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校長不能尸位素餐/陳文鴻

  近日香港的大學校園內出現眾多“港獨”和針對蔡若蓮的標語、言論,我們應怎樣看待呢?

  一是情。對教育局副局長蔡若蓮喪子以“恭喜”來形容,極涼薄。人有好壞,我們不能要求所有人都有道德。但在教育大學的民主牆上出現這樣涼薄辱人的標語,若是教大學生所為,他們便缺乏了為人師表的道德。社會怎可以放心讓這樣的人出任學校老師呢?

  教育大學有教師專業道德準則,違反這些道德準則便是違反教大的教育原則,實應革除學籍。在國外名校,也以仇恨性的言詞為由來革除在籍學生。這無關民主、人權、言論自由。而是教大能否堅持和維護教育道德與原則,若貼標語的不是教大學生,為什麼學生會會讓他們貼上,有否學生會成員和其他教大學生給予協助?若教大有制度的話,無論大學當局和學生會都應即時將之撕掉,不撕掉更砌詞保護,也不譴責,便是容忍乃至同犯了。這是關乎教大的聲譽和對社會的道德責任,只能嚴格重視,絕不可用任何藉口推搪和輕縱。

  至於有關劉曉波標語,明顯造假,以混淆視聽,也應追究,查出黑手,以儆效尤。

  二是法。宣傳“港獨”的標語,公開張貼,明顯是攻擊基本法,觸犯香港的法治。不能以大學校園為法外之地,讓大學生可任意超越法律。大學當局查明犯事學生,便應報警送上法庭處理。學生會成員批准或維護這樣的標語便已同樣觸犯法紀。應予相應的懲處,至少應受警戒。大學行政部門畏縮縱容屬失責,也應同受譴責。大學的校長、副校長們若不能正確恰當處理校園“港獨”,性質比尸位素餐更惡劣。事實上,大學縱容部分大學生參與“佔中”等暴力犯法活動,早已構成大學管理問題,更不用説讓“港獨”思潮在校內公開氾濫和宣傳,各大學的校長責無旁貸,也難辭其咎。

  三是教育。近年來大學校園內“港獨”風潮驟起,相信還是極少數學生的問題,只是大學當局縱容。反映大學缺乏道德和國民教育,通識教育亦有缺失。特別是個別學生,如前中大學生會會長周竪峰,近日在中大校園裏滿口粗言、滿口“支那”,連一句正常説話也説不出,表現出典型的爛仔作風,全面破壞香港大學生的形象,也使人懷疑為什麼爛仔文化竟在大學校園出現。

  事實上這樣用粗言代替説話的例子,不僅限於中大,在其他大學校園也不難見到。“佔中”期間,大學生的爛仔作風表現也屢見不鮮。這是古已有之,於今為烈,且是與“港獨”合流。周竪峰的例子特殊,在於他經選舉成為中大前任學生會會長。不是他在選舉中偽裝出色,便是投票選他的學生有問題?相信周竪峰的“港獨”主張與反國家言行早已顯露。為什麼中大部分學生還是選他當會長,代表中大呢?這情況或許相同于去年立法會選舉中部分選民投票選舉梁游,對他們的“港獨”言行心態掉以輕心,滿以為年輕能任事,不管他們的道德與誠信怎樣。

  香港的大學教育,現時的問題是功利化,教授們或是明哲保身,或是畏縮懦弱,讓個別政治化歪論荼毒學生。大學當局則對學生無原則地縱容放任。大學追求排名,卻失去百年樹人,對知識和對社會的尊重與貢獻。若不及時阻遏“港獨”在大學校園的蔓延,大學更會淪落為香港法治的破壞之地。有關方面絕不可忽視,讓情況惡化。

  香港珠海學院“一帶一路”研究中心主任

責任編輯: 大公網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