訴苦/葉 歌

  父親的老同事幾個月前入院動手術,拿掉了整個胰臟和三分之二的胃。原本以為是胰腺癌,後來一查,腫瘤良性,切除了事。父親問他是否後悔過度治療,他卻説:拿掉才放心。這是個人選擇,毋須旁人置喙。但有一點不好:他見人就要大談手術經過,三番五次,不厭其煩,激動起來還要撩開衣衫展示幾寸長的傷口,這就讓旁人有點吃不消了。不久,人人自危,看到他都遠遠繞道而行,生怕又被纏上,再次聽他痛訴病史。

  父親回家一説,我不由失笑。這也難怪大家缺乏同情心。如今的社會畢竟不是祥林嫂那個時代,電視、電影、電腦、手機上娛樂眾多,大家未必有那個好胃口幾次三番聽人炒冷飯訴苦,為“阿毛的故事”流淚。況且,重病、死亡對絕大多數人來説都非樂事。除非有關至愛親朋或自身,不會對此類遭遇津津樂道,百聽不厭。

  當然,此人不停訴苦可能有他的道理。或是慶幸死裏逃生,一想到就會激動,或是需要他人關注,有了聽眾就按捺不住要開講。只是,抱怨世態冷漠,他人薄情之前,我們也要自省一番。畢竟,歡樂可以分享,痛苦卻難分擔。有的事,更適合獨處時咀嚼回味,説了便俗。

  也許,這就是為什麼當代越來越多人付錢找心理醫生傾訴吧。

責任編輯: 大公網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