魚腥草的滋味/李丹崖

  圖:涼拌魚腥草簡單可口/網絡圖片

  魚腥草,是魚的鐵桿崇拜者嗎?不然,怎會生為草身,卻有一股魚腥氣息?

  這種一年四季都可以見到的植物,多生長在潮濕的窪地上,唐代人蘇頌説:“生濕地,山谷陰處亦能蔓生,葉如蕎麥而肥,莖紫赤色,江左人好生食,關中謂之菹菜,葉有腥氣,故俗稱:魚腥草。”魚腥草的葉子青綠色,乍看像家裏栽種的綠蘿,根莖內卻呈現出儒雅的象牙白,在夏末秋初割下來,最宜做成美味佳餚。

  我曾在古徽州的民宿裏看老闆做調拌魚腥草,簡單可口。他把魚腥草的根莖擇乾淨,切成段,與青椒絲一起調拌,放上一勺醋,鹽巴少許,麻油半勺,吃起來極其鮮美,魚腥草的腥氣如雨後泥土的清香,有一種面朝田園萬畝青碧的感覺。

  魚腥草那麼美,怎會只有一種吃法。小時候,鄰居一位做廚師的叔叔喜歡做魚腥草肉丸。雨後,鄰居叔叔帶着我們到河邊去挖魚腥草,新鮮的魚腥草帶着泥土的氣息,被連根拔起來,放在竹籃子裏,直接在河水中淘洗乾淨,回來再用井水沖洗一遍,肉丸打碎,魚腥草剁成末,一起拌上佐料,汆水,做成肉丸,蒸食,勾欠,撒上小香葱,吃起來肉香四溢,魚腥草的氣息中和了肉的油膩,一顆肉丸吃下去,猶如魚籽在脣齒之間破碎,鮮美異常。印象中,那是我小時候吃過最美味的菜餚之一。

  魚腥草在魏晉時期開始入藥,它的滋味裏有一種微微的苦,這種苦最能敗火氣,用它來熬湯又能解毒,據傳,當年華佗到處行醫採藥,被蛇咬傷的時候,就用魚腥草來解毒。魚腥草小小,功效巨大,還能治療肺炎和鼻炎,可謂食藥兩用的佳品。

  魚腥草可以補身,提高人體免疫力,亦可補心。越王勾踐當年卧薪嚐膽之時,遭受極端惡劣的環境,勾踐曾專門帶人挖魚腥草而食,那時候,魚腥草有個非常古典的名字,叫“蕺菜”。“蕺”這個字很有意思,草字頭,身下卻藏着“刀戈”,給人一種時刻準備東山再起的感覺。所以,在一定程度上,魚腥草也算果腹勾踐,助他成就了日後霸業。

  魚腥草的滋味裹挾着濃濃的歷史感,始終以清新撲面的氣息,為我們果腹、療疾、勵志,也算得上是一種有情有義、有擔當的野菜。

責任編輯: 大公網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