計、阿聯酋中東鐵路的招標服務、哈薩克供水和污水處理項目的改造和技術評估等多個項目中,也可找到香港公司的蹤影。

  香港擁有超過2300家建築、測量、工程服務公司和優秀的相關人才,業務早已遍佈全球。在“一帶一路”眾多不同的工程項目之中,香港都有強而有力的優勢。上述項目只是眾多已開展項目的小部分。香港要保持和發揮這個優勢,除了業界努力外,亦需要香港政府的政策配套推動。

  目前來看,香港公司參與的項目集中在東南亞、南亞和中東地區,相對中亞和東北亞地區較少。中亞地區的基建較其他地方落後,在“一帶一路”發展的過程中,將會有大量的工程項目。若更了解當地文化,將有助於承接這些項目。香港政府應在政策上鼓勵香港與更多中亞國家的交流,例如爭取免簽證或落地簽證的安排,促進民間和商務交流。

  “一帶一路”的發展,將會是未來二十年推動全球經濟的動力,為了保持並強化香港在這領域的優勢,香港政府應投放更多資源培訓合適人才,亦應透過政策的配合,吸引“一帶一路”相關的企業和人才到香港發展。

  打造區域融資中心

  大規模的基礎建設,資金是不可或缺的部分。香港作為國際金融中心,具備發展成熟的資本市場。香港匯聚了來自內地和世界各國的資金,在促進基建投資及其融資上獨具優勢。金管局成立的基建融資促進辦公室就是為了促進包括“一帶一路”在內的基建投資及其融資,值得做更廣泛的宣傳。

  讓香港成為“一帶一路”地域的基建融資中心,香港政府可以運用税務優惠政策,吸引更多的資金來源。此外,伊斯蘭資本也是不能忽略的。香港已先後三次成功發行伊斯蘭債券,在伊斯蘭金融上取得初步成果,未來我們亦需要着力發展這一部分。

  在基建陸續落成後,“一帶一路”的商貿往來將會越來越頻繁,需要融資的項目將不限於基建,香港亦應該預備好,迎接此等融資業務的商機。

  當商務頻繁起來,區域內的物流需求自然會上升。香港作為國際物流、航運和交通樞紐,擁有完善的港口和航運設施。2016年,香港港口的貨櫃輸送量達1981萬個標準箱,全球排名第五。在機場第三跑道建成後,貨運量會增至每年900萬公噸,進一步鞏固香港作為國際物流中心的地位。

  在“一帶一路”沿線,將會有不少港口、產業園、物流中心、機場、鐵路等交通物流設施落成。除了早前提及的工程服務外,香港還可以把我們的管理經驗輸出,去營運管理各地的設施。

  香港的物流業,可以配合資訊科技的發展,提供更高端的物流服務,參與“一帶一路”。香港物流企業不單管理營運本地的碼頭及物流設施,我們可以運用大數據計算出最佳的物流路線,例如避開天氣惡劣的區域或其他導致延誤的原因。此外,物流商能夠透過數據,掌握各地消費者對產品的需求,亦可以透過物流數據,為生產商提供商品的建議。另一方面,物流公司亦可透過市場數據和貨品過去的銷售情況,當有融資借貸抵押需要時,更準確的估算貨品的價值。

  物流業在轉型的過程中,需要政府在政策上的協助,例如在添置數據或科技器材的資助或税務優惠。

  大力發展數據產業

  在香港政府的“一帶一路”宣傳中,政府把創新科技視為香港的優勢產業。可是香港在創科的步伐卻有點滯後。筆者認為就“一帶一路”的發展,香港的創科優勢首要重視的應該是數據產業。香港的互聯網速度名列世界前茅,也被譽為亞洲區內設立數據中心最安全的地方,供電可靠性達99.999%,電價相對低廉,資訊自由流通,這都是世界各大機構企業,在香港設立數據中心的原因。

  當“一帶一路”區域內的經濟發展起來,對數據儲存的需求自然會上升,雲端數據處理、大數據分析等的服務需求亦會增加,香港的科技人才可以向這個方向發展。香港政府已為數據中心的用地提供減收費用和選址支援。

  數據似黃金般有價值,運用科技我們可以透過數據分析,去預測市場需求,減低成本的方法等。在數據分析的過程中,我們除了運用企業本身的數據,還需要配合行業及其他公共數據。筆者認為香港政府應起帶頭作用,公開更多公共數據,亦鼓勵公營機構和大企業共用數據,讓大數據分析的業務更輕易發展。

  “一帶一路”區域對科技的需求,當然不單是數據服務。隨着通訊基建的發展,手機和互聯網服務將會在該等地區普及。筆者認為,可以透過科技的應用,去改善區域中經濟較落後地區人民的日常生活。若香港的科創公司可以着眼開發能夠改善生活的App,造福較落後地區的人民,除了可以賺取利潤,更是十分有意義的事。再者,中小企想參與“一帶一路”的大型建設可能有點困難,但以科技方案去搭上“一帶一路”的順風車是切實可行的。

  長久以來,香港都是東西方文化的交匯,一百年來都扮演着國際聯繫人的角色,我們很多專業服務,如法律、會計等,都不單只是服務在香港的本地企業。隨着“一帶一路”的發展,希望特首在新的施政報告中,能為各專業服務及優勢領域提出具體的執行方向和推動政策。

責任編輯: 大公網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