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資者如何應對中美貿易爭端?

  瑞銀財富管理亞太區投資總監及首席中國經濟學家 胡一帆

  美國和中國或許需要進行“夥伴關係諮詢”。前一天雙方看似友好,準備開展更緊密的貿易;隔天就變得冷淡,甚至相互不説話。而這兩大國的亞洲夥伴除了焦急地觀看後勢發展,也插不上什麼話,惟希望兩國不要走向分手。

  美國總統特朗普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今年四月份的會晤曾被媒體高調報道,兩位元首在陽光明媚的佛羅里達邊吃邊聊,展望雙方的合作前景。他們同意就兩國之間嚴重的貿易失衡問題進行合作,並找出更好地解決朝鮮問題的辦法。作為“習特會”的重要成果,中美達成了旨在解決貿易失衡的“百日計劃”。由此市場對兩國爆發貿易戰的擔憂大大緩解。

  然而,隨着七月中旬特朗普任期的第一次中美年度經濟高峰會在美國首都華盛頓哥倫比亞特區不歡而散,傳統的新聞發佈會也被取消,兩國間的積極氛圍轉淡。雙方沒有像外界普遍預期的那樣發表聯合聲明或宣布雙邊協議,而是利用各自偏重的媒體渠道(中國是官媒,特朗普則是推特)來表達對對方的不滿。

  中美爆發貿易戰的擔憂由此又一次升温。2016年中美貨物貿易逆差為3470億美元(見配圖),約佔美國貨物貿易逆差總額的一半。特朗普要求中國在取消鋼鐵補貼、為國有企業提供資金支持,以及進一步放寬金融服務行業准入等問題上作出讓步而未果;而中國對美國放寬高科技出口禁令的希望也變得渺茫。

  鑑於特朗普在美國國內的醫改和税改議程在參議院受阻,他可能將注意力轉向貿易。在這個問題上,總統有更大的裁決權,且不需要國會批准即可採取行動,而且他認為有些國家(即中國)利用與美國的關係謀利。特朗普政府有可能對進口自中國的鋼鐵、鋁、手機、電腦和玩具徵收關税,而中國也可能把來自美國的進口汽車、飛機和大豆作為報復的目標。

  看好中國新經濟行業

  根據最近的媒體報道,特朗普的高級顧問之後一直考慮採取一系列經濟措施,迫使中國解決當前的貿易問題,並取消對朝鮮的經濟支持。中國官方媒體新華社回應稱,“在兩個無關的問題上,(特朗普)仍然選擇不公平地指責中國。”特朗普于8月14日簽署行政備忘錄,授權美國貿易代表動用所有可用的政策選項,決定是否對中國啟動調查。美貿易代表將可能按照美國《1974年貿易法》第301條(“301條款”)調查中國在技術轉讓、創新和技術等知識產權領域的做法,並可能在調查結束後建議美國總統實施加徵關税、限制進口等單邊制裁。不過相關磋商預計將持續一年以上時間。

  我們認為,兩國最終會更冷靜地對待分歧,但投資者應該密切關注日益加劇的緊張局勢。如果貿易戰爆發,在波動性飆升、不確定性陰雲籠罩的環境下,包括人民幣、股票和債券等在內的中國資產很可能在短期內受壓。然而,中長期來看,隨着投資者越來越意識到對美國出口在中國國內生產總值(GDP)中所佔的比重極小,市場情緒有望逐漸恢復正常。

  當前,我們在亞洲戰術資產配置中仍加碼離岸中國股票,無論中美關係如何,我們認為中國的“新經濟”行業,比如消費、醫療保健和科技等,都是受益於中國經濟轉型的良好標的。

責任編輯: 大公網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