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心如救命》/繆建文 醫生

  在醫護過程中,常常會出現突發狀況,我們的責任就是要爭分奪秒,儘快為病人提供適切的治療。你們可能會覺得劇集《On Call 36小時》風風火火的情節太煽情誇張,但在現實生活裏,劇集所誇大的可能也不比我們真正要面對的危急。

  曾經有一位七十多歲接受過“通波仔”的冠心病病人需要接受一個複雜膀胱手術。由於此手術時間長並對心臟負荷很重,所以我要為他在術前做心臟評估。雖然病人順利通過各項心臟檢查包括核子心臟掃描,但經過十一小時的手術後,病人在深切治療部被發現血壓急降。我收到通知後,隨即安排病人做心電圖檢查,確診病人患上急性心肌梗塞併發心源休克。需要儘快“通波仔”,把閉塞了的冠狀動脈打通,恢復血流到心臟肌肉。

  因心肌梗塞而導致心源休克短期死亡率可以高達七成,所以當時情況非常兇險,要馬上送病人到心導管檢查室用儀器支援血壓隨後施行通波仔手術。可惜當時心導管檢查室剛有另一位危急病人進行手術中,我那位病人只好繼續在深切治療部搶救。當時首要任務是儘量在做通波仔前把病人血穩定。在這危急情況下,強心藥只起了少許提升血壓的作用。及後我要在病人股溝動脈放入主動脈內氣球幫浦裝置,用機械性方式去輔助循環系統。當血壓暫時穩定過後,另邊廂要繼續為病人尋找其他渠道進行通血管手術。最後經過醫院各部門同心協力,除了找到一班當晚不在候召名單上的心導管室護士能即時回到醫院協助手術外,最終亦安排到病人在放射部門手術室替病人進行緊急通波仔手術。

  為這位病人進行通血管手術前,我一直疑惑同愧疚是否術前心臟檢查有誤差,未能為他在膀胱手術前及早診斷血管阻塞。手術中發現原來血管被一個剛形成血塊阻塞了。估計是膀胱瘤手術壓力太大引致血管壁的膽固醇出現撕裂,繼而吸引血液中血小板黏附一起,形成雪球效應,阻塞血管通道。最後成功把血管打通,並植入支架,病人才可以逃出鬼門關。

  雖然現今醫學昌明,但很多病症縱使不是絕症,卻會突如其來令人送命。身為醫護人員,也只能盡力為病人排難解厄。

責任編輯: 大公網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