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貿易前景蒙陰影?

  圖:長期以來,美國一直對中國實行歧視性出口管制政策,對出口到中國的高科技產品進行嚴格管控。圖為一個美國主辦的博覽會上展出機械手臂

  近日,美國總統特朗普在白宮簽署行政備忘錄,指示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就所謂“中國不公平貿易行為”發起調查,以確保美國的知識產權和技術得到保護。這也意味着美國將對中國發起“301調查”。

  中銀國際首席策略分析師 胡文洲

  本次調查依據的“301條款”是美國《1974年貿易法》第301條的簡稱。  《1974年貿易法》是美國貿易法律文件中的重要組成部分之一,旨在保護和促進美國企業的利益。這一法律最為重要的部分是其第三卷的“301條款”,該條款賦予美國總統與其他國家進行貿易談判,以及單方面實施關税或其他貿易制裁的權力,即在不危及國家安全的前提下,無論國會批准與否,都不能修改或阻撓總統的決定。

  “301調查”多以談判結束

  據特朗普政府統計,知識產權密集型產業直接或間接支撐着美國4500萬個工作機會,佔美國總體就業人數的三成,美國知識產權被盜取的成本每年高達6000億美元。本次調查和談判主要由總統領導的貿易代表辦公室(United States Trade Representative,USTR)負責。上週五,USTR正式宣布,依據“301條款”啟動對中國的貿易調查。

  “301條款”調查是WTO成立之前美國重要的貿易執法工具。從《1974年貿易法》出台到如今,美國政府一共進行了122次“301條款”調查。根據“301條款”的規定,美國貿易代表首先會尋求與有關外國政府進行協商,希望在貿易補償或消除貿易壁壘方面達成和解協議。若協商無法解決問題,美國將對有關國家採取貿易制裁措施以限制進口,比如對該國進口產品徵收額外的關税或費用等。但在1995年WTO正式運行之後,WTO的多邊協調機制賦予了美國及世貿組織成員國家更好的貿易協商機制,“301條款”已基本閒置不用。數據顯示,1995年之後,雖然美國發起過多次“301調查”,但多以談判結束,最終很少會發起貿易制裁。

  特朗普政府使用的“301條款”是美國在二十世紀七十年代制訂的一項貿易法條款。世貿組織成員國家應該在世貿組織框架下、而不是基於某一成員國家自己的法律來解決貿易爭端。如果美國單方面使用“301條款”對中國進行貿易制裁,就是將美國國內法律凌駕於國際法之上,不但不能解決問題,還會損害美國的國際形象,並有可能引發貿易戰,形成對雙方都不利的局面。

  筆者認為,中美兩國開展全面貿易戰的可能性很小。如中美打全面貿易戰,對雙方來説都將產生巨大損失。在此大背景下,局部的貿易衝突或將明顯加劇。主要觀點如下:

  出口管制造就貿易逆差

  首先,本次“301條款”施行的調查程序複雜,時間跨度可達到一年,中間會伴隨着中美雙邊多輪談判而逐步進行。美國啟動“301條款”調查並不意味着一定會出台針對中國的貿易制裁措施。即使美國最終決定對中國進行貿易制裁,中國還可以利用WTO仲裁機制對美國的“單邊制裁”進行反制。

  第二,本次貿易調查重點主要涉及中美間的高科技產品貿易。數據顯示,2016年美國對中國高科技產品貿易逆差1141.6億美元。筆者認為,美國對中國高科技產品出現貿易逆差的一個主要原因是美國對中國高科技產品出口禁令的存在。長期以來,美國一直對中國實行歧視性出口管制政策,對出口到中國的高科技產品進行嚴格管控。

  卡內基國際和平基金會今年4月份公佈的報告顯示,如果美國將對中國出口管制程度降至對巴西的水平,對華貿易逆差就可縮減24%;如果降至對法國的水平,對中國貿易逆差可縮減34%。因此,解決中美雙邊貿易失衡的關鍵在於美國放鬆對中國高科技產品出口的限制,推動中國增加進口美國的高科技產品,而不是減少中國產品對美國的出口。美國不可能通過開展單方面貿易調查和制裁方式來縮小對中國貿易逆差。

  中美貿易具有較強的互補性,從中美兩國的貿易產品結構來看,並不構成直接競爭關係,與中國競爭的是墨西哥、越南等新興國家。中國出口美國的產品以中低技術、勞動密集型為主,集中在機械設備、服裝紡織、玩具、傢具箱包、原材料、家電及計算機等行業。另外,中國對美國出口的高新技術產品,主要是美國跨國公司在中國生產的產品,如蘋果手機等。美國對中國出口的主要商品則集中在科技含量和附加值更高的產品,包括高端機電、汽車零部件、農產品和化工品等;中美貿易之間也存在一些競爭領域,從最近幾年美國對中國實施的反傾銷和反補貼制裁來看,主要集中在原材料、輪胎、油井管、太陽能電池和銅版紙等領域。中美之間很難在不損傷本國利益的情況下通過貿易戰來遏制對方。

