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承受不起“貿易戰”嚴重後果/閔子珣

  美國政府高級官員前日向傳媒宣稱,特朗普總統將於14日下午(美國時間)簽署一項行政備忘錄,要求貿易代表決定是否動用《貿易法案》第301條款,對中國貿易展開調查,尤其是對中國在技術轉讓等知識產權領域的做法。鑑於“301調查”的巨大殺傷力,如果特朗普真的如此推行,則一場“貿易戰”將不可避免。然而,考慮到美國的現實情況,以及世界經濟發展格局的深刻變化,一旦“貿易戰”啟動,中國固然會受到損傷,但在中國報復性措施下,美國同樣難以承受嚴重後果。它不僅無法達到美國所希望解決的“貿易失衡”目的,更將嚴重傷害美國的經濟,普通民眾的生活亦將受到重創。

  這個“301條款”已經消失十多年,在八十年代、九十年代中,卻曾發揮巨大威力,被稱為美國貿易保護的“核武器”,因為它賦予了美國總統單方面實施關税或其他貿易限制的權力,以保護本國產業免受其他國家“不公平貿易做法”的損害。但在1995年WTO成立後幾乎銷聲匿跡。美國上一次大規模使用“301調查”還是在上世紀八十年代美日貿易糾紛期間。由於這一調查由美國自身發起、調查、裁決、執行,因此一直被國際社會批評是具有極強的“單邊主義”色彩的貿易不公平行動。

  但從三個角度而言,特朗普的“貿易戰”不可能換來成功:

  貿易失衡不可能短期解決

  一,從表面上看,特朗普想啟動“301條款”,似乎是要履行其競選時的承諾,尤其是針對中國的鉅額貿易逆差。然而,貿易不平衡是美國自身的經濟結構問題,想要在短短數年徹底解決,根本不可能。更何況,中美之間的貿易數據在近年已經發生變化。例如,2016年對華逆差在美國對外貿易逆差中的佔比依然很大,但比2015年佔比49.2%已經有了明顯下降,為3470億美元,降幅達到5.5%。這已經是在釋放了重要信號,若特朗普以為可以在一年內將逆差減到20%,顯然是極不現實的。

  二,美國所謂的中美貿易不平衡,主要集中在工業加工方面,特別是鋼鐵行業。中美雙邊貿易額從2001年底的980億美元快速增長到2016年的5240億美元,年均增速14%。機械和電子產品是中國對美出口的最主要產品,2016年約1730億美元,佔中國對美出口總量的44%。紡織品是第二大出口產品,2016年約有420億美元出口,佔總出口量的11%。貿易爭端最主要行業是鋼鐵行業。美國政府批評中國政府支持國內鋼鐵和鋁製品行業,向全球傾銷1億噸鋼鐵,扭曲全球市場結構。其中2011-2015年期間,美國對中國企業進行了29起反傾銷調查和25起反補貼調查,包括針對鋼鐵行業的11起反傾銷和10起反補貼調查。

  如果特朗普要想打“貿易戰”,雖然可能在鋼鐵行業得到一些利益,但代價卻是其他高增值行業的利益。根據北京大學國家發展研究院院長餘淼傑的研究,如果美國要求人民幣增值40%,即相當於增加40%的關税,由於高額關税導致更高的國內物價,美國的真實收入會下降0.6%。中國真實收入會下降0.38%,程度遠小於美國。“賠了夫人又折兵”,美國政府不會希望見到這種結果。

  三,必須指出的是,美國向來只提貿易逆差中的“貨物貿易”,而從不提“服務貿易”,實際上後者美國卻享受着順差的狀況。更重要的是,表面上中國的產品大量“出口”到美國,但準確地説,很多“中國產品”實際上是“美國設計”。以一部iPhone 7計算,有統計指出,中國工廠只能從中賺取5%即三十美元的利潤,美國總公司卻能賺取70%即約兩百美元的利潤。如果美國以為可以抬高關税來減少中國產品的輸入,最終只會令美國消費者受損。而鑑於重新建立美國的製造業體系是長遠的工程,以“填補”從中國撤回的美國產品生產能力,美國將面臨嚴重的民意反彈。

  訪華前不大可能“動真格”

  應當認識到,中美貿易不平衡,並非簡單的進出口數據加與減,而是反映了中美兩國產業結構上的差異,以及全球價值鏈分工的現狀。這是美國國內經濟結構上的問題,以為靠“301條款”就可以迫使中國去作出巨大的利益犧牲,顯然是不現實的。

  當然,以特朗普的行事作風,“靠嚇”多過“實際行動”,他想以這種方式去迫使中國作出重大讓步,符合許多分析家的看法。可以説,在特朗普訪華之前,“301條款”即便提出,也不太可能付諸實行,畢境,特朗普無法抵擋美國大企業的巨大壓力。

責任編輯: 大公網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