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魔化“一地兩檢” 反對派自食惡果/曾淵滄

  近期,反對派可能正面對士氣非常低落的日子,無力在社會上挑起反政府的動員。立法會四名反對派的前議員被法院宣布其就職宣誓無效,失去議員資格之後,反對派企圖動員群眾支持他們,但是,參與者只有數百名。這四名已失去議席的人在失去議席之後,最關心的不再是他們經常不離口的“公義”,而是金錢。他們明白,失去議席後,金錢上的損失對他們來説是巨大的。目前他們正忙於在街頭籌款,傳媒對他們的興趣也逐漸地減弱,更早之前的另外兩名失去議員資格的人更幾乎人間蒸發了,傳媒上已找不到他們的新聞,成了反對派的棄卒,更有反對派中人説他們是“無間道”。

  民意已經發生逆轉

  香港人相信法治,因此,法院的判決令香港人相信這群反對派中人根本無心貢獻香港,只想通過一些政治表演以爭取激進選民的選票,然後享受高薪當議員,同時養起一批議員助理,好不風光。當然,也有一些曾經擔任過立法會議員的反對派人士厭倦了演“馬騮戲”的日子,某人在離開立法會前夕還公開説自己從此不需要再演“馬騮戲”,真是悲哀。今日仍在演“馬騮戲”的反對派議員們應該自省。

  法院的判決令反對派議員明白,他們全都正式宣誓效忠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因此,今後他們如果其言行違反誓言,宣揚“港獨”,就可能被認為是發假誓,可能犯刑事法。因此,“港獨”的氣焰的確下降了。立法會裏六個議席懸空,特區政府仍未決定什麼時候舉行補選。但是,反對派中人已經為了補選而內訌,人人都想當議員而攻擊其他潛在的挑戰者。

  高鐵“一地兩檢”方案公佈後,反對派自然群起反對。但是,反對派也自知香港市民並不是站在他們那一邊,自己沒有能力動員大規模的反對行動,至今為止,參加反“一地兩檢”行動的人也很少。因此,反對派現在正在努力做的事就是在輿論上將“一地兩檢”妖魔化,用盡一切可以羞辱人的話來罵支持“一地兩檢”的人,更有一部分人更可笑地扮專家,“科學化”地指稱“一地兩檢”的效益很低,這更進一步顯示自己的無知。

  妖魔化的最常用例子就是儘量誇張內地官員在香港執法的範圍,但是,誇張程度已經是到了白痴也不會相信的地步。

  例子很多。有人説:“將來高鐵開通後,千萬不要走近高鐵站,甚至不該出現于西九龍,否則隨時都會被強行拉進高鐵站內內地官員可以執法的區域而被捕。”又有人説:“今日香港特區政府可以租借高鐵站部分區域給中央政府,將來就可以隨時隨地將整個香港租給中央政府,結束‘一國兩制’。”還有人説:“將來再有人‘佔中’,特區政府可以馬上將‘佔中’者所處的地段租借給中央政府,由中央政府來抓捕這些‘佔中’者。”

  隨便在街上找一群人,看看多少人會相信上述的鬼話?反對派反“一地兩檢”所能用的“理據”已到了“江郎才盡”的地步,睜大眼胡説八道,講一些連其他反對派中人也不相信的話。他們以為通過高度的誇張就可以製造恐怖,讓市民感到恐懼而加入反對的行列。但是,實際上絕大部分的市民都明白高鐵的效益,都在等待高鐵的開通,享受往來深圳九龍十四分鐘車程,四分鐘“一地兩檢”通關的方便。

  反對派也曾試過發動遊行及其他行動來反對“一地兩檢”,但是,參與者少,少到反對派的領導人也自己覺得士氣低落,反對派的氣焰消失了。今日,支持反對派的傳媒也只是稀稀落落地報道反對派反“一地兩檢”的新聞

  市民期待理性討論

  多個較中立的民意調查都顯示,香港市民支持“一地兩檢”的比例是佔多數的,這才是反對派的致命傷,再反“一地兩檢”就等於逆民意而行,最終會失去選票。

  使反對派士氣低落的原因,除了法院的判決令六人失去議席、反“一地兩檢”反不出氣勢外,教育局副局長蔡若蓮上任也打擊了反對派的氣焰,早前,反對派以蔡若蓮會重推“國教”為由而反對,但是,今日反對派已經沒有能力再號召另一次反“國教”的大示威,蔡若蓮如期上任,很快地,傳媒上再也沒有反蔡若蓮的新聞了,反對派又受一次挫折。

  接下來反對派可能面對的另一場硬仗是新任特首林鄭月娥正在準備中的“土地大辯論”。過去許多年,反對派千方百計拖特區政府的後腿,反對尋找開發土地。反對派認為,土地開發不夠,房價上升,年輕人買不起房子,就會產生不滿,產生怨氣,這股不滿與怨氣就形成一股反政府的力量,有利反對派。現在,林鄭月娥公開説準備以一年的時間在香港發動一場大辯論,辯論香港土地的運用,讓全香港人自己選擇,要為極少數村民保留養豬場,為一個星期才前往一次的郊遊人士保留如此巨大的郊野公園,還是應該動用其中一部分的土地建房子?曾經經濟遠遠落後于香港的新加坡超越了香港,而新加坡人的居住環境比香港人好得多。

  這場“土地大辯論”將是一場硬仗,是爭取民心的硬仗,讓香港人明白反對派長期反開發土地,反發展對香港人所帶來的是什麼。   資深評論員,博士

責任編輯: 大公網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