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廢紙圍城看“港獨”分子

  內地今年底起禁止進口二十四種固體廢物,對進口廢紙實施嚴格管控,收緊審批程序。措施尚未實施,香港廢紙回收商已經叫苦連天,聲言不再回收廢紙。回收商的行動引發連鎖反應,拾廢紙阿婆叫苦連天之餘,更刺激造紙原料價急升,連帶影響快遞業被迫加價,搬屋用紙箱亦加價60%至一倍不等,令搬屋成本增加。

  誰料到,一張廢紙竟然引起如此大的漣漪效應。廢紙回收説明了兩大問題,首先,香港與內地經貿關係密不可分,即使一張廢紙隨時觸動香港的經濟及民生;其次,今日的內地,與幾十年前不可同日而語,再也不是照單全收的國際垃圾堆填區,即使廢物回收亦須符合內地的產業要求及對環境影響。

  今日,“港獨”分子及所謂“本土精英”,大肆鼓吹什麼“香港優先”、“缺水可以海水化淡”、“缺電可以自行發電”云云。烏托邦之言,全建築于流沙之上,中聽不中用,口惠而實不至,乃自欺欺人。如今,一張廢紙便搞到香港隨時廢紙圍城。接下來,內地收緊廢塑膠回收,香港又出現廢塑膠圍城了。

  “港獨”分子及所謂“本土精英”們,絕對清楚香港在經濟及民生方面與內地關係密不可分,可是,他們卻刻意製造話題,試圖在製造香港與內地的對抗情緒,推銷他們的分離意識,因為,他們背後早有“太平門”,全無後顧之憂。可憐的是,在香港勤勤懇懇,每日為三餐奔馳的老百姓。

  一旦廢紙、廢塑膠圍城“港獨”分子及所謂“本土精英”們卻不知所終。有任何有益有建設性的實事呢,他們一概不做,這就是他們的真面目。

蔡樹文

責任編輯: 大公網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