痴情達利/陸小鹿

  圖:超現實主義畫家達利與他的妻子加拉/資料圖片

  西班牙畫界裏,有兩個座標性人物,一個是畢加索,一個是薩爾瓦多‧達利。兩人在藝術方面都有很高造詣,生活方面卻截然相反。畢加索一生有過很多女人,而畫風瘋狂的達利,卻出乎意料是個痴情情種。

  這個痴情情種到底對誰情有獨鍾呢?説出來也有些尷尬,他愛上的是朋友的妻子。一般人都懂得“朋友妻不可欺”,可道德規則到了藝術家這裏,就行不通了。總之,我們的達利先生在看到加拉的那一刻,就墮入情網一發不可收拾。

  加拉是誰的太太?説起來,對方也不是無名小卒,他叫保羅.艾呂雅,法國著名超現實主義詩人。艾呂雅的詩歌當時風靡到什麼程度呢?就是連女作家薩岡也喜歡。“別了,憂愁,你好,憂愁,你鐫刻在天花板的縫隙,你鐫刻在我愛人的眼底……”對,這首詩就是艾呂雅寫的,薩岡的成名作《你好,憂愁》,書名便來自這首詩。

  一九二九年,達利結識了不少超現實主義團隊的成員,艾呂雅便是其中之一。這年夏天,一群巴黎的朋友陸續來到達利的家鄉探望他,艾呂雅帶着太太也來了。達利一見加拉,就不可抑制愛上她,愛字當頭也顧及不了對方是有夫之婦,且比達利還大了九歲。

  也許是心虛,也許是討好,後來的達利,居然在一種很微妙的情緒下,以艾呂雅為主題畫下一幅超現實主義油畫《保羅.艾呂雅的肖像》。後來的後來呢,艾呂雅就從容地將妻子拱手相讓了,藝術家的世界總非一般人所能理解。

  總之,加拉就從艾呂雅的太太變成了達利的妻子。畫家示愛,有個得天獨厚的招數,就是可以把妻子當成模特繪進畫中。痴情達利在這方面走得很遠,他把加拉變成各種造型,只要他願意,就可以把加拉安插在任何一幅畫中。加拉,成為達利繪畫中的一個重要主題。

  達利做了各種嘗試,先是把加拉和他自己喜歡的米勒的《晚禱》結合在一起,畫出了《加拉和米勒的晚禱》以及《加拉的祈禱》兩幅畫,將自己的情慾主張和對革命的態度宣揚在畫中。

  在後期迴歸古典風格後,他以學院派技巧給加拉畫了張肖像畫──《加拉麗娜》。畫中,加拉裸露着一隻像麵包一般酥軟的乳房,神情莊重,手上戴着一隻蛇形手鐲。據説這一幅畫達利整整畫了六個月,每天都要畫三個小時,足見達利對加拉的痴迷。

  有一種人,手中握着塊寶是捨不得示人的,因為怕別人眼紅;而另外一種人,恰恰相反,恨不得讓全世界知道他手中有塊寶,毫無疑問,達利屬於後者。最顯著的表現是他不吝貢獻出妻子的酥胸,他還迷戀她的裸背,他覺得加拉臀部的曲線非常迷人,自己一個人欣賞不夠過癮,必須得畫出來讓大家一起欣賞,於是,以加拉的裸背為原型,達利畫出了《我妻子冥想自己的肉體成為天空、樓梯、樑柱和建築》。

  在畫作關注宗教性主題後,他畫出了經典作品《利加特港的聖母》。在這幅畫裏,達利運用古典主義寫實手法描繪出聖母懷抱聖嬰的形象,不用懷疑,聖母的形象當然還是照着加拉的樣子畫的。事實上,在生活裏,加拉又何嘗不是如聖母一般被達利崇拜着?

  之後,達利又以古希臘神話“麗達與天鵝”為題材,加上“原子懸浮”的概念,畫出一幅作品《原子麗達》。不出所料,畫中的麗達仍是以妻子加拉為原型,達利真是隨時都可以把加拉畫進來。

  晚年的達利,畫出一幅《達利從背後描繪加拉》,這幅畫真實還原了現實生活中達利如何描繪加拉的場景。加拉坐在鏡子前,達利坐在加拉身後,望着鏡子裏的她。在這幅畫裏,可以明顯看出,加拉已經老了,她已是一個風燭殘年皺紋滿面的老太太了,但是達利注視妻子的目光還是懷着偏執狂般的崇拜。事實上,在達利的畫筆下,加拉簡直就是“變形金剛”,她既是他心愛的女人,又可以化身聖母,甚至可以變作犀牛……藝術家達利就是用這樣的方式來向他的愛人表達深深愛意。

  當然,除了油畫中的加拉,達利還用過其他方式來向加拉表白,比如他曾在威尼斯完成了芭蕾舞劇《獻給加拉》的創作。

  達利為何對加拉如此一往情深?雖然,達利也曾有過一段婚內出軌的不光彩經歷,但這影響不了加拉在達利心目中的地位和重要性。達利對加拉就如孩子對母親那般依賴,加拉不僅僅是他的妻子,還是他的“母親”、經紀人、模特,亦是他創作源源不斷的靈感。

  一九八二年,加拉去世。彼時,達利和她因為生活中的一些小矛盾已分居數年。加拉的去世,使達利悔恨、內疚,從此過起遠離塵世的隱居生活。失去了加拉,不啻于失去了主心骨,失去了左右手。七年後,一九八九年一月二十三日,八十四歲的達利追隨加拉而去,一代天才落下了人生帷幕。

責任編輯: 大公網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