  第三,特朗普政府履職以來的政策執行並不順利。特朗普政府內閣的核心成員屢屢變更;用來替代奧巴馬醫療法案的新醫保法案由於支持人數不夠可謂無疾而終;特朗普政策中的核心——減税和基建投資卻始終缺乏明確的細節和實質性的進展;由於美國多位商界領袖辭職,特朗普宣布結束製造業委員會和戰略與政策委員會。施政連續受挫使市場對特朗普新政的態度轉為悲觀,懷疑情緒開始蔓延。由於美國總統在貿易政策上具有較大的自由裁量權,且無需國會專門授權,因此從中美貿易方面着力,推進貿易保護措施或成為特朗普短期內轉移國內注意力的一種手段。另外,近期朝鮮問題有所發酵,特朗普可能想以貿易制裁作為籌碼,要求中國對朝鮮施加更多壓力。

  最後,美國歷史上曾經對中國實施過五次“301調查”,均以達成和解收尾。1990年,美國將中國列入“重點觀察國家名單”,並分別于1991年4月、1994年6月以及1996年4月三次對中國知識產權使用“特別301調查”,最終通過談判分別達成了三個知識產權協議。1991年10月,美國發起了對中國市場準入的“301調查”,時間長達一年,主要針對美國商品進入中國的壁壘問題,並在1992年與中國達成和解協議。2010年10月,美國針對中國清潔能源政策啟動過“301調查”,最終在WTO爭端解決機制下進行磋商,並達成和解協議。

  爆發貿易戰美將陷衰退

  總體而言,逆全球化、發動貿易戰、徵收報復性關税,對於吸引美國製造業迴流可能收效甚微,也無法削減貿易赤字,更無法把職位留在美國,進而解決美國的結構性失業問題。國際生產分工體系發展到全球價值鏈的模式是社會生產力發展的客觀要求和科技進步的必然結果,其所帶來生產成本與貿易成本的下降不僅符合美國跨國公司利益,也使廣大發展中國家受益。

  美國和中國分別是世界排名第一、第二的經濟大國。兩國合計在全球經濟、貿易和投資中佔比分別達到40%、25%和30%左右。中國和美國互為雙方重要的貿易投資夥伴,同時也是全球最重要的雙邊關係之一。中國目前是美國的第二大貿易伙伴(僅次於歐盟)和第一大商品進口國。數據顯示,美國出口的26%的波音飛機、56%的大豆、16%的汽車、15%的集成電路目的地是中國。美國商務部資料顯示,2016年,美國從中國進口了4628億美元的商品,從中國進口額約佔美國進口總額的17%。

  加入WTO以來,中國以加工貿易方式積极參與到全球價值鏈的分工體系中,大量進口中間產品,通過加工組裝出口成品,實現了進出口貿易穩步增長,成長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和貿易大國。近幾年,中國一直對美國保持較大規模的貿易順差,但中國很大程度上憑藉要素成本優勢扮演了全球出口商品的組裝中心角色,而核心零部件和高端技術、高附加值產品仍需要從美國、德國、日本等地區進口。因此,中國最終出口美國的成品中包含了之前所有在其他國家的生產環節所累積的價值增值,並不能準確地反映中國完成的增加值對美國的實際順差,造成了日益增多的貿易摩擦現狀。

  中美雙方在各自產業鏈條已深入融合,中美企業在海外有大量投資項目。這意味着,如中美髮生衝突,不僅不能實現特朗普政府的既定目標,且極有可能導致兩敗俱傷。根據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的研究結果,若中美全面展開貿易戰,美國GDP增速將在2018年跌至0.3%,並在2019年陷入經濟衰退,其失業率也將在2019年大幅攀升至8.4%。因此,保持穩定的中美關係,在雙方貿易和投資領域增加合作,從長遠看更符合美國經濟發展的利益要求。

  與此同時,中國需要加快經濟結構調整和產業優化升級,一方面要加快資源配置機制市場化,推動政府部門、國有企業和金融體系改革,提升要素配置效率和生產率;另一方面要完善公共服務體系,促進要素自由流動,鼓勵人力資本積累,實現人盡其才,推動經濟結構優化和產業邁向全球產業鏈更高端。

責任編輯: 大公網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