帖中看南朝/潘 越

  圖:蔣勛新作《手帖:南朝歲月》於今年六月由九州出版社出版 資料圖片

  總聽人説起“見字識人”或者“字如其人”之類的論調,以強調寫一手漂亮的好字於我國的社會文化中有着頗為重要的位置。因此,也曾在少年時,被家中的長輩督促着學練書法,但終究也是沒有成為大師的天賦的。

  説到學習書法,自然少不得要臨摹各位書法名家的作品,通常被用作範本的作品以碑文和手帖為主。“帖”的本意是古代所寫字的布帛,也指學習寫字時摹仿的樣本,而“手帖”的意思則是手寫的書信、文章類。書信不僅僅是人與人相互傳遞消息的載體,更是彼此之間情感的表達,人物經歷、深處境地,都在這字裏行間存有蛛絲馬跡,甚至有時它能透露出一個時代的氣息。

  在蔣勛的新作《手帖:南朝歲月》一書中,他通過南朝所流傳下來的幾篇知名手帖,闡述書法之美並將其背後不為世人所熟知的歷史名人故事,以及那段湮沒于歷史的南朝名人故事向讀者娓娓道來。

  蔣勛是台灣首屈一指的美學家、文學家和畫家,他對國學的研究很廣泛,對紅樓夢、唐詩宋詞、書法繪畫等也有自己獨到的見解。靜靜之下閲讀,我的思緒已隨蔣勛的編排飄到了晉末南朝歷史長河中去,去品味古人的政治、生活、文化、思想,去欣賞國學的美。

  全書分為三個部分,第一部分《平復帖》,第二部分《萬歲通天帖》,第三部分《十七帖》。《平復帖》的名氣比不上王羲之的《蘭亭序》大,但是它的年代比《蘭亭序》早,如果是陸機真跡的話,就更顯珍貴,它被推崇為“墨皇”或“帖祖”,也就是最早的真跡法帖。《萬歲通天帖》乃唐武則天通天二年,當朝宰相山東琅琊王方慶獻出祖上幾代墨蹟珍本給女皇,其中包括王羲之的《姨母帖》,王徽之的《新月帖》等等。《十七帖》主要是收錄了王羲之往來書信二十餘封,是王羲之草書代表作之一,因卷首“十七”二字命名。在“三希堂”這節,作者向我們描述了乾隆皇帝在養心殿暖閣裏珍藏着三件寶,分別是王羲之的《快雪時晴帖》、王珣的《伯遠帖》、王獻之的《中秋帖》,可以看出乾隆對南朝春秋的遺憾和寂寞。

  南朝手帖在文化價值上具有一定的代表性,它們不單單是記載文字的手帖,更是南朝後文人墨客對南朝手帖時代風流人物的崇敬和嚮往。而蔣勛對手帖及書信的解析,也讓人進一步了解到當時的社會面貌,人情冷暖。當真是帖中看南朝,見字如其人。

責任編輯: 大公網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