應及時將“港獨”連根拔起/李幼岐

  “港獨”在本港大學校園的活動愈演愈烈,日見猖狂和囂張。這一狀況,可見諸中大校園內有人公然展示“香港獨立”的橫額和標語,給人的觀感就是“無法無天”四字。“港獨”活動如此明目張膽,那還得了!

  更使人氣憤及憂心的是,中大、港大、教大等大學校園的“民主牆”,已淪為“港獨”的陣地和播“獨”的橋頭堡。例如中大的“民主牆”,竟然貼滿了同一款“香港獨立”的單張。這種做法是“霸佔”,是“獨裁”,哪裏談得上有一絲一毫的“民主”?值得指出,“民主牆”由校方授權學生會管理。如此表現,顯示學生會根本欠缺能力和智慧來管理“民主牆”,其中主要原因就在於學生會主要成員(包括會長)之中,多的是“港獨”分子,甚至是激進“港獨”分子。為今之計,很簡單,就是學校儘快收回“民主牆”的管理權。這是“釜底抽薪”之計,也是一勞永逸,將一個“港獨”陣地徹底清除的做法。

  中大學生會最無理的表現,就是在全力保護“香港獨立”宣傳品的同時,竟然不允許另一些同學張貼“反獨”的標語。中大學生會會長居然還在記者會上厚着臉皮為“港獨”海報、橫額作解釋,大言炎炎,説是“言論自由”。試問,為何宣揚“港獨”有自由,反對“港獨”就沒有自由?除此之外,這名讀了十幾年書的年輕人是否知道,“言論自由”也是有限制的?任何人都不可用“言論自由”做擋箭牌而以身試法,否則,必然是“吃不了,兜着走”。同理,宣揚“港獨”也是違法行為,就看有關當局是否處理,何時處理,如何處理。

  適當及有阻嚇力的懲處

  當然,市民還會關注處理的結果怎麼樣,要不要坐牢?是不是有足夠的阻嚇作用?從“港獨”分子的猖獗可以看出,香港迴歸後時至今日,對“港獨”主張和“港獨”活動仍未有及時、適當及有阻嚇作用的懲處。迴歸二十年來,前十五年少見“港獨”的公開言行,但最近五年,“港獨”分子愈見狂妄,“港獨”活動甚囂塵上。可以説,目前已到了對“港獨”活動不能再“視而不見、聽而不聞”的地步,更加不能“輕輕放過”,而是應該認真、嚴肅處理。

  “港獨”之違法是毫無疑問的事。《基本法》第一條就明確規定:“香港特別行政區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不可分離的部分。”這幾年來的“港獨”活動,至今未受懲處,相信可評之為“不是不報,時候未到;時候一到,一切都報”。筆者淺見,現在已到“報”的時候了。為阻止“港獨”繼續活動以至不斷擴大發展,實在有必要抓他幾個,審訊罪成之後,應在法例容許的範圍內,判刑重一些,例如宜判處入獄,以收阻嚇之效。這對入世未深而思想激進的年輕人,既是教訓,又是救贖,避免他們誤入歧途,一旦因“港獨”言行而鋃鐺入獄,那就一生前途盡毀。包括筆者在內,相信絕大多數人都不希望見到有年輕人因“港獨”活動而成為“階下囚”。當然,避免成為罪犯的最佳方法只有一個,那就是:不加入“港獨”組織,不發表“港獨”言論,不參與“港獨”活動。記住及做到這“三不”,那就“萬事大吉”。簡言之,不是“港獨”分子,也就“太平無事”。但願香港年輕人勿被“祖師爺”或“洋鬼子”以花言巧語“洗腦”,成為“炮灰”。成為“港獨”分子,吃虧的最終還是自己。

  勾連“台獨”是危險動作

  “港獨”分子另有一個危險的動作,就是主動有目的、有計劃與“台獨”分子勾連,沆瀣一氣,妄圖借“台獨”壯膽,互相鼓勵呼應和支援。“港獨”和“台獨”的勾結,早有前科。前幾年,已有反對派傾向“港獨”的立法會議員越洋飛去台北與著名“台獨”分子勾勾搭搭。如今,又有學生級的“港獨”分子前往台北與“太陽花學運”頭目、也是“台獨”分子的林飛帆一起“唱衰”香港。總之,“港獨”分子不像港人,倒像是香港的敵人。

  看趨勢,“港獨”分子肯定還想繼續發展並擴大影響,且不排除日後有可能採取更加暴力的“革命”(可供哈哈一笑)行為。因此,為防“港獨”言行進一步惡化,現時就有採取包括拘捕在內的行動的必要。倘若“港獨”分子真的發動暴力“革命”(其實是暴亂),局面必定更難收拾,對香港造成的負面影響也必然更大。屆時,要平息“港獨”的蕭牆之禍,要耗費的人力物力也肯定會更多更大了。

  “港獨”不但違法,更是香港的大患。“港獨”有可能造成香港大亂。對此,特區政府和廣大市民都不可掉以輕心。常言道,斬草除根。今時今日,應是將“港獨”連根拔起的最佳時機。

責任編輯: 大公網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