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客”貿易承載“下南洋”記憶

  圖:僑批收藏家魏金華/大公報記者黃寶儀攝

  隨着科技發展,如今人們只要打開手機一鍵下單,就可以在家中坐等來自世界各地的物品通過快遞送貨上門。這些備受追捧的進口商品,百年前在廣東僑鄉同樣是緊俏貨,而帶回這些“舶來品”的正是“水客”。説起水客,人們大多會想到他們在香港搶購奶粉的景象。其實,水客是一種持證上崗的古老正規職業。作為海上絲綢之路重要的發祥地,廣東通過這些“行走中的貿易”與沿線國家地區在物質上互通有無,文化、科技、生活等多個方面也深受影響,使廣東社會經濟發展始終“得風氣之先”。/大公報記者 黃寶儀

  “余現年四十九歲,由十二歲方始進學,十四歲即失學,在家協助務農,十八歲往暹羅(即現在的泰國)學習縫衣工作至二十四歲返國省親家庭,二十五歲復往暹羅,仍操縫衣工作……四十二歲(即公元1945年)起回國操業水客,代帶僑眷信批以至現在。”熊耿基於1952年8月所記錄的簡歷,清楚介紹了水客這一職業。

  水客掌握多種方言

  閩粵兩省人在“下南洋”過程中,發明了“僑批”這一集家書和匯款於一體的特殊載體,遞送僑批的正是水客。“一年大小兩三幫,水客往返走海忙;利便僑民兼益己,運輸財幣返家鄉。”民國時期梅縣的《風土詠》解釋了水客的具體工作。

  水客深入海外的偏坡僻壤、礦山農場,甚至每一位華僑的所在地去收取僑匯、僑物,然後搭火輪船沿海上絲綢之路將款項帶回家鄉,按址分派,送交僑眷家中。

  嘉應學院客家研究院副院長肖文評教授曾對粵東客家山區大埔縣著名僑鄉百侯村進行研究,發現當地一村就有職業水客30餘人。出色的水客都有一定文化知識,同時會講多種語言。可見,歷史上的水客是一個門檻極高的職業。

  在南洋,水客深入礦山、大埠,親交口信,面達親情,向華僑傳遞家鄉資訊;在家鄉,水客挨家挨户送匯,向家屬傳達親人囑託。他們的鄉音鄉聞,讓華僑和僑屬見水客如見親人,而這些都不是批信上有限的文字所能替代的。

  個性服務帶人帶物

  帶人也是水客提供的個性服務之一。由梅州百侯到南洋路途遙遠,風險很大,一定要有熟悉路線的人帶路。肖文評説,新客、僑眷要出南洋,除跟隨相熟的老客外,大多由水客帶路。水客楊潮榮每年走水三趟,每次所帶新客少則幾人,多則幾十人,到南洋後還利用人際網絡,結合各人能力特長,幫助介紹工作。水客也幫忙帶物,僑屬要帶給親人的家鄉特產,如牛肉乾、梅菜乾等,華僑在南洋買給家人的物品,如洋蔘、萬金油等,只有通過水客才能安全快捷地送到。

  走南闖北“三寶”相陪

  魏金華是廣東有名的僑批收藏家,在他的藏品中,有一套水客熊耿基的資料,包括1951年梅縣簽發的“水客執照”、“水客證”,熊耿基親筆記錄的個人經商簡歷,從泰國攜帶僑批、僑款、僑物等經香港進入深圳海關辦理的通關證明等。

  魏金華説手錶、進口西藥、胡椒、保清丸等都是在僑鄉當地受追捧的進口貨,它們輾轉於陸路、水路之間,能夠完好無缺地帶回來並不容易。水客有皮箱、油布、雨傘“三寶”。魏金華收藏了一個清末水客使用的皮箱,目測與現在28吋拖箱大小相當,但沒有輪子。水客一手打傘,一手提着皮箱,旅途艱辛由此可窺見一斑。

  水客經營的是僑批、僑物,承載的卻是家鄉與南洋華僑之間連綿不斷的親情,是海外遊子對故鄉的深情。從晚清到20世紀中下葉的100多年間,水客頻繁往來於家鄉與南洋,不僅使兩地在經濟物質上互通,家鄉經濟得到改善,新式教育順利開展,華僑反哺家鄉的過程同時也是異域文化輸入的過程,世界性、開放性、開拓性成為了僑鄉文化特色,華僑成為推動廣東城鄉建設向近代化、現代化轉型的重要推手。

責任編輯: 大公網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