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夕到來話信使/陸琴華

  每年二月十四日是西方情人節。在我國自古以來就有情人節,這就是每年的農曆七月七日。千里姻緣,締結美好,往往離不開鴻雁傳書。這裏的鴻雁就是人們常説的信使或者使者。那麼在我國這個傳統的情人節裏都有哪些信使或使者擔負着這一傳情達意的任務呢?

  青鳥。鸞是傳説中的鳳凰一類的鳥。這青鳥是什麼樣子呢?據説這青鳥長得跟鸞沒什麼兩樣。班固在《漢武故事》中有這樣一段記載:“七月七日,上于承華殿齋。正日中,忽見有青鳥從西方來,集殿前。上問東方朔,朔對曰:‘西王母暮必降尊像,上宜灑掃以待之。’有頃,西王母至,乘紫車,玉女夾馭,載七勝,青氣如雲,有二青鳥如鸞,夾侍王母旁。”由此可知,這青鳥是西王母的使者。後來,這青鳥就引申為愛情的使者,好比西方神話中長着翅膀的愛使丘比特。李商隱《無題》中有這樣兩句詩:“蓬山此去無多路,青鳥殷勤為探看。”意思是説蓬萊仙境距離這裏,沒有多少路程,殷勤的青鳥信使,多勞你為我探看,含蓄委婉的表達了思念之情。

  烏鵲。宋代羅願《爾雅翼》中記載:“涉秋七月,鵲首無辜皆禿,相傳以為是日河鼓與織女會與漢東,役烏鵲為樑以渡,故毛皆脱去。”烏鵲就是我們常説的喜鵲。傳説牛郎和織女被王母娘娘強行分開,居住在天河的兩岸,不得相見,只有到了每年的七月七日才能見上一面。可是天河河面那麼寬,天河河水那麼深,牛郎和織女如何才能如願相見呢?烏鵲就擔負着架橋的任務來到了天河。古人就以鵲橋相會來讚譽烏鵲的善舉。有了這座“鵲橋”,夫妻或情人也就可以相聚,也就可以“何當共剪西窗燭,卻話巴山夜雨時”了。所以秦觀在《鵲橋仙》裏寫到:“纖雲弄巧,飛星傳恨,銀漢迢迢暗度。金風玉露一相逢,便勝卻人間無數。柔情似水,佳期如夢,忍顧鵲橋歸路。兩情若是久長時,又豈在朝朝暮暮。”歌頌了美好的愛情。

  鴛鴦。關於鴛鴦的傳説很多,而最能説明鴛鴦具有信使作用的要數東晉幹寶《搜神記》中的一段記載。宋康王暴虐無道,荒淫無恥,強行霸佔門客韓憑的妻子。韓憑不從,其妻也拒之。最後韓憑夫婦雙雙自殺,用生命來抗爭強權,用生命來捍衞愛情。韓憑夫婦自殺了,留下遺書,希望死後能夫妻合葬。惱羞成怒的宋康王沒有同意,將韓憑夫婦的屍首埋在兩處,各各相望。宋康王説:“爾夫婦相愛不已,若能使冢合,則吾弗阻也。”結果一夜之間“便有大梓木生於二冢之端,旬日而大盈抱,屈體相就,根交於下,枝錯于上。又有鴛鴦雌雄各一,恆棲樹上,晨夕不去,交頸悲鳴,音聲感人。”這梓木就成了相思樹,這鴛鴦呢?也就成了忠貞于愛情的信使。人們常常用它來寄託美好的理想和願望,衣飾什物常以鴛鴦命名,如鴛鴦枕、鴛鴦衾、鴛鴦盞、鴛鴦機等。鴛鴦習慣於雙飛並棲,雌雄偶居不離。這種習性,是一般水禽沒有的。人們正是取其這一點,來象徵忠貞不渝的愛情。所以有人寫詩讚美鴛鴦“暫分煙島猶回首,只渡寒塘亦並飛”。

  “在天願作比翼鳥,在地願做連理枝”。當我們沐浴愛河,品嚐愛情芬芳的時候,咀嚼婚姻甜蜜的時候,不要忘了感謝那些默默無私奉獻的信使啊!

責任編輯: 大公網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