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西夕陽各異彩/姚 船

  圖:夕陽無限好 資料圖片

  晚霞變幻萬千。剛像燃燒的雲彩,染紅西邊天際,那樣熱烈、壯麗。瞬間又似歸去仙女,留下一習飄逸綉錦,柔美如波光灧瀲。

  趁着夕陽無限好,我們走出家門在街區散步。好多天沒見到英裔老太太羅拉。她屋前車道上那輛黑色四驅車,平日經常跑來跑去,現在卻靜靜停在同一位置,車頂有前兩天風吹雨打掉下來的落葉。我們並不擔心,這老婆子大概又去哪兒旅遊了。

  羅拉一個人住在與我們相隔幾家的一棟獨立屋裏,是這條街第一批居民。孩子大了,一個個搬走。近年丈夫離世,剩下她自己。別看六、七十歲的人,走起路來板直挺,步履輕快。背後看,完全像個年輕人。夏天剪草,冬天剷雪,一點不見累。每每在她屋前經過,見她拾掇草地,我們誇兩句,她非常高興,發出爽朗的笑聲,有時也主動走近來打招呼,閒聊一下。

  一位姓黃的新鄰居曾悄悄指着羅拉問我,是不是沒有子女,孤身一人?我説,她有兩個兒子一個女兒。兒子住在多倫多,女兒嫁到外地。他有點不解,看她整天輕輕鬆鬆的,不用幫忙帶孫子嗎?我笑了,你看我們這條街幾户西人,哪個老人在帶小孩⁈他聽後也發出會心微笑。

  黃先生的女兒住在我們另一邊,也是隔着幾座房子。他和老伴去年從中國來探親,幫助照顧一歲的小外孫。一次晚飯後在附近公園和黃先生相遇,他推着嬰兒車也出來散步。大家在靠背長椅坐下。他説女兒女婿上班一整天很辛苦,讓他們歇一歇。又歎息道,年輕人在這兒打拼也挺不容易。本來自己在國內藝術學院退休後,隨意搞點創作,還帶了幾個學畫的學生,老倆口日子過得挺充實滋潤。沒辦法,兒女有困難,哪能撒手不管?只能撇下所有東西過來。我問你太太怎麼不出來走走?他回答道,在美國的小女兒讀完大學,結婚生了小孩。太太過去幫手,倆老變成牛郎織女。話裏有點無奈,臉上卻流露着對後代成長的喜悦。

  我接觸過不少華人老人家,不管移民或探親居留,都是這樣,心裏裝的不是自己,而是子孫後代。也許這是傳統,似乎一輩子活着,就是為了愛惜和保護他們。克勤克儉,任勞任怨,無私地獻出自己的一切。記得去年有一天下着大雨,我開車回家,在小街口碰見住在對面的彭太,她一手推着蓋塑膠套的嬰兒車,一手撐傘,大孫女揹着書包緊挨着她。我趕緊停車,讓她大孫女上來。我問彭太,先生呢?她説,看醫生還沒回來。大的放了學要去接,小的沒人看,只能推着一起出來。她為了用傘罩住孫女,大半身都濕了。

  回到家裏,我在二樓窗口望出去,她們都已進了屋子。但一幕幕熟悉的情景又在眼前浮現:每天早上七點多,一輛灰色車馳進彭家車道,兒子或媳婦把兩個孩子送進門,車子馬上掉頭上班去。直到晚上八點多鐘,兩個吃飽梳洗完畢的孫女就由爸爸或媽媽接回家。現在彭先生退休,更把接送孫女的任務包下來,風雨不改,冰雪無阻。他説,自己辛苦點,可減輕兒女負擔。身居海外,只要大小平安,退休弄孫,樂着呢。

  在西方,由於有較好的社會福利保障,大體上沒有養兒防老的概念。不過,對待子孫後代,中西觀念卻大相逕庭。華人老人以家為重,以閤家融洽、子孫繞膝為福。兒孫輩的歡笑就是老人們的快樂,孩子們的幸福就是老人家的滿足。而西方老人則認為,兒女長大了,不必再為他們操心。晚年要追求的,是如何使自己生活得悠閒寫意。他們也愛兒孫,但認為照顧扶持已不是老人家的責任。也曾有西人朋友問我,怎麼不少華人退休後仍説沒時間,不去旅遊,仍然掛記子女?他們不知道,這正是華人老人的可貴品德。

  晚霞依然明亮。我們漫步回來。一眼看見街對面的彭先生,正和大孫女在門口玩。女孩子紅色的小背心特別耀眼,像綠草地上盛開的一朵紅花。彭太抱着小孫女,緊貼在玻璃門內觀賞。而這邊,一輛的士剛好在街邊停下。一位婦人從容推開車門走出來,正是羅拉。也許看到我們,她摘下墨鏡揮揮手。我略提高嗓門問,去英國探望外孫回來?她大聲回答,與男友去美國佛羅里達度假!可不是,一位男士正從的士後尾箱提起一個黑色大旅行袋,跟着她走過那輛散落着樹葉的車子,翩然入屋。

  我心裏禁不住一陣慨歎,中西方的老人啊,正如絢麗的夕陽般,各自精彩紛呈。

責任編輯: 大公網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