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嫁靖哥哥/怡 人

  情人節,七夕日,一年中似乎有不少日子都在提醒着我們找個對的伴侶是件多麼重要的事情。論到好伴侶,恐怕在不少女生心目中,金庸先生筆下那個憨厚老實又有英雄氣概的靖哥哥是個值得託付終身的對象,包括年少時的我也是這樣認為的。

  我喜歡讀武俠小説,金庸的《射鵰英雄傳》更是少年時的枕邊讀物之一。記得那時看到書中那個古怪刁鑽的俏黃蓉,和不苟言笑的憨郭靖終成眷屬,打心眼兒裏覺得他們好般配啊。英雄配美女,自古就是討人喜歡的完美組合。而且,黃蓉是金庸筆下眾多女子中我最喜歡的一個,嬌俏美艷倒在其次,最重要的是有趣靈動,機敏過人。以至於我在很長的一段時間裏,都覺得黃蓉和郭靖在一起,會過着神仙眷侶般的生活。

  直到不久前的一個週末,我遇到一個數年未見的老同學,從她的例子裏,我才覺悟到,郭靖,也許並不會讓黃蓉幸福一生。

  説起這個同學,當初也是個古怪精靈的小女孩,和她在一起總能有無盡的愉快歡笑。她能將一把野花,裝飾得滿屋生香;能讓一個地下室,住出五星級賓館的味道;能把原本枯燥的生活,過得自得其樂。後來,她結婚了,嫁給了一位又帥又酷的男人,但臉上永遠是一副冷冷的表情,很難見到一絲淺淺的笑意。

  那時,不少女同學都羨慕她能有此良緣──是啊,年輕時,有幾個女孩兒會不迷戀這一款男人呢?只覺得他們有着深如海的靈魂,藍天般的情懷,你可以用一輩子的時光,去挖掘那裏面精彩的內容。而那些貧嘴愛笑的男人,則很難入女生的法眼,總認為他們油嘴滑舌,內裏蒼白,似乎一眼就能望到底。

  但,這個想法終究是錯了。

  那日重逢時,我看到暌違已久的同學,一張毫無表情的臉,一雙寶玉嘴裏説的死魚眼,神情簡直和她老公一模一樣,難道,這就是傳説中的夫妻相嗎?我們倆聊了很久,説着這些年各自的境遇。她是很會講笑話,可老公從來也不笑,講着講着她就不想講了。她也很有情趣,喜歡做各種小吃,喜歡把家裏冷不丁地就換個花樣,可老公不但沒有驚喜,有時還會説她瞎折騰。時間久了,她也沒有“折騰”的心思了,和老公慢慢同質化,生活變成了設定般的電腦程式。生兒育女過日子,上班掙錢養老人,甚至夫妻生活都有固定的時間,日子過得不僅趨於平淡,甚至是了無樂趣的。但想想也就明白了原因,隨着歲月的增長,人生可以攀援的東西會越來越少,那些曾是里程碑式的東西如知識、財富、名聲、職務等,在歲月裏會漸漸失去吸引力,可以支撐生命從少年到白首的,只有“有趣”二字。

  人生就是這樣,一個時期有一個時期的考量標準。青春時光裏,年少無知時,女孩兒總是計較那張外在的皮囊,或者所謂的名利地位。等到經歷了世事的風霜,我也終於開始懂得,一個有趣的靈魂,於一段婚姻而言是多麼的可貴。

  記得曾有個香港作家説過與我類似的觀點:金庸筆下的女人,最討人喜歡的便是黃蓉,她是個十分有趣的人,男人娶了她一輩子都不會悶。可是多年以後,當我再讀起《射鵰英雄傳》的續作《神鵰俠侶》時,裏面的郭靖、黃蓉都已人至中年,蓉兒身上已經很難找到當年那個古怪精靈的影子了。書中星星點點的各種痕跡,都能看出,婚後的黃蓉,已然和庸常的婦人,並無太多分別。想來,恐怕是她的那些“有趣”,也在漫長的婚姻生活中,被不解風情的郭靖消耗得所剩無幾了。

  誠然,金庸筆下的郭靖,乃俠之大者,是個為國為民的英雄人物;但就為人夫而言,他難免有些呆板無趣,很難讓漫長的婚姻生活保持生機勃勃。畢竟婚姻,説到底是一場對手戲,如果一人輕歌曼舞,一人置若罔聞,你在戲中,他在戲外,永遠都不在一個頻道上,又怎麼能演好呢?

  女孩,終究應該嫁一個有血有肉有温度的人,才能感知到生命的快樂。有趣的男人,懂得享受生命之美,生活之雅,能把一地雞毛的煩心瑣碎,都紮成一個供你玩樂的漂亮毽子。哪怕愛的激情褪去,他幽默和温暖,都會讓你免受婚姻的疲憊與乏味。

  所以,別嫁靖哥哥了,這世間好看的皮囊很多,有趣的靈魂太少,嫁給有趣的男人,才會收穫一世的美滿良緣。

責任編輯: 大公網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