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十五歲之後/耶 生

  六十五歲之後的事,我十年前就想到了。

  到我這一代,平均壽命九十歲應該不是夢。如果我享壽九十,但六十五歲退休,豈不是我的積蓄加上強積金,要足夠維持二十五年的生活?這有點天方夜譚。

  近日看了一些報道,指歐美國家開始嘗試所謂“分段退休”(Phased Retirement)的模式,企業跟員工協議好,“分階段退休”,由每星期上班五天減至三天,然後減至兩天、一天。據説這對勞資雙方都有好處,企業有一個經驗員工壓陣,像足球隊的一些接近退役的球員,在適當的時間落場穩定軍心,也把自己的所學授予年輕人;員工可以漸進式的模式適應退休生活,甚至利用假期的時間發展個人興趣,説不定找到人生第二春,開啟另一道事業大門。而剛才談到的退休積蓄問題,亦得以紓緩。

  當人類壽命越來越長,彷彿青年期也越來越長,六十五歲,身體雖然不若以往壯健,但清晰的腦袋所發揮的不僅是餘熱。當然,學習新事物的能力會下降,也可能因為因循數十年的思想和做法而變得頑固,但當明瞭缺點而作出針對性的安排,老人在企業內應該有一個適當的位置。

  但話説回來,壽命太長未必是好事。生命,應該重質,不是重量。

責任編輯: 大公網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