銅鏡藏故事 甲骨顯文明

  圖:“方圓天地:麥氏贈鏡”策展人李建深(左)及“典雅勁健:香港中文大學藏甲骨集”策展人何碧琪合照/大公報記者梁舒婷攝

  一面古銅鏡背後可以藏有多少故事?最初僅作中藥藥材之用的小小甲骨,又是如何幫助學者解讀商朝文化?為慶祝香港中文大學(下稱中大)中國文化研究所金禧慶典,其轄下之中大文物館即日起至九月十七日同時舉行兩個展覽——“方圓天地:麥氏贈鏡”及“典雅勁健:香港中文大學藏甲骨集”。/大公報記者 梁舒婷

  “方圓天地:麥氏贈鏡”展覽共三十五面銅鏡均來自麥繼強教授贈予中大文物館的館藏,當中最早可追溯至戰國及西漢時期,但以宋元明清的銅鏡為大類。鏡形多變,包括圓形、方形、菱花、八角、桃形、鐘形等,紋飾亦豐富繁複。是次展覽的客席策展人李建深為香港浸會大學歷史系助理教授,其將此次展覽分為四單元作陳示:花鳥蟲魚、人物建築,神祕圖文,祝願銘文,作坊產地。

  仙鶴竹樹石頭皆含深意

  重點展品“湖州石家念二叔”反文花鳥鏡(宋)造型十分別緻。據李建深介紹,宋代菱花形銅鏡非常流行,此鏡鏡緣在八角形上另加菱花的花尖形,乃創新之處。鏡緣內飾有一對仙鶴,左的含頸佇立,右的展翅起舞。仙鶴旁飾有竹樹,仙鶴腳下是石頭、坡岸,再下面是水波。仙鶴象徵長壽,竹樹象徵氣節,石頭象徵堅毅長久,都是吉祥祝願的文化符號。鏡鈕上方有“湖州石家念二叔照子”之反文,觀之其他“念二叔”作坊記號均無反文,因而顯得較為特別。

  李建深稱:“通常在陵墓出土的文物,有相關的文書記載,較易被後人考證。這批銅鏡是在坊間流傳的,所以背後的故事很難去追尋。但我們可以欣賞其工藝,從圖案的選取和銘文中察覺到歷史變遷的蹤跡,根據當中的蛛絲馬跡去解謎。”

  他繼續以另一重點展品“星辰後天八卦鏡”(晚唐至宋)為例介紹:“此鏡糅合後天八卦與星象紋,值得研究。鈕座有八個乳釘,加上鏡鈕共九個,外面一層排列後天八卦,最外則是一些星象,這些星象並非我們熟知的廿八宿,有可能是失傳道教支派的一些神祕星象。”另外還展出了一系列來自日本的銅鏡,如日本帶柄“天下一”銘文花鳥鏡(江户時代)。

  “典雅勁健:香港中文大學藏甲骨集”的策展人為中大文物館副研究員何碧琪,展出甲骨、文物館藏甲骨文與金文書法,以及圖書館珍藏之與甲骨相關的著作,包括多位名家如羅振玉、鄧爾雅、董作賓、容庚及饒宗頤等的書法及研究著述。

  記錄祭祀戰爭氣象卜辭

  是次展出了李棪教授(1907至1996年)於一九八四年捐贈文物館的舊藏二十七片甲骨(公元前1600至公元前1046年)中的部分。這批甲骨的內容最多涉及祭祀,其次為氣象和卜旬卜辭。所謂“國之大事,在祀與戎”,卜辭中許多關於祭祀的占卜,自在情理之中。而户外活動不論戰爭、打獵、農漁等,受天候影響很大,氣象卜辭也是占卜的大宗。

  另外,重點展品還包括董作賓一九五六年旅港期間以甲骨文書寫的《南歌子詞》及馮康侯一九七一年作的《四體書法四屏》之一。

  查詢更多展覽詳情可瀏覽網頁:www.cuhk.edu.hk/ics/amm或電三九四三七四一六。

責任編輯: 大公網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