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古今的“黃金夢”

  圖:展場一角/大公報記者陳惠芳攝

  不少港人為了上樓勞勞役役,多數工薪階層會認為,古董珍品只不過是上流社會的玩意,其實,觀賞藝術品是件賞心樂事,從不同展品中,可以了解那段時代的故事。法國藝術舉世聞名,歷代法國王室的建築和藝術收藏都讓世人贊歎,如世界最大的藝術博物館羅浮宮,今年法國5月最受注目的“羅浮宮的創想——從皇宮到博物館的八百年”展覽,相信早前吸引不少藝術愛好者的朝拜。此時在一水之隔的不遠處,就可觀賞到法國古今中外的藝術品。/大公報記者 陳惠芳

  一水之隔的地方是澳門。美高梅的展藝空間早在4月開始至9月舉行的“古‘金’中外——黃金藝術珍品展”,是法國5月銀禧慶典活動之一。是次展出的展品,黃金工藝製作及藝術品超過250件,涵蓋由17世紀至當代的藝術品、宗教文物、古董傢具、服裝和配飾、珍貴珠寶腕錶,以及具代表性的日常生活用品等。

  黃金的千萬種可能

  不過一小時左右的船程,就可欣賞來自法國的藝術收藏。豈料碰上展藝空間逢週一休館,但大會仍安排了一位導賞員沿途介紹每件珍品。踏入展藝空間,昏暗燈光反而令展品更璀璨。導賞員説:“珍品展包括七大展區,展示以黃金為主題的藝術品及日常用品等,令人了解黃金的種種可能超乎人們的想像。”

  展場入口位置的金獅像,是以聳立在酒店北面入口的獅子雕塑為藍本,以1:10的比例呈現。“金色代表和諧團結及祥瑞。”導賞員説。她首先介紹第一本漢語和拉丁語的語法比較著作,其中“中國官話”四個大字令人印象深刻。這是第一本由中國學者黃嘉略始於1702年編寫的著作,但他于1716年在巴黎英年早逝,40年後,法國學者Étienne Fourmont完成了黃嘉略的著作,該書于1742年在巴黎出版,漢語字符由Imprimerie Royale專門製作。

  原來在中世紀,拉丁語是當時歐洲不同國家交流的媒介語,也是研究科學、哲學和神學所必須的語言。于16、17世紀時,文藝復興重新喚起人們對於古典作品的興趣,從那以後,拉丁語一直是許多新詞、特別是科學語彙的來源。看來拉丁語的魅力真是沒法擋。

  當記者看到塗漆雕刻轎車座椅,恍如中國古時代的轎車,有親切感。導賞員説:“這是路易十六時期,塗漆雕刻轎車座椅,這件展品據推測屬於一位高級貴族。法國大革命期間,物主取下了漩渦裝飾中心的紋章,以隱藏其貴族出身。”

  黃金一直代表神聖。由於黃金永不腐朽,它被廣泛用作永生的象徵。導賞員説:“黃金與材料展區,從黃金的簡介開始,包括人類開採黃金並以黃金作貨幣的歷史,乃至它與別不同的物理性能。例如1849到1913年間鑄造的金幣,包括撒丁島、法國(路易幣)、大不列顛(金鎊)、美國(20美元)、金路易(印有法王路易十八的肖像)等。”

  今次展出的遺物和祭器等,在西方宗教上的運用旨在榮耀教會。中世紀的聖盃,其中刻有巴黎金匠F.D. Froment-Meurice的簽名,所用材質包括銀、銀鍍金、透明和上彩琺瑯,鑲嵌綠寶石,曾在1851年的倫敦世界博覽會上展出。

  寶詩龍的浪漫故事

  黃金可用作流通貨幣,在珠寶首飾中也是風采萬千,這就不得不提擁有一百五十多年歷史的寶詩龍,其中Delilah系列項鍊,還有一段浪漫的故事。

  “作品的靈感源於德米特里大公在舞會上邂逅一位年輕女子。當時德米特里拾獲了她遺下的絲巾,並在數年後委託著名工匠費德里克.寶詩龍製作一款金項鍊,以黃金的金屬質感,復製絲巾的柔軟質感,以紀念那次相遇。”此令人想起了唐滌生戲寶《紫釵記》中,紫玉釵不就是李益與霍小玉“拾釵”定情的信物嗎?

  “黃金具有高價值,光澤耀眼,顏色迷人,藝術家紛紛為之傾倒。Ossip Zadkine的Young Girl with a Dove是以鍍金石膏製作,展現了裝飾藝術中典型的完美線條和現代感,並把金箔技藝發揮到極致。當光線灑落於雕塑上,更突顯它獨特的線條美。至於專為本次展覽創作的黃金裝飾水彩畫,畫中的肖像為Hélène Tran十分欣賞的一位多才多藝的法國歌星Julien Doré。在法文中‘Doré’是‘金’的意思,剛好與展覽的主題不謀而合。”

  來到黃金工藝這部分,導賞員介紹,工匠利用金箔鑲嵌、金線刺繡、水晶玻璃鍍金等精湛工藝,打造一件又一件熠熠生輝的黃金珍品。路易十五時期的深色、金色和彩色髹金漆櫃(抽屜),法國人在十八世紀從亞洲引入漆板,裝飾他們的高級傢具,更添上東方韻味。這抽屜同時包含了中國和法國工匠的技藝,展現了當時亞洲對西方國家的影響。路易十三時期皮革製墨水瓶架,這個皮革製的旅行用墨水瓶架上面的鍍金鳶尾花圖案和國王的代碼皆表示這屬於國王路易十三所用。路易十五時期雕花、鏤空、鍍金銅質壁鐘,錶盤和機械裝置有Jean-Baptiste Baillon簽章,編號為1916。錶盤裝飾着鍍金鳶尾,以羅馬數字表示小時,阿拉伯數字表示分鐘。

  沿途一路走,當年的黃金原來可以“搓圓㩒扁”。眼前一個設備齊全的針線包都是由黃金造成,細小的縫針,跟之前所看的漆面屏風一束鍍金線,纏繞于絲綢或棉質線芯上的18K金電鍍金屬細條,製作細條時需要將黃金捶打到極薄,直徑約為0.05毫米。

  記者走完七個展區,恍如穿越古今中外,更悟到黃金技術已發展到可食用的金箔,並可用於時裝、香水、化粧品、朱古力、電子元件、機械,甚至整形手術都與黃金不無關係。黃金擁有悠久傳統,在神話中意義深遠,且具象徵意義。黃金到今日已成日常生活的重要部分,金色生活于未來還有多大發展空間仍是未知數,惟是此行已令記者發了一次“黃金夢”。

責任編輯: 大公網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