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颱風下莫自損元氣/小 可

  “天鴿”,香港日前一個十號強颱風的名字。“天鴿”離去,不到一星期,達至八號強颱風程度的“帕卡”接踵而至。後者雖然沒有前者厲害,但剛會過前者,人驚魂未定,後者不免令人心跳加速。

  “天鴿”來襲的那個早上,退休數年的小可,大清早起牀,聽到掛了整個夜晚的三號風球改為八號風球的消息;沒多久,九號;再沒多久,十號!從三號轉至十號的時間,不是那麼長,風越來越大、雨越來越多,風雨在窗外、大門外拍打不輟。

  正值處暑,又逢初二天文大潮,加上風暴大潮,鯉魚門及鯉魚門對岸的杏花邨,遭海水倒灌,在杏花邨停車場停泊着的汽車很快沒頂;鯉魚門低窪地方大水浸。那邊廂,鰂魚湧海岸的惡劣情況相差無幾,海浪沖天。相關的新聞畫面,相當震撼。

  數年前,小可尚在職,就在鰂魚湧海傍的柯達大廈上班。作為報人,入行時早已有心理準備,無論遇多大的風雨,還是得緊守崗位,這是報人職責。報社舊址位處灣仔,周圍有高廈屏障,風雨交加時,人還可以承受。三十多年來,小可多採訪靜態新聞或在副刊工作,外勤儘管也不少,總不如突發組同事每遇暴風雨更要加班出勤。報社遷到柯達大廈後,有一次,九號風球,小可幾近凌晨下班,從大廈走出來,走不了幾步,身上雨衣的鈕釦即被大風全部解開,雨帽子被揭離,近視眼鏡雖然仍然架在鼻樑上沒有飛脱,但大雨之下,前面矇矓一片,全身似被人用多盆水從四方八面猛力潑過來。想回頭走回大廈內,忽地那個方向的風特強。硬着頭皮,走往大約有十分鐘路程的港鐵站。路上一直扶着路邊欄杆,半爬半走地前進,好不容易港鐵站隱約在望,卻又來一陣強風;走到一座大廈的牆邊凹處,暫時躲避一下……風似乎稍緩和,又馬上向前進發。

  終於到了港鐵站,列車班次疏落,小可拖着滿是沉重的水的身軀,搭車到了家居附近的荃灣西站。那兒不近海,但大風雨不比之前弱,小可又一次蹣跚前進,上到家居大廈有六層樓高的平台,轉乘電梯回家。只是十來步之遙,由於平台四面空曠,是強風聚攏的上佳位置,要不是緊握那幾根欄杆,小可瘦弱的身軀早被狂風擲出街外。

  事後跟一位同事談起,也是半夜下班的她,反而通宵留在報社沒有離開。我説人人都下班,報社空調都關了,早有規定,説是為了保安問題,不準留宿的。她説,為了自身安全,也顧不得那麼多。説得有理,小可那晚幸保平安,卻也元氣大傷。多年前,沒有如今先進,也沒有報社汽車接送,員工只好自求多福。

  比上不足,比下有餘,想來自己上述一點點的小經歷,算不得什麼,還真要向在暴風雨中冒險當值的警員、消防員、民安隊員、救護員、記者、義工等人致敬。天文台、渠務署、土木工程拓展署等相關政府部門奮力為市民服務,也值得讚賞。

  香港近年有股歪風,始作俑者反對派,動輒政治化─“都是政府的錯”。政府做得好,他們視而不見。比起鄰舍,台灣、澳門、珠海、海南島、潮汕、台山等地,總的而言,香港近年在暴風雨下所受的損害不至太嚴重。港人有句口頭禪:“香港是福地。”每件社會大事發生,同舟人,應該同心協力,總結和汲取經驗教訓,想方設法于下次做得更好,社會才會和諧進步。

  今次強颱風引發的新課題是如何防大潮,全社會都要學習,慣於無事生非者應該收斂,人為製造“政治暴風雨”,社會元氣必然大傷!

責任編輯: 大公網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