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場侮辱市民智慧的鬧劇/龍子明

  圖:林子健被“強力部門”擄走事件疑點重重,輿論與社會各界都覺得荒謬絕倫、難以置信

  民主黨林子健被“強力部門”擄走事件疑點重重,輿論與社會各界都覺得荒謬絕倫、難以置信,更有人認為這完全是一場侮辱市民智慧的鬧劇。事件根本不需要福爾摩斯般的敏鋭觀察力和超群邏輯,市民大眾從一般的生活常識和政治常識,就可判斷整個事件可能涉及反對派為抹黑“一地兩檢”而“自編自導自演”的苦肉計。 

  細節違反生活常識

  林子健自稱“被擄”九小時,被“強力部門”人員用釘書機強打十個十字架酷刑,在警方全力追查後,發現故事愈來愈離奇。

  林子健最先聲稱,“被擄”獲釋醒來發現身處沙灘,當時自己手腳被綁、雙眼被蒙,聽到蟬叫聲,相信身在鄉郊,後來截到的士回家方知那裏是西貢。但是,林子健凌晨二時多回家被天眼影到的的士不是在西貢海灘坐的,而是在馬鞍山商場上車的。林子健到底是在西貢搭的士還是在馬鞍山商場搭的士?

  最新故事是林子健説在西貢海灘醒來後,坐了一百元不到的的士,不是回家,而是直接去了馬鞍山頌安商場,因為覺得肚餓,走進了麥當勞,吃了兩個魚柳包才回家。林子健在醫院不需用麻醉藥下拔釘後,對記者説不用警方保護,但完全沒有胃口了。一個人“被擄”受酷刑獲釋後馬上要去麥當勞吃魚柳包,拔釘後卻完全沒有胃口了,是否暗裏狂吃而明裏矯情稱沒有胃口?

  林子健一時稱“被擄”地點在油麻地港鐵站附近街口,一時稱在信和中心對面馬路,兩地相距三條街,更是南轅北轍,林子健為何前言不對後語?

  林子健被人用釘書機在大腿上打釘,為何不先到醫院處理,拔除後再開記者會?釘書釘在大腿,但經過了搭的士、吃麥當勞、回家沖涼,再去開記招,釘書釘竟然完好無缺,令人匪夷所思。

  林子健回家後,為何要洗澡、洗鞋和浸洗衣服,是否企圖破壞“自偏自導自演”苦肉計的證據?或者根本不是他聲稱“被擄”獲釋後滿身泥濘、身上流血及全身淋濕,因此所謂洗澡、洗鞋和浸洗衣服是虛晃一槍?

  操作違反政治常識

  林子健稱曾有操普通話口音的男子警告他,不要將球星美斯的親筆簽名照送給劉曉波的遺孀劉霞,前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質疑違反政治常識,因為香港好些政治人物以更強烈的語言、更明確的行為支持劉曉波與劉霞,大有人在,難以理解內地何以對一張相片有如此大動作。

  李柱銘及何俊仁均承認,他們雖然陪同林子健開記者會,但並未核實過林子健的指控。李柱銘在記者會翌日“變臉”急劃清界線,承認林子健立即清洗衣服是“愚蠢”的做法,“缺乏法律常識”。既然李柱銘聲稱未核實過林子健的指控,又承認林子健做法“愚蠢”,這不是違反政治常識嗎?

  連反對派中人如陳雲都在其Facebook留言説民主黨違反政治常識:“民主派炒作一地兩檢議題做補選,威脅説公安會走出西九海關捉人。至於所謂‘強力部門’,為什麼民主黨要創造這種曖昧名詞來嚇香港人呢?為什麼‘強力部門’不奪去美斯給劉曉波的簽名照片,令整件傳送照片的事告吹呢?”陳雲又指“被擄”是一場戲。

  林子健事件時間巧合地配合反對派攻擊反對高鐵“一地兩檢”。早前,公民黨余若薇抹黑“一地兩檢”使“港人分分鐘在內地坐監”,吳靄儀稱“有人要將你放在西九附近,你已經沒有保障了”。“林子健被擄”鬧劇上演後,由公民黨牽頭的“一地兩檢關注組”立即炒作事件,聲稱“一地兩檢”尚未落實,“跨境酷刑”情況已如此嚴重。又稱林子健的遭遇,就是反對“一地兩檢”的最好理由云云。公民黨發表聲明,稱林子健事件若再揭發內地人員跨境“執法”,“一地兩檢”失去邊境與內地的最後防線,香港無險可守,特區政府要港人對“一地兩檢”有信心,再無從説起云云。

  民主黨先前涉嫌盜用韓國電影《屍殺列車》片段,將高鐵抹黑為“洗頭車”,侮辱內地執法人員是“喪屍”,接着民主黨再來一場“林子健被擄”鬧劇,配合公民黨繼續製造恐懼,暴露民主黨已淪落為公民黨的傀儡和附庸。

  “林子健被擄”鬧劇疑點重重,暴露整件事是反對派“自偏自導自演”的苦肉計,是露骨配合反對派攻擊高鐵“一地兩檢”,但這豈可侮辱市民智慧?社會各界呼籲警方儘早徹查事實真相,令事件水落石出。若涉及“報假案”及“妨礙司法公正”,林子健及“民主黨一班前輩”,必須承擔相應的法律責任。

  全國政協委員、香港青年交流促進聯會創會主席

責任編輯: 大公網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