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的禮物/延 靜

  姥姥來到多倫多,看到女兒中午也不休息,用剪刀剪着各色的紙片,往一塊畫板上貼,不覺有點奇怪,就問:“你在做什麼?”女兒笑着詭祕地回答:“等我做好讓您看。”稍後又加了一句:“不過您可要對珍妮保密。”姥姥摸不着頭腦,但還是點了點頭。

  姥姥是從北京來的,為的是參加外孫女珍妮的婚禮。北京和多倫多萬里之遙,本來她不想出這個遠門,已八十幾歲,路上多少有些擔心。但又一想,她只有一個女兒,也只有一個外孫女,珍妮結婚,是家裏的頭等大事,於是就改變了主意,決定和老伴一起,去多倫多一趟。

  女兒已五十出頭,當了媽媽後,真正懂得了做媽媽的艱辛。這次為了珍妮的婚禮,她更是操盡了心。從去年冬天選擇婚禮場所開始,她就投入了很多精力。多倫多婚禮場所有多個,但必須提前十個月預訂。她幾乎跑遍了每個婚禮場所,精心選擇哪個最好。她還想,如婚禮辦得很大,請上百名賓客或更多,財力上負擔不起。但規模太小,只請一二十人,又不是她的心願。幾經周折,她與先生商量決定,請六十名賓客,婚禮場所在“老磨坊”,一座有三百年歷史、專門舉辦婚慶儀式的酒店。

  婚禮在多倫多舉辦,不可避免有西式色彩,比如會場佈置、賓客餐食,但她還是希望能有一些中國特色。她開動腦筋,想出一個好辦法,通過網購,在北京買了一些吉祥的囍字、紅色的宮燈、長長的綵帶,由姥姥帶來。因此姥姥來多倫多時,託運的行李中多了一個不小的箱子。她看到她買的東西帶來了,心中別提多高興。婚禮的前幾天,她和先生一起,開始在家裏的佈置,拉上彩帶、掛上宮燈、貼上囍字,左看右看,才算稱心如意。

  但媽媽還不滿足,她要做一件讓女兒驚喜的禮物。她知道,女兒最喜歡的電影是《飛屋環遊記》(港譯,《沖天救兵》),描寫一對男女自小相識,結為夫婦後特別喜歡氣球,還開了賣氣球的商店,夢想周遊世界。媽媽決心按照電影中的畫面,在一塊畫板上,用八十多個繽紛的彩色紙片,疊成一個一個小氣球,貼在畫板上,組成一個大氣球,再貼一些紅絲帶,繫在用彩紙做的小房子上,四周貼上女兒和男友的照片,象徵着他們將要周遊世界。媽媽幾天沒休息,終於在畫板上做成了她心目中的氣球圖案,姥姥看了很滿意,先生看了也很滿意。本來她想對女兒保密,直到婚禮那一天,但又擔心女兒不喜歡,於是在婚禮前兩天,她給女兒看了,女兒驚訝不止,一下説出電影的名字,驚喜地喊道:“真沒想到,太好了,太好了,謝謝媽媽!”

  婚禮當晚儀式上,媽媽穿起幾年也沒有穿過的旗袍式裙裝,與先生一起,挽着身着白色落地婚紗的女兒,踏着地上鋪滿的花瓣,緩步走入婚禮殿堂,受到賓客的熱情迎接。新郎和新娘盟誓後,交換戒指,相互擁吻,儀式莊重而高雅。隨後舉行婚宴,媽媽做的那個氣球畫板放在門口,上面寫着“WELCOME”,歡迎賓客的到來。席間,當新娘穿着婚紗,和身着深色西裝的新郎,在賓客面前翩翩起舞時,廳堂裏響起熱烈的掌聲。這天晚上,婚禮持續到很晚,進行得十分圓滿。

  媽媽近一年的辛苦沒有白費,總算了卻一件大事。女兒出嫁,她心裏感到酸楚,因為她一手把她拉扯大,直到多倫多大學畢業,找到滿意的工作。她一直留着女兒每年過生日的照片,並視為珍寶。但她也感到欣慰,女兒人生兩件大事,事業和家庭,終有了一個圓滿的結果。當晚,她思前想後,不知不覺中第一次進入了舒心的夢鄉。姥姥心疼女兒的辛勞,但更為第三代完成終身大事而高興。

責任編輯: 大公網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