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週文言一小時/潘金英

  暑假前,久違了的張突然來訪,主因是他女兒的中文考績欠佳,琳琳學文言因怕生厭,張想遊説我做她的中文補習老師。熱情的張説他遍尋不獲擅教文言的中文老師,確實盼我襄助。我推辭不下,真誠地直言沒空補習,但我可每週日抽一小時義教琳琳文言閲理,頂多上十三次課,張大喜,而我未存厚望,只盼她當作平常,不抗拒就好。

  週日上午,我百忙中安排了DSE中文科須考試的文言文筆記及提問,教她從虛詞、文字古異義等入門理解方法,及應試的技巧策略,琳琳如大夢初醒。第二課,琳琳來時,不止交來閲理功課,還搬來堆得似小山的讀寫聽説綜合卷,補充練習和試題!唉,我想,她情急地坦然等待我填鴨?何以她看事物沒方向?閲讀文言,盼望她深入浸淫,沒趣怎能有力量邁進?豈不漸行漸遠?時間彷彿回到中學時代,時間有腳但也很無奈。準中六考生的應試生涯中,考試倒數的時間充塞了一切,也虧空了一切趣味。我亦深明中五還是警戒線吧!但我心底決意做一個走進她心靈的義師,試圖通過十三篇經典文言文中的文字,喚醒她那一顆聰敏而代入之心,和陶潛、蘇軾、蘇轍、孔明、歐陽修、柳宗元、司馬遷等古人作家分享感受,得以明白共鳴、互相讚頌中國文字的生命和宏闊美好!

  我不想琳琳只太關注測驗、考試、評估、工作紙、分數這些硬件,這豈不是本末倒置,日漸看不明也瞧不起古文、中文寶庫嗎?今日這代的文言文教育,須勇於承擔,明知不可為而為之,我願為年輕人身上種下希望,利用不同方法及技巧,勉勵他們用適合自己的步伐學好文言,學習苦中有甜有趣味。

責任編輯: 大公網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