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討范長江採訪經驗/張 茅

  圖:上世紀三十年代風行全國的《中國的西北角》/網絡圖片

  范長江,《大公報》記者,上世紀三十年代中國新聞界著名記者。

  一位新晉記者曾問,採訪新聞有什麼殺着,寫新聞專題怎樣有自己風格,可否過一兩招。我隨即想起范長江,提議他找范長江的文章和書看看,不用擔心以前的一套今日是不是適合,新聞工作不斷更新,萬變不離其宗,從名記者經驗中會找到合適自己所用。

  讀范長江的通信和報道文章多年,更感“名記者”之譽名副其實。他是怎樣採訪的,他與報社同事交談中透露自己有“三招功夫”:一、做好採訪前準備;二、結交社會上各類朋友;三、深入每個地方每個角落。這三招是他多年採訪工作得來的基本經驗。

  試從他的《中國的西北角》和《塞上行》兩本通訊集體味他的採訪方法,當時國民黨全力“剿共”,紅軍已經北上,西北角局勢將如何變,由於當年通信落後,外界對西北地方的地理環境不知情,無從判斷局勢。范長江在通訊中用豐富資料揭開西北面貌、歷史關係。《成蘭紀行》記錄他由成都至蘭州沿途所見所聞,以劉備當年怎樣進入四川,諸葛亮怎樣入仕,鄧艾攻蜀之路,實有以古擬今之妙。

  他的《北戴河海濱的夜話》,描述萬里長城歷史和演變,足以與歷史學家類比。《賀蘭山的四邊》對西夏歷史的描述系統而生動。他寫的是時事通訊,卻不時引入歷史地理,唐詩宋詞,筆記小説,民間傳説,他還引用英國歷史學家吉邦(Edward Gibbon),以及瑞典地理學家赫定(Sven Anders Hedin)的著作,拉闊通訊的視野,文章深入淺出,引發讀者思索。

  與范長江共事的《大公報》編輯部同事馮英子披露,范長江有好習慣,到一處地方採訪前,他閲讀這個地方的地理環境,歷史狀況,古今人物動態,借閲當地的地方誌,讀他的新聞通訊,恍如置身其地。范長江重視下筆前的準備,思考全篇的佈局,主題表達,遣字造句認真,通訊描述在草原上行車情形:“車行草上,激盪成風,草隨風揠,如舟過水麪。”他寫蒙人騎馬上山:“皮鞭響處,馬蹄生風,馬鬃直立,馬尾平伸,頃刻間,即上山頂。”這使他的新聞通訊,達到文學要求。

  從他的通訊與新聞同業的描述,范長江十分着意廣交朋友,這是他成為全國名記者的“本錢”。他的朋友有三教九流:政府部長、軍隊司令、地方土司、活佛、喇嘛、教師、學生、縴夫、水手……據《大公報》記者馮英子回憶范長江怎樣交朋友,抗戰爆發後,范長江幾乎與大多數部隊有聯絡,某部隊打勝仗,某將軍晉升,他會打電話祝賀。那時《大公報》向記者提供方便,這類應酬函電,由報社付費。范長江每天信件之多,着實驚人,若每封詳細回覆,時間不許,他常用電報代替信件,經常看到他每天打出好幾份電報。香港淪陷,范長江困在香港,就靠一位朋友幫忙脱險,返回內地。

  在他的《中國的西北角》通訊中,記錄他採訪中結交各階層人物。“水手們知道記者要離開筏子消息,他們一齊似乎墮入了冷寂的空氣中。”在《楊土司與西道堂》通訊中,他寫道:“楊氏晚間更對記者談其處境之困難,請記者為之代辦數事。”土司是明代在西南、西北少數民族設的土官,武有宣慰使、宣撫使,文有土知府、土知縣,受甘肅省政府管轄,楊土司官職為保安司令,兩人成朋友,託范長江辦事,足見受到信任。

  國民黨高級將領湯恩伯因為南口戰役成名,范長江寫過《南口碟血記》的通訊,受到賞識,結下來往關係。有一次一個新聞組織募集基金,湯恩伯利用機會開出五千元支票送給范長江,被他嚴拒,他説新聞工作要有朋友,但不要酒肉朋友。他把結交朋友作為記者工作,朋友越多,使得他新聞來源不斷,勝人一籌。

  深入社會人群,不畏艱辛到別人不願到的地方採訪,因此他的報道常常是第一線的消息,這是范長江個性十分進取的表現。關於這方面,從《中國的西北角》一組通訊集可以看到。

  一九三五年,他由北京回四川度假,此時國共內戰,中國紅軍北上,全國注視西北局勢怎樣發展。他打消回鄉念頭,打算沿紅軍北上的路,到西北作一次探險探訪。他把設想向當時《大公報》負責人胡政之請示,獲得胡政之支持。范長江以《大公報》記者身份隻身由成都出發,到川西,經隴東,越過祁連山,沿河西走廊,再繞賀蘭山,跨內蒙古。他行走的路線,跋涉于沒有路的原始森林,深入到雪山草原,是紅軍走過的地方,與外界社會隔絕。他單槍匹馬,深入探訪,發人所未見,聞人所未聞。

  他筆下的通訊,報道地理形勢,各處風俗,政治變革,百姓疾苦。由於報道內容都是記者親身經歷,親眼見到的第一手材料,他的通訊《中國的西北角》一經在《大公報》刊出,在全國讀者引起共鳴,爭相閲讀,軍政界特別重視,一時引起國內外的震動。

  抗日戰爭時期范長江作為戰地記者到前方,他不願意與其他記者泡在軍部師部指揮所,收聽消息發佈,他設法到前沿陣地,走進戰壕,接觸士兵,了解前方敵我優劣形勢,準確向大後方的全國讀者報道。

  范長江深入中國社會每一角,選擇全國讀者最關注的事情,不懼艱險到新聞第一線探訪,往往作出最有價值的消息報道,譽為最有價值的記者,范長江的名字為全國讀者所知。時代向前,媒體傳播方式提出多樣化要求,范長江採訪報道的方法和風格,在多變時代仍具有深層啟發性,當中經驗值得深入思索,汲取他採訪手法和經驗,再融合于現今新媒體時代。

責任編輯: 大公網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