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本市場業務蓬勃 銀行風控挑戰巨大

  圖:除債券、股票等相對標準化的投資外,銀行目前還通過多種創新模式進行資本市場業務投資,其中包括債轉股與可交換債投資

  資本市場業務本身風險較大,近年疲弱的宏觀經濟環境進一步加速了各類風險暴露。考慮到當前銀行此類業務規模不小、投資主體及業務模式相對繁雜,而商業銀行本身對這類領域相對陌生且風險偏好相對穩健,能否繼續穩健且較快發展資本市場業務、抓住未來機遇,關鍵即在於能否管控好業務風險。

  交通銀行博士後科研工作站 金融研究中心分析師 范林凱

  當下,有四方面的風控挑戰值得重視。

  一、債券信用風控技術有待革新

  近年經濟增速下滑、實體利潤率走低,信用債剛性兑付信仰破滅、違約形勢愈演愈烈,2015、2016年違約規模暴增。在這一過程中,商業銀行也頻頻“踩雷”,主承債券和所投債券均出現了部分違約現象,債券信用風險已成為當下銀行風險管控的一個重點。

  然而,簡單運用傳統的信用風險管控技術管理債券信用風險存有缺陷。信用債缺乏抵押物且持有人眾多,一旦出險處置相對困難,若按重抵押、重擔保的信貸風險管控技術進行管理勢必導致對發行人的要求過高進而造成可投標的過少、投資收益過低。另外,信貸風險管控技術忽視了債券可交易的特徵,對債券公開資訊集中利用、挖掘相對不足,僅憑信貸風險管控技術管理債券信用風險可能導致處置前瞻性不夠。

  如何基於已有信貸風險管控技術,進一步根據債券自身特徵和現有條件設計、調整風控框架和技術,是當前銀行進行債券投資亟待解決的問題。

  二、市場風險管控難題待解

  開展資本市場業務後,市場風險管控成為銀行的新挑戰。相比于信貸業務,公開市場資產價格波動也是資本市場業務的風險源。而近年經濟下行、貨幣相對寬鬆,資金在各類資產間的投機作用增加,股市、債市、大宗商品、房市大起大落、波動加劇。而當前銀行理財資金經層層嵌套、加槓桿進入相關領域的方式,進一步加劇了市場波動、放大了投資損益,管控資本市場業務的難度較大。

  考慮到大中型商業銀行投資機構眾多(子公司+委外機構)的特徵後,風控難度進一步加大。其中至少存在兩方面的問題值得關注:一是風險偏好不一致問題,子公司和外部投資機構激勵機制相對靈活,投資風險偏好往往要強於銀行本身,如何在保證此類機構市場競爭力的前提下將風險控制在銀行願意承受的範圍內需要進一步研究;二是合成謬誤問題,各個投資機構合理投資決策下的存量資產疊加後存在對某類風險極為敏感的可能,目前銀行主要關注利率和匯率風險而輕視資產價格間相關性的風控手段顯然難以符合要求。

  三、委外投資的道德風險

  為規避監管限制、尋求專業投資機構,近年銀行委外投資蓬勃發展,其背後的多重道德風險應格外重視。

  目前委外業務盈利模式相對粗放,外部機構多是憑藉寬鬆的監管條件,以加槓桿、加久期、降信用的方式符合銀行的收益率要求。這一模式的可持續性建立在中國債券市場長期剛性兑付及債券牛市的環境之上,一旦市場環境扭轉,外部機構的投資收益優勢不再,2016年以來債市去槓桿環境下眾多委外業務收益率大幅低於預期就是先例。

  在此背景下,委外業務中存在兩類道德風險。一是外部機構本身的道德風險,如在符合銀行風控指標限制的情況下不顧標的實質性風險而一味追求高收益,甚至存在利用銀行委外資金接手自身質地不佳投資標的的可能。二是銀行內部的道德風險,內部管理者存在因多方面原因將資金委託給投資專業能力較弱機構的可能。

  四、新興交叉業務風控問題

  除債券、股票等相對標準化的投資外,銀行目前還通過多種創新模式進行資本市場業務投資。其中有兩類業務代表性較強:一是債轉股,這一模式是伴隨國家戰略而產生的業務典型,目前五大行簽約規模已達萬億,實際落地規模約為十分之一;二是可交換債,這一模式為交叉式金融創新的典型,投資者在獲得債券的安全性保障條件下可通過換股進而博取超額收益,目前可交換債業務規模雖小但較為火熱。

  新興業務的風險管控與標準化業務的管控模式差異較大,其風險如何更好地防控仍需進一步研究。此類業務較新、較複雜故難以運用定量工具進行統一的分析和管控。更為重要的是,這類新興業務條款靈活、博弈特徵明顯,風險的大小實質在於對未來企業運營狀況的預判和相關條款設計,風險防控策略不僅包括傳統的風控指標控制,還應包括參與策略的選擇。對以信貸業務風險防控為重點的銀行業,如何在提升新興業務風控能力的同時不妨礙業務發展,值得進一步研究。

責任編輯: 大公網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