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日本戰敗説起/小 可

  一九四五年八月十五日,日本宣布無條件投降,第二次世界大戰,太平洋戰爭結束,中國經過八年艱苦抗戰,終於取得勝利。

  每年到了八、九月,小可都惦記幾個日子:美軍在一九四五年八月六日與八月九日,分別在日本的廣島市及長崎市各投下一枚原子彈,八月十五日,日本就因為受不了這兩枚原子彈,宣布無條件投降。

  日本軍國主義分子當年為了要建立“大東亞共榮圈”,殘害亞洲特別是中國人民,至今日本官方仍然不肯在文獻、教科書徹底承認錯誤,不少鷹派教授仍然在一些名牌大學裏錯誤引導學生:“日本當年並沒有侵略中國”。作為中國人,也作為中國不可分割的特別行政區香港的市民,就要代代年年牢記日軍侵華這段中國血淚史,這是國民教育的一個重要部分。遺憾的是,目下香港好些家長並不了解國民教育的重要性,並且阻止子女學習,令有血性的中國人無不為香港的新生代憂心忡忡。

  另一些日子,也非常重要,一九四五年九月二日上午九時,標誌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的日本投降的簽字儀式,在停泊在東京灣的戰艦“密蘇里”號主甲板上舉行。小可惦記一位傳媒前輩朱啟平先生,他於一九四○年秋天加入重慶大公報,一九四五年九月二日,作為大公報駐太平洋區隨軍記者,就在那艘“密蘇里”號上親睹了中國及其他反法西斯盟國接受日本投降儀式的全過程,朱先生並且寫下了著名的《落日》長篇通訊,被譽為“狀元之作”。

  小可年輕時加入大公報,曾與朱先生有過數面之緣,但只限於進出電梯時的短暫碰面,不曾談過話。沒多久,朱先生就退休,一九九三年逝世。小可聽過其他前輩介紹朱先生的事蹟,再讀過他的書。能做戰地記者,膽識、學養必然過人,其時尚是小記者的小可,對朱先生由衷敬佩。

  小可期盼香港青少年也有多方蒐集歷史資料的興趣,認識太平洋戰爭。讀戰爭史之餘,同時可以回顧今年七月初,東京舉行的議會選舉。那場選舉的結果,是日本自由民主黨大敗給一個由東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領導的新地區政黨都民第一會,小池並被預料有可能威脅自民黨總裁安倍晉三的首相位。從中能看到,民主選舉的一些真貌。民主選舉,有優點,也有缺點,並不是如好多天真的人迷信一旦有了它,社會的一切問題就能迎刃而解。它不錯可以讓民間有選擇議員或領導人的自主權,但同時也可以為社會帶來隱患,甚至危機。就像安倍當初競選首相位,並無表示要修改憲法,坐上了大位,就要修憲,要把日本的自衞隊改變成為軍隊,意味着侵略別國之心不死。日本老百姓普遍深明原子彈的禍害,聞戰爭色變,坊間群起反對修憲。另一方面,日本內閣大臣一而再參拜存放二戰甲級戰犯靈位的靖國神社,一般民眾並沒有表示支持。安倍之所以能做上幾年首相,不像其前任例如麻生太郎一年無所建樹就下台,原因是安倍的經濟政策尚能做出了一點成績。事實是,這些鷹派首相,念念不忘為其鷹派家族謀取私利,並沒有把國民的福祉放在首位,上了大位,不惜違背選民意願。小池縱然沒有掩飾其也屬鷹派的身份,但在選民急於找另一人把安倍推下台的時候,小池這時的出現,選民懷抱的是“姑且看下一個如何”念頭,小池因而大勝。民主選舉的首要條件,是選民必須先受過高水平教育,懂得如何揀選候選人。日本國民普遍教育水平不低,尚且多次受騙,錯選了首相,民主選舉的不確定性可見一斑。香港學生若能認識箇中真相,不盲從於一些別有用心的政客所煽動的“一人一票是萬應靈丹”,實乃社會之福。

  讀讀戰爭史和國際政治,就知道只有祖國強大,國民才能抬起頭來,才不會被人欺負。

責任編輯: 大公網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