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放鬆金融監管 刺激經濟復甦進程

  圖:耶倫藉通過討論《多德│弗蘭克法案》的影響,向市場傳遞明確信號,美國金融監管可能面臨調整

  近日,倍受矚目的全球央行年會召開,會議主題關注金融監管改革。美國聯儲局主席耶倫在開幕致辭中回顧了金融危機十年以來美國採取的一系列金融監管改革政策,以及這些政策對經濟增長、信貸提供和市場流動性的影響。耶倫認為,《多德─弗蘭克法案》的實施和美國金融穩定監督委員會(FSOC)的建立等提升了監管的嚴格程度,嚴格的監管讓市場更具韌性,卻限制了中小銀行的發展。\浦發銀行總行戰略發展部高級研究員 宋艷偉

  結合此前特朗普總統曾多次批評以《多德─弗蘭克法案》為代表的金融監管措施來看,耶倫此番講話向市場傳遞明確信號,美國金融監管可能面臨調整。

  一、從歷史視角審視監管趨勢

  從美國金融監管制度演進歷程來看,美國金融法制史歷經“自由─管制─再放鬆─重構管制”的過程。金融監管制度的發展是一個不斷遭遇金融危機的歷史,也是不斷應對金融危機和修正發展的歷史。

  不同時期,在不同的經濟增速、科技引領節奏、全球產業鏈構建、國際資本流動、金融環境變革等因素交織反饋情況下,相應的監管模式也視市場的發展不斷進行調整。

  具體來看,第一個時期是20世紀30年代之前,金融業處於較少管制的自由競爭時期。

  這一階段的指導思想是古典自由主義。

  第二個時期是從對1929年經濟危機反思為起點,直到20世紀60年代。其間美國金融制度形成了法律化、制度化的框架。頒佈的《格拉斯─斯蒂格爾法案》對金融業進行嚴格分業管制是重要的標誌事件。這一階段的指導思想是凱恩斯主義。

  第三個時期是20世紀70年代石油危機至2008年次貸危機。從20世紀70年代開始,面對產業空心化和滯脹的局面,美國各行各業均開始實施放松管制的浪潮。金融行業也不例外,1999年頒佈的《金融服務現代化法案》推進金融綜合化經營,標誌着放鬆達到高峰。這一階段的指導思想是新自由主義。

  第四個時期是2008年至今。對次貸危機的審視,以及《多德─弗蘭克法案》的推出,就是對新自由主義的內省和反思。主基調是強調穩定、安全和避免風險,一定程度上不再是放松管制和鼓勵創新。

  如今次貸危機已經過去八年,美國經濟恢復速度加快,金融危機的負面影響日漸式微,經濟自由活力恢復與僵硬的監管之間的矛盾日益激化。新一輪強化金融效率,放松管制的訴求逐日高漲。

  二、監管調整可能的方向

  (一)放鬆“沃克爾規則”

  “沃爾克規則”是由前任美聯儲主席沃爾克(Paul Volcker)提出的,曾對場外交易(OTC)產生重大影響,部分有效地限制了銀行的自營交易行為。它極大提高了合格交易商的門檻,致使場外交易量鋭減。目前,國際金融體系處於結構性調整中,在國際貿易增速放緩、“逆全球化”隱患增加的背景下,國際資本流動格局正在發生變化。此外,全球資本流向美國的幅度加大,對金融市場創新產品的需求增大,繼續限制金融市場交易已經不合時宜。

  (二)繼續強化功能監管

  金融創新和金融監管之間的平衡點,需要根據美國經濟和金融市場的情況再度進行調整,進一步完善功能監管,並通過與機構監管協調推進來完善金融監管體系。基於法律形式而非經濟功能的監管,使得金融體系容易遭受監管套利的風險。

  美國金融監管改革將進一步糾正金融監管體系的碎片化和監管套利等問題;進一步強化功能監管,在監管新規制定與實施過程中,完善適用於不同類型市場參與主體的統一市場規則。特別會關注各類市場參與主體,如互聯網金融等,以開放務實的政策去擁抱金融科技創新,增強金融監管的有效性。

  三、監管改革帶來的影響

  (一)各國金融監管結構化差異增大

  近年來,世界金融一體化程度日益緊密,相關事件對全球金融體系影響的蝴蝶效應進一步擴大。美國金融監管改革將驅動全球展開新一輪主動型或被動型的金融監管改革。金融危機之後,國際貿易、金融改革,特別是金融監管改革的國際協調日益增強。各國在金融監管框架的逆週期性、資本監管權重、市場參與者透明度、流動性風險防範等方面均有所加強。但近期國際金融市場動態顯示,全球產業鏈正在重構,國際資本流動格局逆轉,各國經濟發展差異化加大,這將導致全球各國金融監管的差異化擴大。目前美國金融監管開始“鬆綁”,但歐洲、日本和中國的金融監管趨嚴。

  (二)國際金融市場結構發生變化

  美國金融監管改革將使國際金融市場競爭模式、機構力量對比、產品結構發生巨大變化。

  一是會顯著提升美國金融業競爭力。目前美國逐漸修復了上一輪國際金融危機所帶來的重創,經濟也重回穩健增長的軌道。在過去六年中,即便內外部衝擊不斷,但美國再未爆發出大的銀行系統性風險,美國金融市場重現繁榮,美股更是創下歷史新高。美國金融監管放鬆,一定程度上將激發美國國內金融機構的活力,促進美國金融業發展和提升國際競爭力。

  二是全球場外衍生品市場的發展會觸底回升。“沃爾克規則”的修改將對場外衍生品的監管結構性鬆綁。場外衍生品市場參與主體依據交易規模和市場影響程度的分層監管將進一步完善。在限制衍生品交易投機倉位的前提下適度允許自營交易的開展。

  外匯、利率、商品及金融即遠期等以對沖套保型自營交易將逐步放開。更具透明性的、對沖套保類衍生品交易品種可能會加快發展。

(本文觀點僅代表作者個人)

責任編輯: 大公網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