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紋身的那些事/嚴 綾

  圖:大衞‧碧咸腰間的紋身引起了漢字紋身的潮流 資料圖片

  講到紋身,可能有些人會難以接受,覺得“不入流”或者“黑社會才鐘意紋身”。對於這些社會看法,我不能完全否定,但憑心而論,于如今這個開放的社會而言,這樣“封建家長式”的觀念不免有失偏頗。脱下有色眼鏡,就紋身這件事來看,其實並不是件多麼有辱斯文的事,甚至對不少人來説,身上的每個紋身都有着一些特殊的意義。

  紋身又稱刺青或文身,自我國古代就開始有此記載。岳母刺字,在一代良將岳飛背上紋下了“精忠報國”四個大字,這應該就是最為人所熟知的古代紋身故事了吧。當然,除此之外《越絕書.外傳本事》中亦有記載:“越王勾踐,東垂海濱,夷狄文身。”可見,紋身並非舶來品,而是我國古代就有記錄在冊的文化符號之一。

  後來,一戰期間,大量士兵因戰死後面目全非而無法辨認屍身,只能立下無名碑以作紀念,因此,至二戰時,眾多士兵開始在身上紋身,以便他日若不幸戰死家人能通過紋身辨認屍身。歐美的紋身文化也就由此開始興起。

  隨着社會風氣的開放,身體展現的文化興起,近幾年,時髦前衞的香港仔女也不甘落後地追起了紋身潮流。甚至有愛好紋身者會組成聯誼社團,定期舉行展覽會,將紋身圖案視為藝術品,有名的紋身師傅也被視為藝術家。香港就有不少這樣的紋身藝術家,有“香港首席紋身師”之稱的Gabe(沈龍威)就是其中之一,他的出現,改變了很多香港人對紋身的看法,也引領了漢字紋身的潮流趨勢。

  Gabe的紋身舖開在尖沙咀一個不知名的商廈中,因為從小就看爺爺和爸爸寫書法,他最擅長黑白圖案和書法紋身。因為技藝精湛,找他紋身的人絡繹不絕,亦不乏社會名流和演藝明星。但他有兩個紋身原則必須遵守:一是不給人臉上紋身,以示對紋身者父母的尊重;二是納粹標誌以及當年侵華日軍的軍旗圖案不紋。

  二○○八年,球星大衞‧碧咸訪港,專程找Gabe幫他紋身。碧咸本身想紋的漢字是“自強不息,永不言敗”這八個字,但Gabe聽後覺得這句話很土,不襯碧咸,於是告訴碧咸,中國人有一句話叫“生死有命,富貴由天”,並解釋了意思。碧咸聽後甚是喜歡,並決定讓Gabe用狂草將這八個字給自己紋在腰間。至今碧咸面對媒體時仍然會説:“我全身最有意義,最有價值的紋身就是這個。”

  香港打星洪金寶的長子、演員洪天明也公開説過他身上所有的紋身都來自Gabe:“一開始爸爸不讓我紋身,後來我自己有了第一個孩子,覺得是時候了,就找Gabe,紋了第一個紋身,是我孩子的名字,我的紋身都和最重要的人有關。”

  也許,紋身這件事就像榴槤,喜愛者總能找到紋身的理由,不喜者無論社會風尚如何變化也未必能全然接受。

  我想,即便是如今紋身已經被年輕一代普遍接受,仍舊會有不少社會學和人類學者會以不同的角度來研究這種帶有部分暴力色彩的流行文化。但無論接受與否,不偏頗,不戴有色眼鏡地看問題,看香港潮流,才是促進社會文化融合,兩代人和諧溝通的基礎所在。

責任編輯: 大公網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