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天燈許願/東 瑞

  圖:人們以放天燈的形式祈福/資料圖片

  到台灣宜蘭,最不能忘記的就是放天燈。

  在電視劇裏看過放天燈,很是好奇,無數漂亮的天燈飄浮在天際,非常壯觀。但不知道它們為什麼會飛到天上?

  在台灣宜蘭平溪菁桐小鎮,安排了這樣一個節目,我們就非常驚喜和期待。原來平溪的菁桐是個古鎮,不僅有老街,還有舊式火車站。我們走進去,就感到一種舊年代的味道撲面而來,興趣盎然。老街不知年代有多麼久遠?一家賣工藝品的乾脆將店舖命名為菁桐文物博物館,最初我們還信以為真。外面有搞笑的塑像、長椅和郵筒。車站外的籬笆上還掛滿了不少許願的竹籤和木籤,整齊地懸掛在一列。還有就是賣雜貨的、水果、工藝品的店舖。

  其中就有一家店舖非常漂亮,全店擺滿了大大小小的五顏六色的天燈。小的自然都是工藝品和擺設品,最大的就是大天燈,大小體積好像一個大水桶,製作工夫猶如糊風箏,薄紙一律都是紅色的,一個個掛着,供我們一會兒發放。一個家庭或一對夫妻共同擁有一個,我們全團只有二十幾人,分成八九組,天燈不需要太多,了不起就是八九個,都讓旅行社包下來了。之前,導遊已經交代了我們放天燈需要做的事情,就是在天燈的四面紅紙上寫上許願語句。由於是首次參加這類活動,一時間有點手忙腳亂起來。主要是祝願語事前沒有擬好。我和老伴各握了大頭筆,慢慢思考慢慢地寫。

  我們祝願兒女一切都好,他們兩家大小都健康平安、家庭幸福、工作順利、萬事如意,寫完,輪到祝福自己了,這倒不難,畢竟平時就有了腹稿,而且次序早就擺好了,是決不可顛倒的!

  第一項毫無疑問是祝福自己“身體健康”。如果沒有健康的體魄,拼了老命、不眠不休、完全不考慮勞逸結合地寫作,一旦把身體弄垮了、病了,你再有豐富的素材、特別的天分,試問,你還有什麼本錢完成你的寫作大計?許多文友見到我出版了一百三十八種書,大多數人認為我是“專業作家”,要不然可能是二十四小時不眠不休的敲鍵怪物,心疼我,我很感激,但也誤會我甚深。其實,身邊人最為了解,我與被想像的不同,凡夫俗子一名,煮咖啡、跑銀行、拖地板、洗碗碟、晾衣服、疊衣服、與孫女玩等等,樣樣都做。兩人如有什麼感冒咳嗽,都是第一時間上醫院診治。我不但當身體是生活的本錢,而且是寫作的本錢。

  第二項是祝福自己“家庭幸福”,每一個家庭成員都平安健康、家和萬事興。重視家庭、家庭第一,實在沒什麼不對,完全是應該的。那個和你組織家庭的人,就是與你一生結緣的人;穩定的家庭,是促成社會穩定、族群和諧的重要因素,我們的社會畢竟是由一個個家庭單位組織成的。如果你和家人的關係處理不好,設問你有好心情寫作嗎?如果你對家庭成員缺乏關懷,對家庭沒有奉獻,她們對你的寫作會做出支持嗎?家庭是我們文人的大後方,除非沒有組織家庭,那就另當別論。

  第三項是祝福自己工作順利。我們在香港,專業寫作和靠稿費謀生的人是極少數。多數文人憑微薄的稿費或版税收入,那是養不活自己的。如果有個本職工作最好,有一定的收入,業餘才來寫,把寫作當着一種興趣和愛好。我的正式職業不是作家而是編輯,在工作和創作發生矛盾時,創作要放在一邊。在香港,社會很現實。許多與文字文化有關的機構,聘請的是校對、編輯,就沒有誰請作家。除非社會極端重視作家,一本書的版税吃不完,否則,一份穩定的工作是很需要的。

  最後,才是祝福自己創作有成。能寫多少就多少,不要勉強自己,也不要有壓力。首先把健康搞好,唯有好的身體,才可能具有大本錢;唯有關心家庭,才可能得到她們支持;唯有把本職工作做好了,生活資源才得到保證。

  把祝福語寫上,自己的和家人的都有了。天燈店裏的老闆和家人,就帶着天燈,帶我們和團友走到前面的菁桐火車站,走下月台,站在鐵軌上。我們看到不少人的天燈都飛上天際了。輪到我們的,只見老闆娘用打火機點燃了天燈裏的蠟燭,風又正好處在強勁時刻,叫我們準備好手機 ,老闆孃的十一二歲的孩子正好在場,我們把手機給他,瑞芬對他説麻煩替我們錄影,他很醒目,不但為我們拍照,還拍攝了全過程。我們發現,天燈裏燃放的蠟燭,火焰有向上的引力,再借助風勢,天燈很快就向高空飄飛上去了,原來如此。多年來的疑惑也豁然開解了。

  我們在放天燈時,也祝福了所有親友文友身體健康、家庭幸福、工作順利,創作豐收,萬事如意!

  放天燈真好,將祝福放到天際,蒼天接受,大地作證。

責任編輯: 大公網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