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不開綠燈 “港獨”自然無處容身/陳光南

  十三間大專院校學生會的維護“港獨”“聲明”,説明大學的學生會已經被“獨派”佔領了。也説明了一個非常嚴重的問題,“港獨”並不是某一兩個人的現象,它們是通過選舉出來的,這説明迴歸二十年以來,大學的教育出了嚴重問題。該“聲明”最要害的地方,就是歪曲和閹割了基本法,説“政府及中大校方均不可以‘違反《基本法》’為名,禁止學生討論香港‘獨立’”。大學生的憲制觀念和國家民族觀念,墮落到了如此水平,大學是有責任的。

  基本法是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第三十一條制定的,香港的高度自治,來自一國,國家的主體是社會主義制度,但授權某些地方,可以保留資本主義的社會制度。但基本法並不允許香港可以“獨立”,恰恰相反,基本法的序言和第一條,都強調要“維護國家的統一和領土完整,保持香港的繁榮和穩定”,才設立香港特別行政區,實行“一國兩制”。國家對香港的基本方針政策,已由中國政府在中英聯合聲明中闡明。為什麼十三院校學生會的聲明會説“如果禁止學生討論香港‘獨立’,政府和中大校方就違反了基本法”?這是顛倒是非,顛覆憲制的言論,性質十分惡劣。

  大學“立德”“樹人”不及格

  二十年來,大學對學生教授了什麼?有無傳授國家民族的觀念?有無傳授基本法的核心原則?看來沒有。特區政府的教育路線,僅僅是教書,而不是教人,校長和大學管理當局對“港獨”思潮在大學氾濫、學生會及有關人等接受黑金及“佔中”等,一直不表態,實際上是對違反憲法和法律的活動採取了聽之任之的放任主義。

  西方國家中,所有的校長都要求大學生尊重國家憲法、法律,並不存在“對犯法的學生採取保護”的問題。但香港的大學卻非常糊塗,有人提出對犯法學生採取保護。如此一來,什麼是非觀念、犯法和守法觀念的界線都混淆了。

  中國古語説:教不嚴,師之惰。現在根本是沒有教的問題,有一些教育界上層人物可以説是誤人子弟。十三院校學生會維護“港獨”的“聲明”,可以説是一張成績表,説明了某些大學的“立德”“授業”“樹人”工作是“不及格”的。

  最近一個時期,中大校方處理“港獨”橫額標語,明顯目標不明。最初發信指出“港獨”標語違反《基本法》和校方一貫立場,要求拆除,之後學校立即“跪低”,表示“收回信件”,意味着校方放棄了維護憲制的原則立場,怎能教好學生?香港的大學都是公費辦的,而且按照香港的法制管理運作。如果不承認基本法,不承認國家的主權,不承認一國,大學的管理也就失去了法制的存在基礎。更不可以反過來釋放資訊——“‘港獨’是可以商量的,是可以爭論的”。如果沒有“共識”,“港獨”思潮就可以合法氾濫成災。“收回信件”是一個非常拙劣、非常錯誤的行為,實際上為“港獨”開了綠燈,也為今後大學的動亂埋了定時炸彈。

  放任“港獨”是殘害學生

  香港從九七年七月一日開始,已經實行新的憲制,香港是中國領土的一部分,分裂國家是絕對不能允許的。有一些人一直宣傳“五十年不變”,還塞入了“黑貨”,指“英國人管治香港時候的法統五十年不變”。正是如此,年輕一代還以為中國對香港沒有主權,有些人還舉起了英國旗或者殖民當局的旗幟遊行,所以,他們以為中央對於香港的政治制度發展沒有管治權,才夠膽提出“香港獨立”的出路問題。

  允許“港獨”在校園公然活動,看來不只是學生會的問題,學校上層的某些人(港大的陳文敏是一個代表人物),其實心裏也緬懷着英國主人,在魚龍混雜的情況下,乘機渾水摸魚。為人師表者,當然明白香港是中國的一部分這個道理,那就應該同學生講清楚,不要誤人子弟。在歷史和文化方面,中國的儒家學説,也是強調“國家社稷”的責任,“國家興亡,匹夫有責”,要維護國家的統一,守土有責。

  放任和配合“港獨”思想在校園戕害青年學生,為人師表者,道德和品格何在?

  現在的政治爭論,是民主發展的進程出現爭論而引起的。但是解決的辦法,必然是按照憲制。大家再重新學習基本法,理解基本法,求同存異。如果想拋開基本法,另搞一套,跟着外國人的想法,分裂國家,最後是害了國家,害了香港,害了自己的學生。任何民主的發展,都是以國家利益、維護統一和主權為出發點。顛覆主權和憲製法律,只會造成天下大亂,生靈塗炭,這已經被世界近代許多歷史和現實證明了。

  作為一個有責任、有自尊心的教育工作者,怎會以“學術自由”為“港獨”狡辯?所以,學校只要不開綠燈,“港獨”就沒有容身之地。有大學校董會高層説,“‘港獨’問題,是教育問題,不是政治問題”,企圖讓張貼“港獨”標語事件不了了之,這種説法無疑是非常有害的。 資深評論員

責任編輯: 大公網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