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思香港教育 亡羊亟待補牢/葉建明

  教育局副局長蔡若蓮不幸喪子,在教育大學被冷血中傷。辱罵者幸災樂禍,人性泯滅,令全城激憤!是什麼人如此冷血?看看辱罵標語出現在教大民主牆上方,下方是“支持中大學生會,香港獨立”口號,也就知道大概了。

  九月初大學開學,首先在中大出現了“香港獨立”橫幅和“港獨”單張,接着,城大、樹仁、教大等大學校園裏都出現類似的“港獨”標語和橫幅。而中大前學生會會長周竪峰以粗言穢語辱罵內地同學的視頻也曝光。視頻上,周竪峰狂躁地叫對方“支那人”。從一個長着中國臉、冠着中國姓、操着廣東話的大學生口中蹦出,真是令人寒心!

  國民教育與傳統文化的缺失

  這幾日在高校發生的這些亂象顯示,香港的教育的確出了大問題,必須反思,儘快亡羊補牢。政府每年在教育上花費大量資金,其中包括廣大納税人的錢,結果培養了一批不僅是廢青、反智者,更是對社會危害極大的破壞者,他們不僅對中國人基本的“仁義禮智信”蕩然無知,更連自己的祖宗都辱罵,甚至妄稱“港獨”,挑戰香港社會的基本價值觀。

  在這些學生身上,我們看到無法無天與肆無忌憚:他們道德無底線,僅僅因為喪子之人與其立場不一致,就可以不顧人倫禁忌在對方傷口上撒鹽;他們言論無底線,“港獨”這種被社會廣泛視為大忌的言論,他們可以“義正言辭”地以言論自由來掩飾;他們行動無底線,視頻上的聲大夾惡,令人不得不想起旺角暴亂和“佔中”暴力……

  如此種種怪象,都指向一件事——國民教育缺失和中國傳統文化的缺失。這既包括對國家的認識膚淺負面,也包括對祖國歷史文化的貧乏無知。原為福建中學校長的蔡若蓮過去積極提倡國民教育,讓香港學生既有“香港情”,也有“中國心”。正是因為這個原因蔡若蓮被某些敵對勢力、“港獨”分子恨得咬牙切齒,他們阻攔蔡若蓮做教育局副局長的圖謀沒有實現,於是將蔡若蓮中年喪子的悲劇當做他們報復的“盛宴”。“愛國”竟成了教育官員的原罪,香港的是非曲直、正義邪惡被顛倒,不撥亂反正,不反思教育之過,香港絕不會有明天,沉淪是必然的。

  二○一二年一場反國民教育運動,對青少年的正確教育觀是致命的打擊。教育界黑白顛倒,丟掉的不僅僅是國民教育,對國家的認同,也丟掉了中國的傳統文化,倫理道德。“仁義禮智信”是中國傳統的基本道德、價值體系,“仁”者,“惻隱之心”,是人性的底線。沒有“仁”,你就會看到反水貨客中,示威者推倒老人,圍攻婦女,嚇哭孩子;沒有“仁”,你會看到,為衝擊立法會,有示威者竟以兒童為“人肉盾牌”;沒有“仁”,蔡若蓮的遭遇會成為每一個愛國愛港人士的噩夢。

  香港一名資深律師詰問:“為什麼心向民主的人,竟然變得這樣邪惡?”因為,沒有“仁”,何來“義”——談什麼自由、民主和人權?面對全城憤慨,教大追責,日前教大學生會召開記者會,竟然沒有絲毫內疚,反而振振有詞聲稱校方若追究只會“以言入罪”,造成“白色恐怖”。其反智的底氣令人喟歎!而沒有“仁”,又何來“禮”?中文大學的前學生會長周竪峰,竟然會用當年屠殺中國人的日本侵略者口氣辱罵中國人,他竟然不知辱罵的還包括自己的父母,自己的兄妹,自己的祖先?沒有“仁”,何來“智”?周竪峰竟然亂用先賢言論為自己的行為辯解。為此新亞書院院長黃乃正發表公開信:“周同學……引用新亞先賢錢穆和唐君毅的言論以開脱罪責,實為引喻失義,令人慨歎不已!”

  學校嚴肅處理是必要之舉

  驚聞辱蔡若蓮的言論公開貼上牆後,教大校長張仁良嚴厲譴責。他説:“教育是生命影響生命的工作”。的確,香港青少年道德缺失,歷史知識缺失,對家國的認識缺失,問題在青年,根子在教育、在社會。國民教育被反掉了,青年如何正確認識自己的國家?傳統文化放棄了,青年如何懂得禮義廉恥?靠某些反共媒體認識中國?靠八卦媒體學習中國歷史與文化傳統?這不是緣木求魚又是什麼呢?毀掉青少年教育就是毀掉社會的希望,毀掉我們的未來。是時候反思,重新研究青少年教育,重拾國民教育,重拾傳統文化。

  此次,我們看見,面對校園語言暴力,面對“港獨”鬧劇,包括政府在內的香港社會各界普遍持譴責的態度。特別是一些學校的校長、院長或者教師,果斷地站出來批評。的確,此次社會一定要給出明確的反對信號,只有這樣香港教育才有希望。正如新亞書院院長黃乃正所言,“若學校都不做些事,未來只會越來越難做”。大學方面的嚴肅處理是必要之舉。

  在歐美學校,學生言行偏頗,辱及他人是可能被開除的。只有嚴肅處理才能正風氣,引導學生行之正道。而“港獨”言行違背基本法、違背香港法律,不僅人人得而誅之,更需要通過法律手段予以震懾。

  中華海外聯誼會理事、福建省政協常委

責任編輯: 大公網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