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平仄仄的魅力/小 冰

  前不久美國傳出兩段佳話,一段是特朗普的外孫和外孫女,在白宮用普通話為習近平夫婦唱歌和背誦唐詩。其二是Facebook創辦人扎克伯格説,他與習近平交談時“首次説了外語(中文),那是我的里程碑”。這兩件事情的出現,讓全世界驚艷,讓中國人欣喜。

  “多少年我們苦練英文發音和文法,這些年,換了他們捲着舌頭,學習平上去入的變化,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平,好聰明的中國人,好優美的中國話”。這是一次春節聯歡晚會上,一批學漢語的外國留學生表演的節目片段。

  漢語潮,在二十一世紀的世界範圍內,具有非常強的席捲力,來勢兇猛,勢不可當。但如果我告訴你,有個老美在三十年前就迷上了漢語,那也是事實。那個現象在當時的美國是罕見的,那時的美國人,沒有幾個看得到學漢語的前景。

  喬治説,他最初萌發學漢語的原因,是為了幫中國人打仗:“原因很簡單,那時我在美國空軍服役,我有高年級同事被派往中國戰場。我夢想有一天,上司突然對我説‘喬治,現在輪到你去中國了’。”

  夫人海倫是他學習漢語的見證者,她説:“實際上,喬治是在他五十歲那年才開始學習漢語的。初期他自學,後來有條件了,我們就請漢語老師到家裏來,每個禮拜授課一次。”喬治這樣描述他對漢語的感覺:“那些方塊字很好玩,象形、形聲、會意、指事,越看越有意思。”

  喬治的書面能力與口語能力,兩者之間的落差可謂天大。他學完了中文版的]]《三國演義》和《水滸傳》,然而輪到口頭表達,他卻只能用英語説。即便用英語説,當然也頭頭是道。舉個例,那次我們好不容易去看他們,見面時他幽默地、用貌似普通話的語音語調説了四個字。那是怎樣一種發音啊!是説給中國人聽的嗎?我如此之想。從我們茫然的表情上他明白,我們沒有聽懂。到了車上,他拿出字典翻給我們看,大家看了哈哈大笑!那四個字,書面翻譯為“歡迎到來”。

  真是難為他了,半百之年開始學漢語,沒有語境“學而習之,學而固之”。喬治的漢語學習歷程,想起來都艱辛!Joy對這個問題感興趣,問他:“您學漢語的幹勁兒怎麼會這麼大?”喬治沒有立即作答。片刻之後夫人接過話題:“一來喜歡中國歷史,二來看好中國的未來吧!”看好中國的未來!多麼富有遠見的美國人!公正、準確、客觀。

  一種語言是否流行,完全取決於使用這種語言地域的經濟實力。改革開放之初,沿海的人們先富起來,經濟活躍,富商雲集。一時間,舉國上下以扮粵腔為酷,粵語歌曲唱遍大江南北。以後中國經濟全面提升,普通話開始流行全球,加上姚明現象、阿里巴巴、高鐵到來,整個地球村的人突然醒悟,不學漢語不行了。

  據報,世界上學漢語的外國人有三千多萬,漢語熱已經全面升温。海倫説:“學漢語是一件時髦的事,學歷越高的美國家庭,越不惜花時間,花精力,花錢財讓孩子學漢語。”她又棄遠就近,以鄰居為例:“Catherine,你們認識的,兒子兒媳在廣州辦公司,孫子在那裏讀書。那一家子的未來,就在中國了。”

  聽到這裏,入職不久的DX插話道:“很多美國公司招聘新人時,喜歡那些專業成績好,同時中文程度也不錯的求職者。”

  想來你該明白了,為什麼特朗普的外孫和孫女都要學漢語?那都是家長意志,家長促成的。一個小孩子,哪裏看得到那麼遠!

責任編輯: 大公網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