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國家大局看香港問題/楊 堅

  最近,香港社會關注兩件事,一是高鐵香港段西九龍總站實施“一地兩檢”,二是第五屆政府委任副局長和政治助理。

  反對派政治團體和香港上流社會一些人,反對西九龍總站實施“一地兩檢”的共同動機,是把香港特別行政區當作中國境內的一塊“飛地”(enclave);反對派政治團體還有一項特殊動機,即鞏固其支持者。他們的共同動機是不可能如願的,因為香港特別行政區不是中國的一塊“飛地”,特區的高度自治不是“治外法權”。反對派政治團體的特殊動機能在多大程度上得其所願,當前看民意是否支持其反對西九龍總站實施“一地兩檢”的立場,今後看立法會、區議會選舉(包括6個出缺議席補選)結果。

  對於副局長和政治助理任命持不同意見,是正常政治現象。否則,就奇怪了。問題是,因為某個被任命者具有明顯建制派背景而反對,因為若干曾敗於立法會競選者獲委任而反對,在一些人眼裏似乎是合理的。實則不然。

  建制由堅定的建制派人士組成,這是政治應有之義。行政長官披露,她曾邀請所有政治團體向政府推薦副局長、政治助理候選人名單,遭反對派政治團體抵制。行政長官旨在緩和建制與反對派緊張關係。反對派不為所動是堅持其反對建制的政治立場。自己拒絕加入建制,卻反對堅定建制人士加入建制,在政治邏輯上豈非自相矛盾?

  立法會選舉,同局長、副局長和政治助理的任命不是一回事。第一,適合做議員,未必適合做政治任命的官員;第二,選民選擇議員的標準,不同於政府委任政治問責的官員。某些人因敗選立法會者被委任政治問責的官員而不忿,在政治邏輯上是講不通的。當然,于情緒説得通。問題是,成熟的政治人物應當控制情緒。基於情緒的政治判斷和政治言論,是不成熟的政治表現。

  必須全面認識國家發展

  香港需要成熟的政治團體、政治人物,再次為西九龍總站實施“一地兩檢”之爭和副局長、政治助理之爭所證明。不期望反對派政治團體、政治人物容易調整政治立場。但是,香港居民應當要求反對派政治團體、政治人物向成熟政治努力。政治上是否成熟,首先看是理性還是感性地對待政治問題,其次卻是很重要的還看是否具大局觀,在這兩點上,反對派都不合格。

  有大局觀是指分析、判斷和處理香港問題,是從國家全局出發。今天,香港任何比較重要的問題,都不可能同國家沒有關係。換言之,不可能在不受國家影響的條件下,處理香港本地比較重要的問題。進一步説,不可能在不得到國家幫助和支持下解決香港本地比較重要的問題。

  國家全局是什麼?表現於國家正在發生的大事。7月26日至27日,省部級主要領導幹部“學習習近平總書記重要講話精神,迎接黨的十九大”專題研討班在北京舉行,中共中央總書記、國家主席、中央軍委主席習近平發表重要講話。7月30日,習近平在“朱日和”訓練基地檢閲中國人民解放軍,並發表重要講話。8月1日,北京人民大會堂舉行“慶祝中國人民解放軍建軍90周年大會”,習近平發表重要講話。尤其,習近平在省部級主要領導幹部“學習習近平總書記重要講話精神,迎接黨的十九大”專題研討班的重要講話,確立了即將舉行的中共十九大的主題。

  香港社會有一種習氣,就是對十九大如同對前幾次中共代表大會,焦點置於人事,而忽略政治主題。即使分析政治主題,也是基於自己的政治立場、政治利益和政治願望。

  沒有一個政黨、組織、個人能夠脱離自身政治立場、政治利益和政治願望去分析、判斷和應對大局。但是,成熟的政黨、組織、個人不會以為,自身政治立場、政治利益和政治願望等於大局。當今中國大局,在頗大程度上影響全球大局。當今全球大局不可能同中國無關。五年前,中共十八大時,已呈現這一點。五年後今天,中共十九大即將召開,進一步顯示這一點。所以,具生命力的香港政治團體、政治人物,換言之,希望保持政治生命的香港政治團體、政治人物,應當認清中國在世界大局中的地位和香港在中國大局中的位置。

  反對派再玩下去“玩死香港”

  全球經濟金融政治格局空前全面深刻調整在加速深化。這是一個人類歷史上不多的“一天等於二十年”的大時代。但是,反對派在對待西九龍總站實施“一地兩檢”和政府委任政治問責官員上的表現,是“二十年等於一天”,故步自封。反對派成立西九龍總站實施“一地兩檢”的“關注組”,打“程序牌”——要求政府重新啟動公眾諮詢,同反對派議員在立法會“拉布”如出一轍。

  再這麼玩,香港將被玩死。香港不能死,香港絕大多數居民不想香港死,那就起來向反對派説“不”。香港主流媒體應當反映絕大多數香港居民利益。   資深評論員

責任編輯: 大公網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