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收水意義不同

  祥益地產總裁 汪敦敬

  新常態市道波譎雲詭,令人迷惑,我們應該進一步深入了解“買的風險”和“不買的風險”,不要花時間在過去的風險;應着眼於現在存在及未來的風險,不要花時間在假的風險。

  最影響樓市的因素是貨幣,有關的範圍包括貨幣的流通量及匯價,那麼我們就不能不去認識“收水”的問題。中國的“收水”其實是一個良性的調節,將一些不健康過分的資金流動控制及調節。看官千萬不要用一種爆破甚至轉勢的角度去評價,甚至乎長遠來説,我們應該預算資金是愈來愈充裕才對。當下中國有三大重要政策,“一帶一路”、粵港澳大灣區和人民幣國際化,這些都是健康發展的趨勢,嚴格來説全世界是愈來愈需要人民幣的。如果認同這點,我們不可能認為資金會愈來愈少,甚至乎我們應該預算資金愈來愈多才對。

  美國的“收水”卻和中國的完全不同,筆者很早已經關心美國所謂縮表的問題,但關心留意並不等於相信。縮表最後也可以如加息一樣,只是一場“吹水”鬧劇,暫時見到規模不大而且有待落實。另一邊廂,更加不可以忽略的風險就是美國的經濟和金融是否穩定,近日開始有資金流出美股,雖然規模相對細少,但是筆者不敢大意。我們看看美元近期都是進入下跌趨勢,美元下跌,也即是港元下跌,也即是樓價面對結構性的上升壓力。

  最近銀主盤增加,的確是要擔心的,但是關心之餘,我們不需要太過緊張。不少評論員亦在二按上提醒公眾,政府亦在辣招上已做了功夫,到了今天,有關翻按及加按的數目仍然在一個健康水平。筆者亦想舉出一個重要的觀點,現在的銀主盤是因為銀行及財務公司資金氾濫,所以才借多了,和1997年當時的“將一筆資金在金融體制裏面重複借及使用多次引起的泡沫”是絕對不同的,因果剛好相反,所以性質迥異。

  關注M3及存貸比趨勢

  無論如何,新常態的各項買的風險及不買的風險,其實一定程度都可以在M3(即泛指香港總存款量)裏面反映出來的。如果升災繼續出現,即是資金進一步氾濫的話,樓市就面對無情的上升壓力了;相反如果有借貸過多情況,在資金量中亦會看到。除了M3之外,存貸比率是一個更立竿見影的方式,借得太多自然資金減少及資金比率下降,資金比率亦決定了資金過多還是過少。

  當然,筆者個人的投資是看淡美國表現的,我關心的是美國經濟泡沫相對上遠遠高於中國的,會否在短期內爆破?如果出現,很多人會覺得是一個經濟浩劫,是樓價跌的災難。但我反而認為會是一場“升災”,如果資金流出會去哪裏?相信一定不會少了香港的份兒!世途及市場兇險已經扭曲了我們過去數十年的常規,大家要努力為買的風險及不買的風險做好認識及準備。

責任編輯: 大公網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