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桑比克革命詩人桑托斯/高秋福

  現代非洲詩歌誕生於第二次世界大戰後風起雲湧的民族解放鬥爭。這樣一個時代特點決定了這些詩歌大多具有非常強烈的戰鬥精神。而這種戰鬥精神的表達,有的詩人或因缺少寫作訓練,或因緊張戰鬥而沒有推敲的時間,詩作有時顯得過於直白,甚至流於政治口號式的吶喊,削弱了作品感人的力度。桑托斯的不少詩作也呼籲反抗,號召人們拿起鋼槍走上戰場,將殖民主義者“從哪來就趕回到哪裏去”。但是,與眾不同的是,他的詩作講究敍事與抒情的兼顧,總是寓戰鬥性于意象之中,因而具有更為震撼人心的力量。這是他的高明之處,也是他長期孜孜探求提高詩歌藝術感染力的結果。在眾多非洲詩人之中,他可説是將詩歌的戰鬥性同藝術性結合得比較好的代表。

  桑托斯詩歌創作的另一顯著特點是,從內容到形式,他總是從民間傳統的文學寶庫中汲取營養。這突出地表現在他的代表作《山甘納》這首長詩中。在現實生活中,山甘納是莫桑比克南部一個部族的名字。在詩人筆下,山甘納則是“我的祖國的窮苦”兒子”,是莫桑比克人的代稱。長詩分為五節,以一個名叫山甘納的小夥子為主人公,描述他駕着一葉小舟順流而下印度洋的所見、所聞、所感、所思與所言。他從“我們的土地被外國人掌控”説起,申訴“我們播種下雪白的棉花和大米”,但卻被掠奪得精光,最後“號召所有的黑人兄弟揭竿而起”。詩人以非洲民間文學中常見的夾敍夾議的演唱形式,以清麗的詞句描述大河兩岸綺麗的風光,以沉重的筆觸陳述兩岸人民所遭受的苦難,以堅定的信念表達人民改變悲苦命運的強烈希望。整首詩一氣呵成,筆調清婉,如泣如訴,娓娓動聽。他的戰友兼詩友安德拉德在談到這首長詩時曾説,桑托斯喜歡民歌,善於傾聽人民的呼聲。他是“吃着父老鄉親們栽種的甘蔗和木薯成長的,最後總是以自己作為精神食糧的詩歌來反哺他們”。

  桑托斯曾以不同身份多次訪華,對中國取得的巨大成就一再表示讚許。他的作品從上世紀五十年代就開始介紹到我國,六十年代出版了他的詩集的中譯文。此後,我國出版的《莫桑比克戰鬥詩集》和各種版本的非洲詩集中都有他的作品入選。但是,從總的情況看,我們對他作為政治活動家了解得較多,而對他作為詩人則了解得不夠;對他六十年代以前的詩作有一定了解,而對他以後的詩作則了解得較少。據報道,在擺脱繁重的國家行政事務之後,他一直勤奮寫作,並經常參加國內外的文學活動。二○一四年五月,在慶祝八十五歲大壽時,他表示:“只要有革命要幹,我就沒有時間去死。”他這種飽含幽默的樂觀精神,委實令人感佩。我們確實需要更深入地了解他,研究他。

(下)

責任編輯: 大公網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